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对。”

  陈媛媛立马反应了过来,道:“他应该是用公用电话打给我的,至于他怎么会有我的号码的,应该是从小名片上看到的。市区内各大酒店我们每天都会去塞名片的。”

  陈媛媛的解释倒是合情合理。

  宋廉道:“顾书记、卓市长,证据确凿,我是不是可以把人给带走了?”

  “这就叫证据确凿吗?”顾伟琴冷哼一声,指着宋廉的鼻子,“姓宋的,要不我也去找个biao子来说你piaochang,我告诉你,这事不用十万八万,几千块钱就有人做。”

  宋廉可知道这位姑奶奶是谁,挨了骂也只能受着,还得满脸赔笑。

  顾伟琴的质疑不是没有道理,的确是这么回事,这种事情人为操纵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

  “顾书记、卓市长,我们还有当晚出勤的警员可以作证。江小白打伤的警员还在医院里,这可是证据确凿!”宋廉道。

  “你动手了吗?”顾伟民看向江小白。

  “动手了。”江小白也不否认。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顾伟民道:“江小白,我看你得跟他们走一趟。”

  江小白道:“顾书记,我跟他们走一趟,一点问题都没有,不过再去之前,我需要把事情给澄清了。我做过什么,我绝不否认,我没做过什么,我也绝对不会任屎盆子扣在我脑袋上。”

  “你想干什么?”卓丽君问道。

  江小白道:“顾书记、卓市长,这位警官有人证,我也有人证。现在我恳请二位父母官能让我的人证出面来阐述当晚所发生事情的真相。”

  宋廉的脸色骤然变了,没想到江小白还有这一手。做贼心虚的陈媛媛也是吓得够呛,花容失色,站在那里,身子瑟瑟发抖。

  “害怕了吧。”

  顾伟琴抱着胳膊,冷冷地瞧了一眼陈媛媛,一脸的鄙夷。

  “你的人证在哪里?”顾伟民问道。

  “马上就来。”江小白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欧阳平,让他们过来。

  没过几分钟,欧阳平便带着张坤出现在了顾家。

  “欧阳老先生,你怎么也来了?”

  见到欧阳平,顾伟民显得有些吃惊。

  欧阳平笑道:“顾书记,我师弟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呢。”

  顾伟民这才记起二人结拜为师兄弟的事情。

  “那你旁边的这位应该就是江小白口中的证人了吧?”顾伟民问道。

  欧阳平道:“正是。顾书记,他叫张坤,是那晚负责抓捕行动的警员之一。”

  宋廉一看到张坤走进来,就已经知道事情要坏了。

  “张坤!你干什么!想不想干了!这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吗!”

  宋廉只想把张坤给弄走,他知道张坤在这里一定会坏事。

  “宋廉,你嚷嚷什么!这地方是你该来的吗?你不是也来了么。”顾伟琴没好声气地道。

  宋廉不敢吭声,他知道今儿这事肯定是办不好了,回去没法交差。

  顾伟民道:“这位同志,你能替江小白证明什么?”

  张坤知道眼前的这位是谁,立即立正敬礼。

  “顾书记,我可以证明那晚的行动是有人故意构陷!”张坤道。

  顾伟民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张坤道:“因为那晚我们都领了好处费。如果是正当出警,绝对不会有多出来的这笔好处费。”

  “给你们这笔好处费的是谁?”顾伟民眉头紧皱,这种事情让他非常愤怒。

  张坤道:“拿钱给我们的是我们的中队长,至于中队长是从谁的手上拿的钱,我就不清楚了。”

  “好你个张坤!你居然敢收黑钱!”宋廉抓着机会,立马从身上掏出手铐,“顾书记、卓市长,这样的警界败类,我一定严肃处理!现在就把人带回去!”

  “宋廉,你着什么急啊!”顾伟民当然看得出来宋廉是急着把张坤带走,不让张坤说话。

  “顾书记,他……张坤犯了纪律,我要带他回去好好调查。”宋廉解释道。

  “犯纪律的怕是不止他一个人吧。”顾伟民冷冷地看着宋廉,现在已经水落石出,江小白的确是被冤枉的。

  “江小白。”顾伟民看向江小白,道:“不管怎么说,你都袭警了,所以我还是会让宋廉带你回去。”

  “爸爸!”

  一直没有说话的顾惜终于开口了,她当然不愿意看到情郎被带走。

  “不能让他们带走小白啊!爸爸,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这是有人要陷害小白,小白要是被带走了,他的人身安全都会成问题的。”

  顾伟民道:“他犯了错,就得承担责任。至于他的人身安全问题,我想偌大的省厅还不至于会有人做出那样的事情。宋廉,你说是吧?”

  顾伟民的意思很明显,要是江小白在省厅除了问题,那么他就会找宋廉讨说法。

  “我保证他的人身安全一定会得到保障!”宋廉道。

  “江小白,那你就跟他们去吧。”顾伟民道。

  “我走了。”

  离开之前,江小白看了看顾惜,对着她笑了笑。

  等到宋廉带着江小白走后,欧阳平道:“顾书记,这事情背后是有人主使啊,而且对方来头不小,就连省厅的人都听他调遣。”

  欧阳平心里清楚主使人是谁,不过就是不说出来。顾伟民心里也跟明镜儿似的,根本不需要他点破。

  “欧阳老先生,劳你费心了,放心吧,江小白的人身安全绝对不会有问题。”

  有顾伟民的承诺,欧阳平绝对可以放心。

  “年轻人好冲动,难免做出一些过火的事情,好在不算什么大事,顾书记,我看还是早点放他出来为好。”

  顾伟琴也道:“是啊哥哥,你赶紧叫人把江小白放了,我还等着他为我继续治疗呢。那小子可是个神人,我按照他的法子做了之后,全身都舒坦。”

  “爸爸,为免夜长梦多,你还是尽快放了小白吧,我担心他在里面会吃亏。”

  杜家父子的手段有多阴毒,顾惜已经领教过了,所以她才为江小白担着心。

  “惜惜,别为难你爸爸,他在这个位置上,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你放心吧,江小白在里面不会有问题。”卓丽君道:“我会打好招呼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