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车停在这儿,咱们就在狐岭镇上溜达溜达,虽然这里没什么可看的,不过开了一天车了,我实在是不想继续呆在车上。”江小白道。

  “我也正有此意,你开了一天,我坐了一天。”苏雨霏已经打开车门下了车。

  车外寒风阵阵,卷着的沙尘扑面而来。苏雨霏从包里掏出口罩,戴上了口罩。

  “你需要吗?”

  江小白摇了摇头。

  二人走在街道上,聊一些轻松的话题。到达了这个陌生的偏远小镇,倒是让他们有种全身心都很放松的感觉。在这里没有人认识他们,苏雨霏可以把这当做一次假期,好好地放松放松。她实在是太忙了,说是日理万机也不为过,难得抽出闲暇来不管工作。

  走到镇子中心的时候,他们看到了一个小广场。小广场上播放着音乐,有二三十个大妈正在那边跳舞。

  “过去看看吧。”

  到了那里,他们看到了一块石碑。

  “苏总,每个地方的地名都有来历,我之前还在想为什么这个地方叫狐岭呢,没想到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他们面前的这块石碑上刻有文字,文字记载的便是这地名的来历。

  原来,在宋朝的时候,位于镇子西边的一个小山岭上出现了一个九尾妖狐。九尾妖狐化成人形,下山勾引当地富户朱员外家的公子。小公子年方十七,原本是个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最大的理想就是金榜题名,光耀门楣。

  这朱员外家的祖坟坟地就在那小山岭的下面,在小公子十七岁那年的清明节,跟随家中老仆骑着小毛驴前去祭祖。祭祖完毕,小公子见山上风景秀丽,便上山去游历。

  行至半山腰之时,忽然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小公子被那笑声吸引,循声找了过去。就见一名女子坦身露体,正在寒潭之中戏水。

  只见那女子肌肤胜雪,发黑如墨,容颜更是辱貂蝉赛西施,说不出的万种风情。

  小公子当时就着了迷了,丝毫没想过这竟是个妖怪。

  也怪这小公司色令智昏,只要他稍有点提防心理,便能发觉这寒潭之中的根本不是人!

  清明时节,正是四月出头的天,那时候乍暖还寒,有的人连棉袄都还没有脱下。寒潭之水较之一般的水还要更冷,如果是人类的话,怎么能够在寒潭之中嬉戏,早就冻死了。

  小公子没多想什么,悄悄走近。那寒潭之中的九尾妖狐便是为了吸引他过来,在瞧见他之后,却立即捂着胸口,羞得面红耳热。

  小公子连忙表示自己并无侵犯之意,立即转过身去。九尾妖狐上岸穿好衣物,当即表示原谅了小公子。二人便在寒潭边上聊了起来。那九尾妖狐说她是山上猎户人家的女子,小公子并没有怀疑什么。

  九尾妖狐问清了小公子家的住址,约定夜晚会去找他。小公子满心欢喜地下了山,立即召集仆人回了家。到家之后,便盼着太阳下山,月亮早点升起来。

  终于熬到了夜里,只见一阵黑云飘到了朱员外家的上空,落在了院子里。黑气涌动,九尾妖狐变化成的美艳女子显出身来,莲步款款,来到了小公子的门外,轻轻地在门上扣了三声。

  小公子早已在屋里等候多时,听到讯号,立即打开门来,将狐妖迎入屋内。屋内整治了一桌酒菜,狐妖看到那烧鸡卤鹅和烤鸭,顿时便猛吞口水。

  小公子和那狐妖烛下对饮,狐妖风卷残云一般,很快便将一桌子美味佳肴吃得一干二净,而后便与那小公子上了卧榻,缠绵到鸡鸣才离开朱员外家。

  接连几天,这狐妖都是夜里趁黑而来破晓而去。这小公子被她吸干了元气,白日里哪里还有精神读书。一到白天,他便是躺在床上昏睡,养足精神晚上好与那狐妖厮混。

  朱员外瞧见自家孩子日渐消瘦,还以为生了病,请来了郎中大夫,不过却全被小公子轰了出去。

  到了后来,终于有一天夜里,狐妖再次落在小公子的门外之时,被管家八岁的儿子给看到了。管家的儿子夜里起来撒尿,就见一阵黑风落在了公子夜的院子里,跟过去看了看,发现那黑风变成了一个女人,便知道是家里出了妖精。

  小家伙急着回去告诉他的父亲,却不料被妖精发现。这九尾妖狐竟把他给生吞了,只吐出一地骨头。

  老管家第二天早上才发现儿子的尸骨,悲愤至极。他向朱员外禀告,说是家里出现了妖精。朱员外于是便从百里外的道观请来了一名道士来降妖。

  这道士来到了朱员外家,便闻到了狐狸的骚气,直言家里是进了狐妖了。朱员外想起小公子最近的反常,才知道是狐妖祸害了他的儿子。

  等到夜幕降临,狐妖再次出现的时候,道士做法收妖,斩断了九尾妖狐的一只尾巴。那九尾妖狐负伤逃了回去。道士孤身赶往狐妖老巢,却遭遇到了万狐攻击。

  后来,那道士只得向师门求住,师门倾巢而出,来到狐岭除妖。人狐之战就此拉开了序幕。双方各显神通,斗了有半个月之久,最终是狐妖尽数被剿灭。

  后来这个地方便成为了狐岭,而镇子西面的那座山便成了狐山。

  看完碑文,江小白和苏雨霏才明白这狐岭名字的由来。

  “这都是古人杜撰的,这世上哪有什么妖啊仙的。”苏雨霏笑道。

  江小白道:“你还别不信,说不定真的就有。”

  苏雨霏诧异地看着江小白,“你还信鬼神之说啊?”

  江小白不得不信啊,他自己亲眼见过血猿和半头巨蟒,那都可以称得上是半妖的存在。

  “走吧,我们再去别处逛一逛。”江小白道。

  二人刚准备离开小广场,就见从四周围走过来十几个人。江小白扫了一眼,今晚他们在饭店里遇见的那四个小混混也在其中,看来他们被人跟踪了。

  “是这妞吗?”

  为首的是个光头,模样十分凶悍,脖子上挂着个大金链子。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