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接受你的爱慕,你就要杀我!”

  江小白大笑两声,“狐仙,我且问你这世间岂有这般赶鸭子上架子的爱情?”

  九尾妖狐被江小白这一问问的说不出话来。以江小白的无双辩才,这狐妖纵有千年道行,总无法颠倒黑白,击败占据了情理的江小白。

  “当年那书生如果一开始就知道你是狐仙,他肯定也不会与你产生感情。是不是他一开始不答应和你好,你就要杀了他?呵呵,那么倒是一了百了,你不用为情所困,被折磨了这么些年。也就不会有后来的牛头山导师灭妖,你元神也不会受损。”

  江小白大笑一声,“狐妖,你还等什么!动手啊!”

  江小白已经发现,这狐妖似乎已经舍不得对他下手,江小白似乎看到了生还的希望,所以他现在在和这狐妖周旋。通过短暂的接触,江小白已经发现一个问题,越是刺激这狐妖,这狐妖越是不会杀他。

  “想让我杀了你,想死得痛快!哼,我就偏偏不让你如意!”九尾妖狐冷笑道。

  江小白道:“反正我的阳气一旦被你吸食完毕,我会变成跟高建军一样皮包骨头。若真要变成那样,我还不如死了算了。狐妖,来啊,杀了我!”

  “我偏偏就不杀你!”

  九尾妖狐突然笑了起来,继而便化作一阵妖风。江小白只觉眼前一黑,等到他再次睁开眼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洞府的玉床上面。

  “郎君,你醒啦。”

  听到这声音,江小白扭头望去,就见九尾妖狐酥云鬓如乱云一般披在肩上,xiong半luo,斜卧在床上,杏眼勾魂地看着江小白。

  “你……”

  江小白赶紧掀开被子一看,发现自己衣衫整齐,这才松了口气,还以为趁他昏迷之际,这狐妖对他做了什么呢。

  “这是什么地方?”

  江小白翻身坐起,瞧着这洞府的四周。只见身下的玉床漂浮在水面上,四周围是个圆形的小湖泊,大概直径有两丈差不多,水面上漂浮着许多荷花,坐在这玉床之上,伸手便可触摸到荷叶莲花。

  这小湖位于一个洞府之内,只见这洞府之内一应摆设全都是玉石所制,有玉床、玉桌、玉案、玉凳、玉椅等等。

  洞府之内宛若仙境,许多不知名的奇花异草在这洞府之中盛放生长,将这洞府点缀得红红绿绿,甚是好看。还有不知名的果树上挂满了累累硕果,整个洞府之内弥漫着阵阵花草和水果的清香,非常的怡人。

  “郎君,这是妾身的洞府啊。以后你我二人便在这洞府之中做一对神仙眷侣如何?”

  九尾妖狐缠了上来,从后面抱住了江小白,一双手在江小白的胸前轻柔地抚摸着。

  “人妖殊途!狐妖,你还是趁早杀了我吧!你想和我做一对快活鸳鸯,可惜我并没有这种想法,一点都没有!”江小白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他已经开始思考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

  二人实力悬殊太大,九尾妖狐的千年修为不是江小白一两日就能赶上的。为今之计,只有先稳住这九尾妖狐,然后在徐徐图谋脱离这狐仙的掌心。

  当然了,江小白必须要装的有个性一点,决不能轻易地从了这狐仙。

  “郎君,妾身怎么舍得杀了你呢?”九尾妖狐一抬手,一只玉酒壶和两只玉杯便落在了她的身旁。

  “郎君,喝一杯妾身亲手酿造的百花酿吧。”

  “不喝!”江小白看也不看一样,谁知道她这酒里放了什么。

  九尾妖狐道:“郎君是不是在担心我在这酒中下了药啊?放心吧,我爱郎君还来不及,又岂肯下药毒害郎君呢?”

  “谁是你郎君啊!”

  江小白拿开了狐妖放在他身上的手,冷声道:“狐仙,请你自重!”

  “郎君,你干嘛对人家这么冷漠啊?”九尾妖狐不但没有离开江小白,反而把他抱得更紧了。

  江小白心里暗自得意,这么看来,他应该没有性命之虞,不过要想逃离这狐妖的洞府,却还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双方实力悬殊太大,江小白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孙猴子遇到了如来佛,根本就逃脱不了这五指山。

  “你不是要吸食我的阳气以壮大你的元神吗?为什么还不动手?”江小白道。

  九尾妖狐笑道:“吸食阳气只是下下之策。郎君,我那么爱你,怎么忍心吸食你的阳气呢?我有更好的办法,可以让你我的修为都可以得到提高。”

  “我不感兴趣。”江小白果断拒绝了。

  “郎君,别那么着急嘛!你先听我说说。”九尾妖狐勾住江小白的脖子,在他耳边吹着热气,撩拨着江小白。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绿裙,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那深沟壑谷清晰可见,还有那暴露在外的雪白****,笔直修长,更是释放着无言的诱惑。

  平心而论,这狐妖的姿色绝不输给江小白的任何一个女人。江小白的众多女人毕竟还都是肉体凡胎,岂能与这吸食日精月华的狐妖相比。

  但江小白清楚人妖殊途,绝不可对这狐妖动情。当然,为保性命,他可以和狐妖虚与委蛇。

  狐妖要和江小白说的是一门名为“阴阳转生大法”的功法,这功法是她的狐仙祖宗传下来的。只不过这套功法她单独一人根本无法修炼,必须要有个有根基的修士与她一起修炼才行。

  江小白和普通男子不同,普通男子根本没有道基,所以狐仙便会吸食他们的阳气来补充元神,但江小白已经是个结丹初期的修士,阳气虽然强大,但是吸食他的阳气却并不能把他的价值利用到最大化。

  狐妖并非只是为了利用江小白,她是真的爱上了江小白。上千年的孤单实在是难以忍受,她真心地渴求得到男子的爱。人世间的爱情是最令她向往的。当她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就已经听说了许许多多人间美好的爱情故事。一心修道成妖,为的就是能获得人世间美好的爱情。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