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这电视剧好看吗?”江小白走过去坐在了二愣子的旁边。

  “还、还行吧。”二愣子道。

  “你看得懂?”江小白看着二愣子。

  二愣子点了点头,指着电视屏幕上出现的那个人,道:“这个人就是凶手!”

  “你怎么知道?”江小白问道:“你以前看过这部电视剧吗?”

  “这是新播的,以前没放过。”赵阿姨走了过来,插了一句嘴,放下手里的果盘就走了。

  原本江小白没什么兴趣看电视剧,不过为了验证二愣子的推测到底正不正确,他决心耐着性子看下去。

  果然,两集之后,谜团揭开,凶手就是二愣子之前指的那个人。江小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惊诧地看着二愣子,这小子的脑袋的毛病不但好了,而且似乎还变得非常聪明。

  “小浪,咱们玩个游戏好不好?”江小白决定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测是否是正确的。

  “好啊,玩、玩……什么?”二愣子笑问道。

  江小白略一沉吟,想出了一道题,这道题要是搁在以前,二愣子肯定是给不出正确答案的。

  “小狗,猪,马,还有枣树,这四个物种哪个和其他的不同?”

  “这也太、太简单了,肯定是……是枣树啊!”二愣子不假思索地给出了正确答案。

  这个问题的确很简单,只要能区分出动物和植物就能轻而易举地回答出这个问题。江小白决定把难度加大。他找来了纸笔,在纸上写下了一组数字。

  1、3、5、7……11。

  “小浪,7和11之间应该填上哪个数字?”

  这是一道很简单的找规律的数学题,基本上二年级的小朋友就能做得出来,不过以二愣子以前的智商,这道题绝对是完全超出他能力范围的一道题。

  二愣子瞄了一眼,很快又给出了答案,在7和11之间写了一个歪歪扭扭的9。

  “小白,我答对了吗?”

  这家伙笑嘻嘻地看着江小白,而江小白此刻脸上挂着的则是无比惊诧的神情。二愣子以前可是连一加一等于几都不知道的蠢货,现在连找规律的数学题都能答得出来,谁还敢说他的脑袋有问题!

  江小白并没有立即下结论,他不断地加大题目的难度,又接连出了三道题目,不过都被二愣子给找到了正确答案。

  不用再试了,江小白此刻很肯定二愣子的脑袋已经没有问题了。

  他起身离开了客厅,走向了厨房,把秦香莲叫到了一旁。

  “莲姐,我刚才给小浪做了几个测试,我现在非常肯定小浪的脑袋……没问题了!”

  “真的?”

  秦香莲的脸上浮现出了复杂的神色,若是在以前,二愣子的脑袋好了的话,她非得高兴得跳起来。但是现在,秦香莲却高兴不起来,一个脑袋灵光的人在面对自己日益丧失的活动能力的时候会比一个脑袋迷糊的人痛苦不知道多少倍。

  “莲姐,你怎么了?”江小白看着秦香莲,从她的脸上读懂了什么。

  秦香莲笑了笑,“没什么,怎么来说,这都是一件好事不是。我以前带着小浪去了不知道多少地方,不都是为了能治好他的脑袋问题嘛,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说着,秦香莲的美眸之中便有泪光闪烁了起来。

  江小白道:“问题得一个一个解决,脑袋的问题原本是最难解决的,现在终于解决了,剩下的都是小问题,终归会解决的。”

  “嗯。”秦香莲含泪点头,她也希望能如江小白说的那样。

  新公司开张在即,江小白没办法一直呆在这里,没到中午,他就离开了这里。秦香莲刚刚向他敞开了心扉,完全接纳了他,又经过昨天那一夜,食髓知味,正是情浓意浓之时,岂肯放江小白离开。

  江小白有许多事情要忙,于他而言,这个春节已经算是过去了,接下来就要正式地投入到工作之中。面对秦香莲的热情,江小白只好答应晚上再过来。

  整个下午,江小白都在外面忙活。明天他的新公司即将开业,苏雨霏替他联系了媒体朋友,要江小白去和人家先见见面,联络一下感情。这方面江小白不是傻子,见了面难免要请客吃饭,还得送礼。

  等到江小白晚上回到秦香莲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左右了。一身酒气的他走了进来,赵阿姨见到他,立即冲着厨房里喊了一声。

  “太太,先生回来了。”

  听到江小白回来了,秦香莲立即从厨房里端了一碗水果汤出来。

  “又喝酒了吧,把这个喝了,能解酒。”

  赵阿姨自动把地盘让了出来,上楼去了。

  江小白喝了几口热乎乎的水果汤,胃里顿时热乎了起来,舒服了许多。

  “明天我的新公司开业,晚上请了一些媒体朋友吃了顿晚饭,让他们到时候多报导报导。”

  秦香莲道:“那也不能喝那么多酒啊,你闻闻你身上多大的酒气,这样对身体不好。你不为自己考虑考虑,也为我考虑考虑啊。我跟着小浪他爸,他……”

  说到这里,秦香莲突然停了下来,随后摆了摆手,“算了,不吉利的事情就不多说了。反正我希望你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不要再让我伤心。”

  江小白笑道:“怎么,担心我让你守活寡吗?”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赶紧呸呸呸!不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知道吗?”秦香莲把脸一冷,似乎生气了,她最忌讳这个。

  “哈哈,当然不会让你守活寡的啦,我现在就好好疼爱你。”

  话音未落,江小白已将秦香莲拦腰抱起,抱着秦香莲往她的房间里走去。

  “臭小子,小点声,可别让小浪听见了。”

  秦香莲俏脸通红,把头埋在江小白的胸膛里,呼吸变得急促,就连娇躯都紧张得瑟瑟发抖,或许这紧张之中还夹杂着几丝兴奋和激动。

  为防止二愣子再次突然闯进来,江小白这次进门之后就立即反锁了门,以便可以和秦香莲恣意欢谑。

  (二更奉上,今天一张月票都没有,那位大侠投一张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