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你大爷!”

  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女人,江小白也是醉了,他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一旦火气上来了,想骂就骂,想打就打。

  很快,备胎就被江小白给卸了下来,然后用千斤顶把于洋的车子给顶了起来,迅速地把抛锚的那只轮胎给卸了下来,装上全尺寸的备胎。

  几分钟江小白就把备胎给换上了,收好工具,然后他才把于洋给松绑。

  “知道厉害了吧!”江小白冷笑道:“你要是牛X,你换个轮胎给我看看。当然了,这并不能说明男人就比女人强,女人也有许多地方要比男人强。我并不是瞧不起你,于设计师,我认为你的思想有点问题。”

  语罢,江小白点了点自己的脑门,大笑着转身上了车,呼啸而起。

  于洋咬着牙,她把江小白给恨死了,也上了车,猛踩油门,很快就追上了江小白。她开着一辆硬派越野车,突然间变道朝江小白的车子挤了过去。

  江小白开的是宝马M3,两辆车的吨位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平面上,如果被于洋的车子给挤到,他的车子肯定要翻车。

  “这娘们是疯了吗!”

  江小白赶紧踩住刹车,于洋的车子几乎是贴着他的车头擦了过去,有惊无险,江小白的退让避免了一场事故的发生。

  江小白看着前方疾驰的雷克萨斯LX,于洋把手臂伸到了车窗外,比了一个大拇指朝下的手势。

  “这娘们……”

  看到这里,江小白突然笑了,好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女人了。

  他没有兴趣和于洋飙车,所以并没有追上去。

  回到家里,江小白接到了白慧儿从京城打来的电话。这些天一直有好消息从京城那边传来。白慧儿和她的小组成员一路过关斩将,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不断地创造着奇迹。

  “我的好慧儿,你应该快要回来了吧?”

  家里冷冰冰的,白慧儿走后,江小白都有点不太愿意回家了。

  电话里传来白慧儿的笑声,江小白就心知不好,她应该是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老公,想我了吧,不过你还要等好久哦,因为今天我们小组进入了全国十强!接下来的还有几轮厮杀。”

  进入全国十强,这已经是林原大学有史以来参加过的全国性的比赛取得的最好的成绩了。整个林大现在都在关注着这支创造奇迹的小队。

  “什么!”

  江小白仰天长叹,“这又得半个月吧?”

  白慧儿道:“差不多吧,久别胜新欢,你就忍耐点吧。等这边结束了,我们就回去了。”

  江小白道:“我真希望你早点落败,那样我就能早点见到你了。我的好慧儿啊,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好了好了。”白慧儿的心情应该很不错,笑道:“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京大的一位教授看上我了!”

  “什么!”江小白嚷嚷起来,“那个王八羔子?敢看上我的女人,我非得挖了他的双眼!”

  “你瞎说什么呀!人家教授是希望我可以去做他的研究生,看上了我的才能。”白慧儿解释道。

  江小白又何尝不知道呢,他不过是和白慧儿开开玩笑罢了。

  “那你打算去京大吗?”江小白问道。

  “如果没有认识你,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但是现在我得考虑你的感受,所以答案就不那么确定了。我现在还没有到读研究生的时候,还有时间给我思考,所以暂时这个问题我就不考虑了。”白慧儿道。

  “慧儿,你到时候还是去吧。你一心想要在学术上有所成就,进入京大那样的学校,对你的发展会很有帮助。我不会阻挠你。再说了,你是去读研,又不是不回来了。现在交通那么发达,我要是想你了,随时都可以过去找你。”

  江小白不会阻碍白慧儿的发展,所以也就不会把白慧儿圈在自己的身旁。

  “老公,你真好,谢谢你!”白慧儿在电话里感动得都哭了。

  “好了,加油吧慧儿!说不定你能捧着全国冠军的奖杯回来呢!”江小白不忘给白慧儿加油鼓气。

  次日一早,江小白就被一阵电话的铃声给吵醒了。打来电话的是顾惜。

  “姑奶奶,一大早的有何贵干啊?”江小白还没睡醒,昨晚看了两部电影,很晚才睡。

  “还没起来啊,我今天回林原。”顾惜兴奋地道,她很期待见到江小白。

  “那么快就回来啊?干嘛不在家里多呆几天?”江小白道。

  顾惜道:“过年回来有的是时间,我已经在车上了,你等我电话,去车站接我。”

  “没人送你回来吗?”江小白没想到顾惜居然是自己坐车回来的。

  “我不需要任何人送。”顾惜道。

  挂了电话,江小白揉揉脸,下床洗了把澡,然后就离开了家里。他要去联系工程队,等到于洋那边有了图纸,就可以立马施工。

  中午办完事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家门外停着一辆挂着省城牌照的保时捷。

  车里的人看到了江小白,从车内下了来。江小白这才发现坐在车里的竟然是杜雨淳。

  “这家伙来我家里干什么?”

  江小白估摸着顾惜也快给他打电话了,原本打算回家等着顾惜来电话,没想到等来了杜雨淳这小子。

  “杜少,你好啊。”

  杜雨淳微微笑了笑,靠在车上点了一根烟,猛吸了一口。

  “我查过你小子的背景,能混到今天也实属不易。”杜雨淳道:“得之不易的东西失去了就太可惜了。”

  “杜少,说话不要那么阴阳怪气第,你要威胁我就直说。”江小白冷笑道。

  杜雨淳丢掉烟头,把烟头踩在脚底下使劲地揉了揉。他的这个举动意思很明显,是把江小白比喻成了他脚底下的烟头。

  江小白何等聪明,岂会不知杜雨淳的意思,笑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贱命一条,没什么好怕的,失去了大不了从头再来。杜少要是以为能吓到我,那就尽管来吧。对不起,我要去接顾惜了,还请杜少见谅,没工夫陪您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