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萝,你怎么了?”江小白问道。

  青萝慌忙捡起被丢在地上的衣物,迅速地穿上了身,道:“这么晚了,肯定要被姐姐们笑话了。”

  江小白笑道:“她们怕是羡慕你还来不及呢。”

  “门主,”青萝道:“青萝有个请求,还希望门主能答应。”

  “你说吧。”江小白靠在床头,点起来一根香烟来抽了起来。

  青萝红着脸道:“青萝希望门主暂时不要出去,先让青萝一个人离开这儿。”

  “就这事?”江小白一愣。

  “嗯。”青萝含羞点了点头。

  江小白明白她的心里,怕是被姐妹们看到二人一起出去,青萝更加会羞臊。

  “你出去吧,不过我一会儿要离开酒店。”

  “门主,那青萝走了,如果门主想我了,一定告诉青萝,青萝随时随地都会来陪门主的。”

  语罢,青萝便给江小白鞠了一躬,退出了门去,忍着下面撕裂的疼痛,迅速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根烟抽完,江小白便起身去洗了个澡,然后穿上衣服离开了酒店。工程队今天一早已经进驻到了百花苑,他得去看一看工地。

  驱车来到枫林山,到了百花苑,原本宁静的百花苑此刻已经被一片轰鸣声笼罩。因为江小白要赶工期,所以工程队把各个工种都给调了过来,在一起各忙各的。

  这一上午下来,项目经理耿辉的嗓子就已经快哑了,实在是累得不行。江小白到达现场之后,耿辉立即迎上前来,送给他一顶安全帽。

  “江老板,你放心吧,我耿辉每天都在这里盯着,一定把工程如期完成。”

  江小白笑道:“老耿啊,咱们可不能追求速度而忽略了质量啊,这两者缺一不可。”

  “那是自然,你放心吧,质量方面也绝对不会有问题。”耿辉笑道。

  “你好好干,如果这次干的不错,下次我的厂房也交给你搞。”江小白道。

  耿辉一听这个就来劲了,拍着胸脯道:“请江老板一定放心,这个工程要是做不好的话,我耿辉提头来见。”

  江小白发现电工已经在忙着架设照明灯了,便问道:“这是要打算夜里继续搞啊?”

  耿辉道:“是啊,工期紧,夜里必须得加班。”

  “要注意施工安全。”江小白叮嘱了一句。

  巡视了一圈工地,江小白就离开了百花苑。回到酒店,他和众女一起吃了午饭。午饭过后,江小白把碧落和梅香芸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二位姐姐,我看现在大家在酒店闲着无聊,不如就找点事情给大家做做。”

  “门主但请吩咐。”碧落道。

  江小白道:“碧落姐姐,你对姐姐们的情况最为了解,所以我要麻烦你一个事情,请你根据各位姐姐的特长,把她们分类。梅姐姐,你根据碧落姐姐的分类开始对各组姐姐有针对性地进行培训。等到来年开春之后,各位姐姐会被分到不同的部门去,发挥她们各自的特长。”

  碧落道:“我这方面不难,不过香芸那边的话似乎有些困难,就她一个人,分组培训的话,人手明显不够啊。”

  梅香芸道:“这不要紧,我认识一些专业的培训师,我可以请他们过来给姐妹们做培训。”

  “是吗,那问题就解决了。”江小白笑道:“我们要在上岗之前做好充分的准备,以后上岗了,便能从容应对。”

  “你的想法是正确的,岗前培训的确很重要。”

  梅香芸在金王朝就是做管理的,她很清楚岗前培训的重要性。一个人在上岗之前就应该熟练掌握她将要从事的职位所需的技能。

  商量完毕,梅香芸和碧落便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去了。当天下午,碧落就把众女按照特长和性格分了类。梅香芸那边也已经联系好了资深的培训师。

  当天晚上,就由梅香芸开始了第一讲,她把众女集中到一起。今晚所讲的内容是如何对待自己所从事的职业,这个论题不需要什么专业性,梅香芸完全可以做讲师。

  台上的梅香芸把课讲的十分生动,江小白在台下看着都有些入迷,心想以后还得请梅香芸到南湾村去,也给种植园、渔场和藤编厂的员工们上上课。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梅香芸的课才算是讲完。台下的众女听了四个多小时,居然没有一个人离开过,看来梅香芸的课程的确是吸引到了她们。

  课程结束之后,众人才纷纷散去。江小白走上前去,笑问道:“梅姐姐,老实说你这堂课准备了多久。”

  “根本没有准备。”梅香芸道。

  碧落笑道:“门主,我看这全都是香芸妹妹这些年的积累,厚积薄发嘛。香芸,说真的,你讲得真的挺好的。”

  梅香芸道:“我算是抛砖引玉吧,明天那些来的专业的资深培训师,他们才叫厉害呢。”

  “好了,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江小白道。

  “碧落姐姐,我先走了。”语罢,梅香芸冲着碧落挤了挤眼,然后就离开了。

  碧落没有走,她还有事。

  “门主,忙了一天了,你也该休息了。今夜安排的是霜月陪您。”碧落道。

  “哦,那就让她来吧。”江小白道。

  江小白昨晚就已经想清楚了,他不会再排斥众女侍寝这件事了,反正以后百花门众女一个一个都会变成他的女人,与其因为他的排斥而让某位姐姐伤心,那还不如把她们给宠幸了。

  就好像昨晚的青萝一样,都以死威胁了,江小白要真是不宠幸她,那丫头万一真的做了傻事,到时候追悔莫及。

  回到房间之后不久,江小白便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一看,站在外面的正是霜月。

  “值日表”是早已经排好的,今夜轮到了霜月,昨晚青萝服侍过江小白之后,霜月便已经开始期待着轮到自己了。

  “进来吧霜月姐姐。”

  想通了之后的江小白便没有什么可扭捏的了,直接牵起霜月的纤细小手,进了浴室。

  “霜月姐姐,一块儿洗个澡吧。”江小白想给霜月一点适应的时间,不要上来就直奔主题。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