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瓶酒上来之后,塔妮娜让服务生全部都给打开,然后一杯一杯倒出来。

  江小白不知道这大洋马要搞什么名堂,愣愣地瞧着。

  过了一会儿,几瓶酒全部都倒了出来,塔妮娜便把面前的杯子一半都推到了江小白的面前,然后拿起一杯,一口就干了。

  虽然没有语言上的交流,江小白也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塔妮娜这是在向他挑衅,要和他斗酒。

  “哟呵!好啊!来!”

  江小白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二人就这样一杯接一杯,没过多久,几瓶酒酒杯他们喝光了。

  塔妮娜的酒量在女人当中算是好的了,不过今天遇到了喝酒如喝水的江小白,她是惹错人了。

  那么多的酒喝下去,而且喝得那么快,塔妮娜已经有点晕乎了。江小白却脸不红心不跳,还是一点没喝的样子。

  江小白举起手来,准备再要几瓶,塔妮娜立即拦住了他,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了几句英文。江小白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唉,算了,送你回房间休息吧。”

  江小白叫来服务生结了账,然后就扶起塔妮娜,带着她离开了酒吧。到了酒吧外面,塔妮娜就推开了他,她的意思她不需要人扶着,自己可以走路。

  江小白不放心,便一路跟在她的后面,直到塔妮娜来到了房间外面。塔妮娜打开了门,江小白心想他也该走了,哪知道塔妮娜却抓住了他,把他给拉了进去。

  “什么情况?”

  进了房间,塔妮娜就把江小白给按在了门上,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便笑着走开了。

  “难道小爷我今天要开洋荤了?”

  塔妮娜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江小白又不是傻子,岂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卫生间里传出了哗啦啦的水声,塔妮娜进去洗澡去了。江小白没有任何一丝一毫地犹豫,立马把自己给扒个精光。一推卫生间的门,门根本就没有反锁,是虚掩着的。塔妮娜是故意的,她就是要让江小白进来。

  浴室里的灯光很明亮,江小白赤条条地走了进去,塔妮娜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眼,流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OHOHOH……toobig!”

  江小白听不懂什么意思,到了此刻,他也不需要听得懂,直接跨进了浴缸里。这家酒店的浴缸很大,完全可以容纳得下两个人。

  外国大洋马的身材和中国女人有很大的区别,江小白所经历过的女人当中,没有一个有塔妮娜那么高大的。塔妮娜虽然高大,但是身材却超级棒,身上的皮肤非常精致,****和臀部的隆起程度都绝对不是其他女人可以比拟的,肉感十足。

  江小白心想这大洋马应该很经骑,他今晚终于可以好好地驰骋沙场了。在江小白所经历过的女人当中,虎妞算是比较耐骑的,不过也吃不消他的冲击。至于白慧儿、梅香芸,那就更不用说了,根本经不住他几番冲击,所以每次都搞得他无法尽兴。

  二人在浴缸里互相给对方清洗着身子,塔妮娜似乎已经醒了酒。刚才她进了卫生间,已经把酒给给吐了。胃里吐空了,现在已经完全清醒了。

  言语上的障碍导致二人更加追求感官上的刺激,一切都在无言之中进行。塔妮娜的热情奔放让江小白领略到了外国洋妞与中国娇娃的不同,她们可不知道什么叫矜持,舒服了就会大喊大叫。

  这一夜,从浴缸到沙发,再从沙发到阳台上,最后到床上,二人激战了足足四五个小时,最后大被同眠相拥入睡。江小白头一次有了尽兴的感觉,塔妮娜给了他曼妙无比的一夜,这一夜他将终生难忘。

  塔妮娜也是如此,江小白的勇猛与持久让她对亚洲男人有了重新的认识。在她这一生之中,也不会再有这么美好的夜晚。

  次日一早,江小白醒来的时候,塔妮娜已经不在了。塔妮娜赶早班机回美国去了,她给江小白留了一张字条。

  就这么走了,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来得及说。江小白看着那他根本看不懂的字条痴痴发呆,心中满是遗憾,有种淡淡的失落感。

  除了这张字条,塔妮娜给江小白留下的就只有记忆之中那曼妙无比的一晚。

  “唉……”

  叹了口气,江小白下床穿上衣服离开了塔妮娜的房间。

  他的团队之中有两个人能认识英语,分别是顾惜和褚秀才。江小白不敢找顾惜去翻译字条上的内容,所以他敲开了褚秀才的房间。

  “秀才,你给我翻译一下这上面写的啥。”

  江小白把字条递给褚秀才,褚秀才看了一眼,顿时脸就红了。

  “咋地,你不是英语老师嘛,看不懂啊?”

  褚秀才半天没说话,江小白急了。

  “老板,你真要我翻译出来吗?”褚秀才红着脸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笑道:“秀才,你咋跟个大姑娘似的,不就让你翻译一下嘛,你红什么脸啊!”

  褚秀才道:“我翻译了啊,你听好了。江,感谢上帝赐予我这么美好的一个夜晚。我走了,我会想念你的,更会想念你的……那个。我的身体里残留着你的基因,如果有一天我回来找你来啦,那一定是带着你的小宝宝回来的。”

  塔妮娜的用词可比褚秀才翻译的粗俗多了,褚秀才把美化了一下,要不然有些话他真是说不出口。

  江小白也愣住了,这才明白为什么褚秀才迟迟不翻译。幸好这玩意没拿去让顾惜翻译,否则就完蛋了。

  “他niang的!这下搞大了,万一塔妮娜要是怀了我的种咋办?”江小白挠了挠头,开始为这事犯愁。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一切但凭天意,真要是怀了他的种,有个混血的宝宝,他高兴还来不及。

  “老板,这个你还要吗?”褚秀才指的是字条。

  “当然。”江小白把纸条塞进了口袋里,道:“秀才,这事你得替我保密,要是被别人知道,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放心,我绝对不会说出去。”褚秀才嘿笑道。

  (第一更奉上!公布一下书友群:312470825。另外,恳请用浏览器看书的书友踊跃投票和发表书评,你们的投票对我至关重要!!!拜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