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大家都能记住我这些话,这次回来之后,我会依据大家的表现来给大家评分。这个分不是瞎评的,也不要小瞧了这个评分,涉及到你们这次的出差奖励。有的做不好的人,那就别想着奖励了,工资都要被扣掉的。”

  赏罚并用,江小白暂时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了。事发仓促,能想到的办法无非就是一赏一罚。

  他深知要改变一个人的固有习惯有多难,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怪他们事先做方案的时候没想到这一点。这世上有很多事,大家在大体方面都完成得差不多,只在细节上有微小的诧异,就是这微小的差异,往往决定了事情的成败。

  江小白向来不敢忽视细节,该谨慎的时候,他比谁都要谨慎。

  众人有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他并不知道。回到座位上之后,坐在他旁边的顾惜把手机递给了他,道:“你看一下。”

  手机屏幕上是满屏幕密密麻麻的字,顾惜在刚才做出了一个紧急方案出来,屏幕上的字便是她做的紧急方案的具体内容。江小白看了一眼,便把手机还给了顾惜,微微点了点头,决定采用她的方案。

  顾惜同样认为恶习难改,所以需要督促,她的建议是成立一支纠察小队,时时刻刻来监督他们。这支纠察小队的成员顾惜已经给出了人选,江小白亲自任队长,马洪和赖长清则是队员。一旦出现问题,及时发现,及时批评,并严格执行赏罚制度。

  车厢里响起了一阵阵的鼾声,只有江小白和顾惜还在小声地商讨着各方面的细节问题。对于藤编厂的感情,没有人比他们两个更深,这也是他们要承担更多责任的原因。

  进入省城,这里的路顾惜比较熟,毕竟是她从小生长的地方。这次主办方指定的酒店顾惜也知道在哪里,便指挥着司机怎么走,一直到把车来到酒店。

  “到站啦,都醒醒吧。带好行李,咱们先去房间,然后再吃午饭。”

  众人这才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地下了车,一个个拎着蛇皮口袋,浩浩荡荡地跟在江小白和顾惜的后面走进了酒店的大堂里。

  这是一家高档的涉外酒店,站在门口迎宾的都是高大英俊的外国金发男子,进进出出的都是些高档人士,只有江小白这队人肩扛手提着蛇皮口袋,浩浩荡荡,与周围的环境很是不协调。

  站在门口迎宾的两名操着一口流利英语的帅哥瞧见了这一队人,全都有些傻眼,他们从来没有接待过这样的人。

  顾惜走了上去,用流利的英语和他们交流起来。这时,一个中国男子从酒店里走了出来,挺着个大肚子,头发梳的油光锃亮。

  “这怎么回事?”

  中年大肚男子瞧见一群农民堵住了酒店的出口,顿时就是皱起了眉头。

  “还不快叫保安!”

  中年男子不分青红皂白,还以为来了一群乞讨的,立即大声嚷嚷了起来。

  他的声音通过对讲机传到了保安那边,很快便有一群保安冲了过来。这里是涉外酒店,住的大多数都是外宾,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可不是小事。

  “快走快走!”

  保安们挥舞着手里的橡胶警棍。

  “再不走我们就要不客气了!”

  “你不客气给我看看!”

  江小白顿时就来了火气,他们是来参加会展的,谁知道刚到这里,就遇上了这样的事情,被人当着乞丐赶。

  江小白面前的那个保安抡起橡胶警棍就往江小白的脑袋上招呼,江小白没想到他还真敢出手,也就不客气了,后发先至,先是夺下了那根橡胶警棍,而后一拳击中那人腹部,只见那保安捂着肚子就跪倒下来。

  酒店的大堂门外瞬间乱成了一团,就在这时,有二男一女从里面走了出来。其中一个男的大声吼道:“怎么回事?都住手!”

  两男一女当中的那个女人叫梁秋月,四十岁左右,保养得当,风韵犹存,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人,她是省委办公室的,这次她在这里坐镇,负责接待外宾什么的。梁秋月一眼就从人群里看到了顾惜,连忙拨开人群走了进去。

  “惜惜,这怎么回事啊?”

  “梁阿姨!”

  顾惜见到梁秋月,露出一脸不悦的表情,道:“你们是怎么准备的?我们也是来参加这次展览的,为什么就不让进了呢?连给我们辩解的机会都不给,直接把我们往外轰!瞧不起我们这些裤腿上沾着泥土的老农民是吧!好啊,那我们这就回去!”

  别看梁秋月在这里算是一号人物,但在顾惜眼里,她可算不上什么人物。大小姐的脾气一发,梁秋月顿时就慌了。

  “吴经理!”

  梁秋月身旁的男子便是这家酒店的总经理,听到梁秋月语气不善,已经开始发抖了。

  梁秋月顿时拉了脸子,怒道:“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刚才那个叫嚣得最狂的家伙一看情况不妙,心想这下糟糕了,算是得罪了大人物了。

  “吴总,我、我也只是尽忠职守啊!”

  还没等吴宇刚骂人,勾人看人低的胖子便为自己辩解起来,企图推卸责任。

  “你别开除了!”

  吴宇刚不想骂人,直接把胖子给开除了,他知道即便是这样,也未必能弥补这次犯下的错。这次的参展人员当中有个是省wei副书记顾伟民的千金,原本是要特别照顾的,哪知道全被搞砸了。吴宇刚头疼至极,担心自己没法善了此事。

  “惜惜,赶紧带着老乡们进来吧。”

  梁秋月亲自去替顾惜拎行李,剩下那伙人个个都争先恐后地帮江小白一行人拎行李。

  入住手续也不需要办理了,吴宇刚直接拿了房卡,带着他们去了酒店里最好的客房。

  顾惜一个人住一个总统套房,除此之外,剩下的人三个人一间,也全都是住的总统套,要比来参展的外宾都还要住的更好。

  梁秋月跟着顾惜进了房间,笑容有些尴尬,显然很是紧张。

  (第一更奉上!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和发表书评,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