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你可真有种!”

  铁玉朝的花雨针从不失手,江小白已经中了针,很快就会倒下。他活动了一下被江小白砸中的那条胳膊,隐隐作痛,似乎伤到了骨头。

  江小白的身子晃了几下,最后膝盖一软,倒在了地上。

  花雨针细如发丝,一旦射出根本无踪可寻,所以鲜有人能够躲开。针上喂了毒药,可致人瞬间麻痹。铁玉朝凭借着这一手花雨针行走天下,很少失手。

  “小子,你可真是大胆啊!”

  铁玉朝阴阳怪气地笑着,他的笑声很瘆人,走到江小白前面。

  “我用梅香芸做诱饵,你果然就上当了。臭小子,看来你和梅香芸那臭娘们还真是有一腿啊!我真不知道男人有什么好的,梅香芸居然为了你这个臭男人而背叛我!”

  倒在地上的江小白突然笑了,闪电般出手,用手中的铁钩勾住了铁玉朝的腿,用力一拉,那铁钩便刺穿了铁玉朝的衣服,刺入了肉里。

  “啊!”

  铁玉朝痛吼一声,江小白随即用力一拉,铁玉朝便摔倒在地,被江小白瞬间制住。

  “你怎么可能?”

  铁玉朝怎么想不通为什么江小白没有被麻痹,江小白分明是种了自己的花雨针,为什么会没有被麻痹?

  江小白将花雨针从他的身体里拔出来,那上面分明还沾着血。

  “为什么?”

  铁玉朝看得清清楚楚,花雨针上沾着鲜血,肯定是射中江小白了,为什么江小白还像是没事人似的?

  他当然不知道江小白已是百毒不侵之身,中了花雨针之后,他只是瞬间麻痹了一下。花雨针十分厉害,若是被射中要害,那就不是中毒那么简单,很有可能当场暴毙,所以江小白索性假装中毒倒下,就等着铁玉朝过来,然后给他突然一击。

  很显然,江小白想要的效果达到了,铁玉朝此刻已经被他给控制了起来。

  铁玉朝最厉害的便是他的双手,只要废了他的双手,花雨针便无法发射出来,他对江小白也就失去了威胁。

  对付这种恶人,江小白可不会手软,拔出匕首,直接挑了铁玉朝双手的手筋。

  “我要杀了你!”

  铁玉朝双手被废,发出凄厉的吼声。他的花雨针靠的就是双手,没了双手,他便是一个十足的废物。

  “铁壁牢笼的钥匙交出来!”

  江小白的匕首悬浮在铁玉朝的脖子上,只要他扎下去,铁玉朝就没命了。

  “你有种就杀了我!”铁玉朝怒吼:“我死也不会把钥匙给你的!”

  “你当我不敢杀你是吧!”江小白微微一笑,匕首落下,刀尖已经刺破了铁玉朝的皮肤,鲜血顺着刀尖冒了出来。

  铁玉朝却是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看来还真是不怕死。

  江小白脑筋一转,突然将改变了策略,这不男不女的二刈子不怕死,但是人总有一怕,只要找到了他这一怕,就不怕他不听话。

  铁玉朝怕的是什么?

  看到满屋子的化妆品和护肤品,江小白心想他应该是找到了他想要的答案。那么爱美的铁玉朝最在意的应该就是他的这张脸吧。这张脸要是毁了,铁玉朝怕是要伤心欲绝。

  “嘿嘿,铁门主,您这张脸的皮肤可真是好啊,吹弹可破,不知道我要是在这上面来一刀会怎样?”

  匕首落在了铁玉朝的脸上,铁玉朝脸上的神情立马就变了,变得惨白。

  “你、你……别乱来!”

  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这些信息落入江小白的眼中,他便知道铁玉朝真的是害怕了,看来他这个点切入得很好。

  “铁门主,我再问你一句,钥匙你到底是给还是不给!”

  江小白目光一寒,突然间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你可以不给,不过你要搞清楚,如果你不给的话,我的心情就会变得很差。我这人有个毛病,心情变得差了,我就喜欢搞破坏。”江小白道:“你自己决定吧。”

  江小白用匕首在铁玉朝的脸上刮来刮去,吓得铁玉朝肝胆欲裂。

  “我给你!”

  为了保全自己的这张脸,铁玉朝终于还是怂了。

  “那就拿来吧!”江小白道。

  铁玉朝道:“得你自己拿了,我的双手被你废了,没法拿了。就在我的身上。”

  江小白搜了一下铁玉朝的身,很快就发现了铁玉朝挂在腰上的钥匙。

  “很好!”

  钥匙到手,江小白笑了笑,“铁门主,不过还得麻烦你陪我走一趟!”

  江小白带着铁玉朝进了地牢,他担心铁玉朝会耍花样,所以把他带下去,便于监视。

  看到江小白带着铁玉朝回来了,绫罗悬着的一颗心终于算是落了下来。

  “哎呀,你总算是来了。”绫罗看到了双手被废掉的铁玉朝,不禁面色一变,“门、门主……”

  铁玉朝用白花毒控制她们,百花门之中的任何一个门徒都对他甚是畏惧,这畏惧之中也蕴藏着恨意。

  铁玉朝露出凄惨的笑容,心中对江小白充满了仇恨。手筋断了还可以再接上,只要他还活着,就有杀了江小白的希望。

  “绫罗,试试这些钥匙。”

  江小白丢了一串钥匙给绫罗,绫罗拿到钥匙,赶紧试了起来。很快她便找到了对的钥匙,插入铁壁之中的内嵌锁之后,用力转动钥匙,便听到锁孔内机关转动的声音,门一会儿就开了。

  绫罗推开了铁壁囚笼的门,梅香芸果然在里面,不过梅香芸的精神状态看上去很不好,形容枯槁,便如那衰败的鲜花似的。

  “香芸姐,你没事吧?”

  绫罗立即进去,将梅香芸解救出来,当她看到梅香芸手上已经出现的黑斑的时候,立时便捂住了眼睛,泪水瞬间流了下来。

  这是白花毒发作的征兆,铁玉朝一定是对梅香芸用了更多剂量的白花毒,所以导致梅香芸的皮肤出现了黑色的斑点。紧接下来,梅香芸的肌肤便会奇痒难忍,下一步就是全身肌肤溃烂流脓。

  “她是怎么回事?”

  江小白看在眼里,痛在心中,这才短短几天没见,梅香芸已经变成了惨不忍睹的模样。

  (第二更奉上!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和发表书评,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