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胡大成顿时语塞,他只想先低价拿点货回去试试水,看看好不好卖。要是好卖,他就再多拿点货,要是不好卖,就清仓不干了。江小白提出的要求,他当然做不到了。

  “算了算了,你这么没诚意,咱们拉倒吧。”胡大成摇头晃脑,叹着气离开了展位。

  江小白连送都没送他,这样的人显得太精明,江小白没有跟这种人合作的欲望。

  快到中午的时候,梁秋月带来两个外商,这对男女男的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一副金丝框眼睛。女的则是穿着和服,脚上穿着木屐,步伐虽小,频率却很快,紧跟在男人的身旁。

  这是一对RB夫妇!

  “惜惜,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山本先生和太太。”梁秋月又向山本一郎夫妇介绍了顾惜和南湾藤编厂。

  山本一郎夫妇对于汉语并不陌生,山本一郎不但会说汉语,而且还写得一手好书法。RB以前重要的文献著作都是用汉语书写的,即便是日语当中也经常出现许多汉子。中华文化对于RB文化影响之深远,可见一斑。

  山本一郎对于中华文化非常向往,尤其是中华文化之中的那些传统技艺,他更是推崇有家。看上去山本一郎是个文艺分子,不过山本一郎的真实身份却是一个商人,而且在RB国内是个非常著名的商人。

  梁秋月了解山本一郎的喜好,所以才把他带到了这里来,当然也是希望能给顾惜介绍成功一单生意,只要顾惜在她父亲顾伟民面前随便提一嘴,那对她的帮助都会是想象不到的巨大。

  “山本先生、太太,你们好,欢迎光临!”

  顾惜热情地接待了他们,梁秋月在旁陪同。

  “惜惜,给山本先生介绍一下你们的藤编艺品吧。”梁秋月笑道。

  “不必了。”

  山本一郎摆了摆手,他从来到展台,目光就被在一旁现场表演藤编技艺的老师傅们给吸引了。

  山本一郎夫妇紧紧盯着这位老师傅的手上动作,不时地用日语发出赞叹的话语。

  顾惜听不懂日语,但是从他们的语气和表情来看,就知道老师傅们的手艺赢得了山本一郎夫妇的尊重。

  “这些东西我很喜欢!”

  山本一郎露出了笑容,看着顾惜,“请问可以让我也感受一下吗?”

  “山本先生,您是说要学一学藤编技艺?我的理解对吗?”顾惜笑问道。

  “对,是这个意思。”山本一郎连忙点头。

  “当然可以。”

  顾惜让其中一个老师傅休息一下,腾出一个座位来。山本一郎坐在小板凳上以后,便跟着旁边的老师傅们学习了起来。他对中国的传统手艺有很深很浓的兴趣,学习的时候非常专注。

  但是他毕竟是个门外汉,藤编技艺需要多年的积累,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学会的。

  山本一郎也只是感受一下,约莫半小时之后,他便把座位让了出来,起身之后向刚才教他的老师傅深深地鞠了一躬。

  “了不起的技艺!”

  山本一郎感叹道。

  梁秋月不失时宜地笑问道:“既然山本先生喜欢,何不将藤编带到RB去呢?”

  山本一郎笑了笑,没有说话。他骨子里是个商人,商人重利。他喜欢藤编艺品,但是如果这个东西无法给他带去利润,那他顶多也就是买几个放在家里欣赏欣赏。

  “顾小姐,请问这些东西的售价如何?”山本一郎问道。

  顾惜拿来报价单,“山本先生,这是报价。”

  山本一郎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嗯,定价稍微有些高了。”

  “不高!”

  就在这时,江小白从一旁冒了出来,他顶讨厌小RB子。小时候看过许多电影,都是关于小RB子侵略中国的。

  “这个定价一点都不高!”

  江小白冷笑着道:“总比你们RB人当年用什么也买不到的废纸收购老百姓的物资地道吧?山本老头,我告诉你,如果你想跟我们合作,报价单上的价格就是最终价格,少一分钱我都不答应!”

  “顾小姐,这位是?”山本一郎不认识江小白,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一个冒失鬼。

  “山本先生,这是我们藤编厂的厂长江小白。”顾惜有点恼怒,江小白的行为在她看来太不成熟了,很可能要坏掉一桩生意。

  “年轻人。”山本一郎突然给江小白鞠了一躬,“我对我们的祖先曾经对你们国家犯下的罪孽深感抱歉,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歉意。”

  “那就是跪下也无法弥补你们小RB子对中华大地造成的伤害。”江小白依旧是冷冰冰的态度。

  山本一郎在国内是做旅游生意的,他经营着许多家的酒店、度假村和浴场,接待的大部分都是中国游客。每当中日关系紧张的时候,他的生意便会受到冲击。从他个人来说,他是非常希望中日关系能够世代友好的。只有这样,他的生意才会好做。

  江小白指着老师傅当中的陈广源,道:“这位陈老师傅,他的爷爷当年就是死在了你们RB士兵的手上。RB鬼子强X了他的奶奶,然后把他的爷爷开了膛,塞了一颗手榴弹进去。你说RB人还算人吗?这么残忍的事情,畜生也做不出来啊!”

  陈广源一脸惊愕,他家根本就没有这事。这完全是江小白胡编乱造出来的。

  “还有他!”

  江小白把赖长清叫过来,道:“你告诉这位老太君你的爷爷是怎么死的。”

  赖长清这个人精,立马就编了一套说辞出来,道:“我爷爷去县城卖粮食,推着小车,不小心碰到了一下一个RB鬼子。那个RB鬼子拔出刀来就把我爷爷的脑袋给砍了下来,还把他挂在了城墙上,不让我们家里人去收尸。我爷爷死得惨啊……”

  说着,赖长清居然掉了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抱歉。”山本一郎和他的太太连忙给赖长清鞠躬。

  江小白道:“老山本,你说你还有意思讨价还价吗?这个厂子我说了算,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了,你们RB人要订我的货,一分钱不能少,而且全部得全款!”

  (第四更奉上!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和发表书评,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