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来省城之前,江小白怎么也不会想到陪他度过这个除夕之夜的竟然会是欧阳平。

  两个人聊了一夜的医术,欧阳平对于医术的见解和心得有许多地方都非常值得江小白学习和借鉴。当然,江小白的许多想法和思路在欧阳平看来那就是神来之笔,为他的医学之路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欧阳平精神抖擞地和江小白聊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天亮之后,他们的交流才算是暂时告了段落。

  欧阳平亲自为江小白端来了早餐,这顿早餐很特别,只有一碗白粥和一碟咸菜。

  “师兄,这大年初一的早上,你就让我吃这个?”江小白心想这老欧阳不是这么抠门的人啊,看来这其中必有蹊跷。

  欧阳平笑道:“我的好师弟啊,这可是我经过多少年研制出来的养生早餐啊,你知道这白粥里面有多少位中药材?这一碟不起眼的萝卜干又是如何腌制出来的?我跟你说啊,这里面的学问深得很啊。你可知道这一碗粥加上这碟萝卜****卖给那些大老板要多少钱吗?”

  江小白道:“说上天它也还是白粥和萝卜干,你能卖多少钱?”

  “十万!”

  欧阳平捋着胡须,一脸得意地道:“还别跟我讨价还价,你敢说一个贵字,对不起,下面你给再多钱我也不卖了。就这个价钱,那些有钱的老板是抢着买啊。这年头什么也没有健康重要。要是没有了健康,一切都白谈。有多少人一年挣几个亿,到最后身体垮了。好家伙,他一死,老婆带着亿万身家改嫁给了他的司机。这事不是开玩笑啊,是确有其事。你说这是司机给老板打工呢,还是老板给司机打工呢?”

  “老家伙!你这钱挣得也太容易了吧。”江小白感叹道。

  欧阳平道:“师弟,你在这里先休息一下,今天是大年初一,我那些儿孙们都要过来跟我拜年,我去前面应付一下,一会儿就回来。对了,我那些徒子徒孙也会来,一会儿我带他们来看看你,让他们见见师叔。”

  “你去吧,我吃了早饭先睡一觉,困死我了。”

  欧阳平离开之后,江小白几口把这碗白粥喝完,而后便倒头就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小白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心想应该是欧阳平带着那些徒子徒孙来给他拜年请安来了。

  江小白也不好赖在床上,虽然他睡的正香,根本不想起来,不过还是下了床,洗了把脸,等待着欧阳平那伙人的到来。

  果然,几分钟后,欧阳平便带着一伙人回来了。欧阳平的徒子徒孙大概有上百人,不过这次来的并不全。他的徒子徒孙有些并非是学医的,只是单纯对养身之道有兴趣。

  “来来来,都快来见过你们的师叔或者师爷。”

  在欧阳平爽朗的笑声之中,众人走到了江小白的面前。他们一个个转动着脑袋,寻找欧阳平口中的师叔,最终他们只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半大孩子。

  “师父,师叔在哪儿呢?”

  问话的是个叫钱忠河的人,此人在省城可是一把名刀,主持过多次重大的手术,以一双巧手不知挽回了多少重病患者的生命。他和欧阳平的关系知道的人并不多。如果不是欧阳平的教导和提携,怕是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喏,就在你眼前啊。”

  欧阳平手里握着紫砂壶,壶嘴送到口中,吸了一口,含笑看着江小白。

  “他?”

  众人全都是目瞪口呆的样子,谁能想到欧阳平口中的师叔居然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呢!

  这太不可思议了!

  “你们一个个的什么表情啊?”

  欧阳平道:“该叫师叔的叫师叔,该叫师爷的叫师爷,快这点!”

  众人这才杂乱无章地叫了起来,很显然他们都不太能够接受这样年纪的师叔。

  江小白心想要是不露一手,还真是镇不住他们。他指着其中一个秃脑袋的中年人道:“你叫什么?”

  “师……师叔,我叫石勇。”秃脑袋答道。

  江小白道:“纵欲过度了吧。告诉我,你今早来这里之前干了什么?”

  石勇的脸色顿时就红了起来,他今早起来的确是放了一炮。昨天除夕夜,他在医院值了一宿的班。早上有个小护士主动投怀送抱,让他爽了一把。

  “老石,你真做了?”

  站在石勇旁边的男人问道。

  石勇不好意思回答,一直耷拉着脑袋。众人见他如此,便都知道江小白所言非虚。江小白不动声色地露了一手,立即震惊了全场。众人这才收起轻视之心,明白江小白有多厉害。

  “没人瞧不起你们的师叔、师爷了吧?”

  欧阳平笑道:“知道顾老爷子的病是谁给瞧好的吗?就是你们眼前这位。现在知道了他的厉害,请问诸位,眼前这位小爷够格做你们的师叔、师爷吗?”

  “师叔新年好!”

  “师爷新年好!”

  两拨人马分辈分向江小白打招呼,这一次声音无比的整齐洪亮,而且一个个还鞠着躬。

  “免了免了。也祝大家新年快乐,事业顺利多赚钱。”江小白笑道。

  人群之中,有个叫做刘海明的中年男子紧紧地盯着江小白看了一会儿,然后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手机。

  他是一个派出所的所长,酷爱养身之道,因此和欧阳平结缘,不过却只能拜欧阳平的徒弟为师,他的身份是欧阳平的徒孙。

  “师爷,能借一步说话吗?”

  刘海明走到欧阳平的身旁,眉头紧锁。江小白已经被通缉了,他自己还不知道。欧阳平刚才看了一眼他们内部的系统,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跟我来吧。”

  欧阳平带着刘海平进了偏室。

  “怎么了?”

  刘海明道:“师爷,小师爷是个通缉犯啊!”

  “海明,你胡说什么呢!”欧阳平立马冷了脸,一脸的不悦。

  刘海明道:“师爷,这话我敢瞎说吗?我们系统里收到通知了。一进来我就觉得师爷有点眼熟,刚才我才想起来在哪儿见过。”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