身边放着这么个大美人儿,江小白恨不得夜夜笙歌,共赴巫山,很可惜白慧儿的身子吃不消,便只好作罢。

  没有了女人,并不代表夜晚会寂寞,他有打发漫漫长夜的好办法。夜深了之后,江小白还是一个人上了天台,开始了他的修炼。

  龙形铜饰传入脑海之中的记忆此刻才露出了冰山一角,江小白现在所能用到的修炼之法便是太极聚灵阵,引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入体,强化肉身,铸造气海。

  因为没有功法的修炼,所以一旦进入战斗之中,江小白所能用上的手段便会很少。但这样的问题很快就会解决,等他到了炼气中期,他便可以从脑海之中的记忆宝库之中获得功法。

  水纹一样的黑白光圈萦绕着江小白的全身,黑白二色仿似活物一般,不断地在他身体周围流动着。天地之间的阴阳二气被一个个小太极吸入,而后从江小白的毛孔涌入,进入筋脉,再由筋脉汇入丹田。

  等到他体内的阴阳二气足够醇厚的时候,便会在丹田之中开辟出气海来。一旦形成气海,江小白便将获得常人无法做到的超能力。御风飞行,隔空取物,不在话下。

  修炼之时,全神贯注,进入忘我之境。等到江小白再次睁开眼帘的时候,天边已经出现了一抹鱼肚白。一夜便这样过去了。

  这一夜的修炼并未让他感觉到有丝毫的疲惫,反而觉得精神抖擞,身体里充满了活力。

  下楼洗了个澡,而后便去给白慧儿做了早餐。等到白慧儿醒来的时候,江小白已经准备好了早餐。

  吃了早饭,江小白便送白慧儿去了学校,然后去了南湾村。

  一道早,南湾村和广林村这两个村子的宁静就被挖机的轰鸣声给打破了。早上七点不到,挖机便开始施工。

  江小白九点钟到了镇上,车子已经没法开进村了,只好停在镇上,然后步行过去。

  上午把两个村的修路情况给视察了一遍,中午的时候,马洪把江小白请到了家里。他早已让婆姨一大早便去镇上买了好酒好菜,打算好好招待一下江小白。

  马洪请他回家吃饭,江小白客气了一下就跟着去了。毕竟是广林村的村长,二人的关系不宜搞得太僵。

  “江老板,不要客气,就当是在自己家里一样,随便吃吧。”

  马洪的婆姨准备了一桌子的菜,马洪用筷子指着桌子当中的一盆烧鸡公,道:“这可是好东西啊!这只大公鸡我家养了六年了,今天宰了给江老板尝尝。”

  “马村长实在是太客气了。”

  端起酒杯,江小白道:“来,我敬你一杯。”

  这马洪酒量绝佳,能喝二斤白酒。为了把江小白招待好,他更是豁出去了,和江小白两个人喝了五瓶白酒。

  离开马洪家的时候,江小白走路都发飘了,头重脚轻。

  到了南湾村,开挖机的师傅看到了江小白,赶紧上前拦住了他。

  “江老板,我好像挖到了一点东西,您快过来看看吧。”

  “挖到什么了?”江小白嘴里喷着酒气,站在那里都有点东倒西歪的感觉。

  “这土里除了能有点石子儿,还能有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那是啥玩意啊。”挖机师傅道:“江老板,你还是过来看看吧。”

  二人来到挖机前头,前头是个大坑,大概有两米多深。

  “江老板,你看!”

  挖机老陈指着下方深坑里的一个白色的圆球,江小白顺着他的手指望去,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

  “这是很么啊?”

  老陈道:“我也不知道啊。江老板,不会是啥宝贝吧?”

  “我下去看看。”

  江小白从上面一跃而下,跳进了深坑里。那东西上沾着泥土,半边还陷在土里,江小白从土里把它挖上来,看了一眼便扔了上去。

  “老陈,你接着。”

  老陈接住那圆球之后便往旁边一放,道:“江老板,你怎么上来啊?你等着啊,我去找根绳子拉你上来。”

  “不用。”

  话音未落,江小白已经从深坑里上来了,老陈甚至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从那么深的坑里爬上来的。

  “江老板,这东西好沉啊,像是石头的。”

  这个圆乎乎的白球并不算大,大概有半个足球那么大,分量很重,刚才老陈差点没接住。

  “你好好看看这玩意到底是啥?”江小白道。

  老陈把圆球又搬了起来,仔细看看就往路边一丢,“嗨!什么宝贝啊!***就是一块圆溜溜的石头而已嘛。”

  江小白笑道:“我在下面就知道是石头了。老陈啊老陈,你白让我下去一趟,回头扣你工钱。”

  “江老板真会开玩笑,您不是那样的人啊。”老陈哈哈笑道。

  离开之后,江小白回到了家里。褚秀才在藤编厂忙着,家里一个人也没有,他倒头就睡。

  晚上六点的时候,褚秀才才从藤编厂回来,准备吃了晚饭再过去。接了几个大单,现在厂里是夜以继日地在赶工。

  回到家里一看,见床上躺着个人。褚秀才操起院子里的锄头,走近一看才发现是江小白。

  “老板,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睡觉啊?”

  听到褚秀才的声音,江小白才悠然醒转,一看已经六点多了,赶紧翻身下床。

  “TMD马洪实在是太能喝了,我都差点被他喝趴了。”

  “口渴吧,你等着,我给你倒杯水去。”

  褚秀才很快就给江小白倒来一杯温开水,江小白一饮而尽。

  “我马上烧饭了,吃了晚饭再走吧?”褚秀才道。

  “不了,我回城去。”

  酒已醒了,江小白想着早点回去,去学校把白慧儿给接回家。走到门外,遇到了顾惜。

  “你把马洪给喝得住院了你知道吗?”

  下午江小白从马洪家里离开不久,马洪就被送进了医院,洗了胃才算是脱离了危险。

  “我不知道啊。”江小白一脸无辜,他本不想喝那么多,是马洪硬是灌他。

  “去医院看看他吧,怎么说你也有点责任。”顾惜道。

  (第三更奉上!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和发表书评,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