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

  巨猿接连发出哀嚎,最后庞大的身躯居然倒了下去。在这人与shou的对决之中,江小白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在那巨猿倒下之后,江小白便立即回头望去,看着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聋哑老仆。

  “把长矛给我!”

  喊了几声,却见聋哑老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江小白这才想起他又聋又哑,根本听不到。

  江小白猛地冲了出去,来到那老仆面前,欲要将他手中的长矛夺取过来,但是那老仆却接连摆手,往后练腿几步,不让江小白夺走他手中的长矛。

  “把长矛给我,让我杀了这头畜生!”

  无论江小白说什么,那聋哑老仆都是一直摇头,根本不愿意交出那长矛。

  江小白很是不解,就在他和老仆周旋的时候,那倒在地上的巨猿又恢复了活力,可能是已经知道了江小白的厉害,这畜生不敢再次攻击,灰溜溜地逃走了。

  那巨猿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江小白看着苍茫的夜色,重重地叹了口气,接连跺了跺脚。

  “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那畜生?”

  知道跟他说话没用,江小白只好用手语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那老头摇着头,又摆了摆手,似乎是在说不能杀。江小白当然无法理解,那巨猿怪即便是不伤人,被他这么一踩,药园子也毁了不少。这种畜生,为什么不杀了它呢?

  跟这又聋又哑的老仆争辩都没法争辩,骂他他也听不到,江小白实在是无奈得很,最后气得离开了药园子,回房间睡觉去了。

  次日一早,江小白还未醒来,欧阳平便赶到了他的私人庄园。

  “师弟。”

  欧阳平在外面敲了敲门,听到敲门声,江小白才下床去开了门。

  “师兄,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江小白睡眼惺忪地问道。

  欧阳平道:“昨晚你和巨猿交上手了,没事吧?”

  原来欧阳平是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才匆忙赶了过来。

  “你既然都知道我和巨猿怪交手了,肯定是老仆告诉你的吧,他难道没告诉你我是怎么把巨猿怪打跑的?”江小白笑道,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欧阳平道:“真是吓死我了!”

  “师兄,你来的正好。”江小白一肚子的疑问不知道找谁问,正好欧阳平来了,答疑解惑的人就有了。

  “为什么你那老仆不让我杀了巨猿怪?又为什么普普通通的一个看门的老仆人会有那么好的身手?”江小白问道。

  欧阳平叹道:“这话说起来就长了,你知道这马蹄山上以前有个道观吗?”

  江小白道:“我当然不知道了,这地方我第一次来。”

  欧阳平道:“那道观早就没了。不过给我看守庄园的这名聋哑老仆和那只巨猿都和那道观有关!”

  ……

  听了欧阳平的讲述,江小白才知道这马蹄山上以前居然有个叫“凌云剑派”的门派,里面全都是修道的道士。

  这凌云剑派日渐衰落,到了后来,便只剩几个道士,给欧阳平看守道观的聋哑老仆便是那几名道士之中的一个。而昨夜袭击江小白的那只巨猿怪,则是当年凌云剑派最后一名掌门所豢养的宠物。那掌门早已故去多年,不过这只巨猿却已经活了有两百年之久。

  搞清楚聋哑老仆和那巨猿的关系,江小白便明白为什么聋哑老仆不让他杀害巨猿了,他和那巨猿有同门之谊啊。

  得知聋哑老仆是凌云剑派的弟子,江小白也就明白为什么他能有那么好的身手了。

  “对了师兄,你那老仆是天生的聋哑吗?”江小白又问道。

  欧阳平摇了摇头,道:“他并非是天生的聋哑,是为我试药而变聋哑的。当年他也是个风流人物,生的玉树临风,比起现在的你,可丝毫不差。”

  “真假的?”江小白完全无法想象现在那邋遢的老仆当年竟是个风流人物。

  “跟我来吧。”

  欧阳平带着江小白离开了卧室,离开了这栋小楼。二人走到了位于庄园背部的一处地带,进了一栋木楼。

  “这里面怎么有那么多的灵位?”

  进去之后,入眼的是一排排的灵位。室内香炉内插满了檀香,烟雾缭绕。

  欧阳平道:“这些灵位都是从凌云剑派以前的旧址那边拿过来的。我在这里开辟了一块地方,用于供奉凌云剑派历代祖师的灵位。老仆当年感念我的恩德,所以宣誓效忠于我。这一晃已经有四十年过去了。瞧见这幅画像了吗?”

  江小白点了点头。

  画上是一个翩翩佳公子,背上背着一把长剑,长发飘然洒落在双肩上,生的丰神俊朗,玉树临风。

  欧阳平道:“这就是老仆年轻时候的画像。我说他当年是个风流人物,你应该相信了吧。”

  “真看不出来啊。”江小白感叹道。

  欧阳平道:“这些年他一直在为我试药,在各种药物的反复折磨之下,逐渐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他真的甘心做出那么大的牺牲?”江小白看着欧阳平。

  欧阳平笑道:“师弟,你是不是在想是不是我用什么卑劣的手段操控了他?呵呵,你这么怀疑是有道理的,但并不正确。我从来没有操控他,他做哪些,都是为了报恩。”

  江小白道:“昨天阿强送我过来的时候就说过让我不要到处乱跑,他所说的危险应该就是那只巨猿怪吧?”

  欧阳平点了点头,道:“巨猿并不经常出现,相对而言,马蹄山还算是安全的。没想到你一来就被你给碰上了。”

  江小白道:“我差点死在那怪物的手上。师兄,既然那巨猿和老仆是同门,我暂且就饶它一命吧。我想知道为什么那巨猿的眼睛是红色的?”

  欧阳平道:“那是血猿,很稀罕的品种。血猿的血液那可是比黄金还要珍贵的药材。不过这种生物狂性很大,很难控制。”

  江小白道:“原来如此,难怪昨晚他连老仆都要攻击,差点杀了老仆。”

  欧阳平道:“血猿一旦发狂,便是它的主人也未必能治得住它。”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