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杜,你这样干嘛呢!”

  卓丽君开了口,“把雨淳身上的绳子给解开吧。他没有对不起我们夫妻二人,你没必要把他带到这里来。”

  卓丽君的口吻很委婉,但其实也表明了他们夫妻的立场。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辜负了你们多年的期望,我打死他都不解气!”

  说着,杜国春又是抽了杜雨淳几下,而且每一下都往杜雨淳的脸上招呼,看样子真像是恨不得要杀了亲儿子似的。

  “老杜!”

  顾伟民终于压制不住胸腔里的怒火了,他压根就看不惯杜国春在这里惺惺作态。正如江小白所言,杜国春要真是大义灭亲,那就应该直接把杜雨淳送去公安机关自首,而不是捆到他面前来作秀装可怜。

  在顾伟民的爆喝之下,杜国春终于收住了手,而此时杜雨淳的脸上已经满是血口子,被荆条抽得皮开肉绽。

  钻心裂肺的疼痛让杜雨淳“嗷嗷”痛叫,但是他的痛叫并未获得任何人的同情。

  杜国春的如意算盘失算了。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已经从顾伟民和卓丽君的态度之中发现了什么,他知道顾伟民这一次不会怜悯他。雇凶杀人,那可是什么小罪。

  杜国春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儿子身陷囹圄,受那牢狱之苦。唯有离开这个国家,他的儿子才能逍遥法外。只要逃到了国外,以杜家积累的财富,足够杜雨淳在国外继续过那人上人的生活的了。

  “老顾、丽君,罢了,我这就把这孽畜带走,送他去警局自首。”杜国春解开了困在杜雨淳身上的绳子。

  “孽畜,就再让你感受一下自由的可贵吧。你原本可以有很美好的人生,但……”

  杜国春泣不成声。

  杜雨淳满脸是血,样子狰狞可怖,在顾伟民为他解开身上的绳索之后,目光凶狠地环视一周,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江小白的身上。只见顾伟民咬着牙关,凶狠地瞪着江小白,那模样像是要把江小白给撕了咬了似的。

  “孽畜,还不快走!”

  杜国春又是一鞭子抽了上去。

  等到这对父子离开顾家之后,江小白才开口:“顾书记、卓市长,但愿杜主任真的会把他的儿子送去自首。”

  他话里的意思其实很明显,江小白根本不会相信杜国春会有大义灭亲之心,更别说灭的是他的独子了。

  “这件案子我已经亲自介入,一定会严查到底。”顾伟民拍着桌子,“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是杜国春的儿子犯了罪,就是我自己的女儿犯了罪,我也同样会那么做。”

  江小白没有夸赞顾伟民的高风亮节,等着给顾伟民拍马屁的人一箩筐,他不愿意做那种没有意义且还会被人瞧不起的事情。

  “顾书记、卓市长,这里没有我的事情的话,我就回去了。”

  “惜惜,你送送小白吧。”卓丽君道。

  ……

  二人手牵着手走了出来,外面阳光正好,正午时的阳光非常明媚。

  “吃了午饭再回去吧?”顾惜提议道。

  江小白道:“我们出去吃吧,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也是这么想的。”顾惜抬起头来,微微闭着美眸,深吸了一口气,道:“唉,还是南湾村的空气清新啊,那儿的空气仿佛总是含着水果的香味。”

  省城污染比较严重,空气质量当然没办法跟南湾村相比。回来之后,顾惜反而觉得有诸多不适应的地方,仿佛南湾村才是她的故乡似的。

  二人驱车在市区找了一家颇有小资情调的餐厅,这间餐厅非常地安静,很适合聊天。

  刚坐下来吃了没多久,顾惜便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挂了电话,顾惜的面色变得非常难看。

  “怎么了你?”江小白问道。

  顾惜道:“杜雨淳跑了,打伤了他的父亲逃走了。”

  江小白冷冷一笑,果然没有出他所料。

  “这你也信?很显然是这对父子演的一出好戏啊。”

  顾惜道:“我爸爸叮嘱我们都要小心,他担心杜雨淳对你你我不利。”

  江小白道:“我看不会,他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逃走,离开这座城市,甚至是离开这个国家。”

  二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心情享受面前的美食,倒不是因为听到了杜雨淳逃走的消息,最主要的原因是分别在即。

  “我就要回林原了。惜惜,你要照顾好自己。”

  江小白握着顾惜的手。

  “放心吧,我有家人照顾,倒是你,一定要记得照顾好自己。烟要少抽,酒要喝少,按时吃饭,按时休息。”

  顾惜就像个管家婆似的,叮嘱着江小白注意这些那些。江小白并不觉得厌烦,这也是一种福气。

  开车把顾惜送到了家门外,顾惜迟迟不愿下车。

  “好了姑奶奶,又不是生离死别,你何必这样啊。放心吧,我以后肯定会经常到省城来看你的。”江小白故作轻松地笑道。

  “江小白,就要分别了,难道你不该吻吻我吗?”顾惜突然扭头看着他,目光炽热多情。

  江小白一怔,随即便吻了上去。

  许久之后,二人的嘴唇才分开。

  “我走了,路上注意安全。”

  顾惜知道终有一别,终于还是下了车。

  看着她进了家门,江小白才开车离开。

  一路疾驰,傍晚时分,江小白便回到了林原,回到了冷冰冰的别墅。这么大的一栋房子,就只有他一个人住,而且并不经常回来,因而显得格外的冰冷。

  江小白拿了一大堆的午餐肉罐头下去,这是他给小金龙的口粮。到了地下室,江小白却发现小金龙不见了。

  “咦,那家伙跑哪儿去了?不是让它好好在家呆着的吗?”

  江小白把家里找了一遍,也没能找到小金龙。就在江小白准备出去找找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他去开门一看,按门铃的是物业的人。

  “你好江先生,我是物业的,请问您家中养了宠物了吗?最近小区里发生了好多起宠物丢失事件,如果您家里有宠物的话,希望您看管好您的宠物。”

  物业的工作人员说了几句就离开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