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香莲立马翻身坐了起来,穿上衣服,下了床,来到病床边上看了看。二愣子还处于昏迷之中,秦香莲有些着急,便道:“小白,你去把大夫请来吧,小浪怎么一直没有醒啊。”

  “我去找大夫来看看。”

  江小白下了床,去医生办公室把医生给叫了过来。医生过来检查了一下情况,道:“病人目前各方面情况都还算稳定,不过苏醒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病人家属不要着急,你们情绪要稳定,不要影响到病人休息。”

  送走医生,江小白就下楼去买了早餐。白粥和包子,他和秦香莲象征性地吃了一点,都很没胃口。

  上午八点多钟,江小白请的护工就来到了病房里。这是个四十二岁的中年妇女,长着一张朴实的脸,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利索人。江小白在一旁看了看她做事,果然很在行。

  上午十点钟左右,江小白离开了医院,他要出去给秦香莲和二愣子物色房子,打算等到二愣子一出院,立马就住进去。

  市区的高档小区并不算多,江小白在市区找了家中介看了看,很快就锁定了目标。在来此之前,他的想法是给秦香莲买个复式或者是大平层,不过进了中介店面之后,他发现其实联排的别墅似乎是更好的选择。

  他不在乎那上百万的差价,只要环境好,钱不是问题。看了一圈图片之后,江小白挑中了一套三百六十多平的联排别墅。

  “这套房子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中介小张笑道:“您眼光真好,这套房子是我亲自去实地拍的照片,业主装修过后就没有住过。现在业主忙着移民,只想尽快脱手,价格方面应该还可以谈下来一点,就看您到底是不是诚心要买。”

  这家伙见江小白年纪轻轻,所以有些怀疑江小白的经济实力。

  “带我去看看吧。”江小白道。

  小张看上去并不是很积极,不过带顾客看房是他的工作,顾客既然有这个要求,一般情况下,他也不好拒绝。

  “上我的车吧。”

  从中介店里出来,中介从身上把钥匙掏了出来,要去开他的电动车。

  “还是坐我的车吧。”

  江小白也把车钥匙拿了出来,对着路边停着的宝马按了一下,车灯闪烁了一下。

  小张这才知道这辆宝马是江小白的,他是个识货的人,经常在汽车网站上浏览各种车子,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个键盘车神,对于市面上的主流车型的参数和价格倒背如流。

  看到江小白的这辆宝马M3,小张就知道自己刚才看走眼了,这辆车市价两百多万呢。

  “江先生,真是年轻有为啊。很高兴能为你服务,我叫张泉江,还请多多关照。”

  这厮到现在才把名片拿出来,双手奉上。

  “不必了。”江小白压根就没有伸手去接他的名片。

  上了车之后,张泉江倒也没觉得尴尬,笑道:“一会儿咱们先看这套,如果江先生你不满意的话,我们可以接着看其他的。我们公司房源有很多,绝对让你满意。”

  车子开到那篇别墅区之后,张泉江和门口的保安打了个招呼,保安就放他们的车进去了。

  这片别墅区定位没有江小白自己住的别墅区高档,不过小区里的环境的确是没得说。虽然此刻正值寒冬腊月,但是一眼望去,也是满眼的郁郁葱葱。

  把车子停在访客车位上,二人下车步行。

  张泉江介绍起来:“江先生,这个小区的绿化那绝对是一级棒的,采用的是园林式的绿化,可谓是一步一风景啊。”

  江小白不说话,这些他都能看得到的,也无需张泉江介绍。那栋别墅位于小区的中间地带,属于是最好的地带了。

  业主已经把钥匙交给了他们中介公司,张泉江打开了门,请江小白入内。带别人进来,他都会请人先穿上鞋套,不过在江小白身上,这个环节免掉了,他怕江小白觉得麻烦。

  一进门,江小白就喜欢上了这套房子,看得出来,业主装修的时候是动了心的。

  一共两层,下面的地下室不计算在产证面积之内,地下室的空间还有奖金两百个平方。另外,虽然是联排别墅,不过每家前后的院子都是隔开的,和独栋也没什么区别。前后花园加起来也有两百个平方左右。

  从一楼看到二楼,再从二楼下去,到地下室看了看。江小白发现原来这个地下室还有一处地方可以采光。在后花园有一片区域是玻璃做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进来,照亮了地下室。

  地下室有酒柜和吧台,还有台球桌,看来是个休闲娱乐的地方。江小白看了看这里面东西的用料,全都是上等的料子。

  张泉江介绍道:“江先生,业主这套别墅的装修花了一百好几十万,选材都很高档。这点您不用担心。”

  “这套别墅报价多少来着?”江小白问道。

  “四百万。”张泉江道:“这个价格其实不高,要不是业主急着移民,我估计这套房子五百万也会有人买。”

  江小白不会听他忽悠,道:“你给业主打电话,三百五十万的话,我可以立马全款付清。另外,如果他同意卖的话,约我跟他见个面。”

  从市场价来看,这套房子挂价四百万的确是不贵,可以说是贱卖了。江小白担心的是这房子有什么猫腻,所以他提出要跟业主见个面。

  “行,没问题。”

  张泉江立即就给业主打了电话,聊了两分钟,挂了电话。

  “业主说他一会儿就过来。江先生,那我们上去等吧?”

  二人到了一楼,一刻钟之后,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大概有六十来岁的年纪,斯斯文文,有点学究的味道。

  “魏老师,您来啦。”张泉江介绍了一下,道:“江先生,这位就是房东魏老师。”

  “你好。”二人握了手。

  这个魏老师的手掌很绵软,一看就是拿笔杆子的。

  “魏老师,你好,我是江小白,你的房子我很喜欢,不过能改诉我您为什么要卖房子吗?”江小白直截了当地问道。

  (带宝宝回老家办喜酒,所以这几天更新可能会减少,我会在这个月下旬给大家补上,抱歉。)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