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伟琴和柳如烟经常去的这家瑜伽会所可和外面一般的瑜伽会馆不太一样,这个瑜伽会所就是个私人会所,采取的是会员制,不对外营业,需要有超过三个以上的老会员介绍才能入会。

  这里其实就是个这些社会名媛提供一个交际的场所,除了有瑜伽之外,还有各种的形体训练课程,甚至还开设了红酒品鉴班和女红刺绣等特色课程。

  一般情况下,这里是不允许随便带人过去的,不过顾伟琴的身份特殊,她要做什么,也没人敢拦着。

  晚上七点多,二人来到了这个瑜伽会所。下了车来,顾伟琴对江小白道:“小白,柳如烟的脾气可不太好,心气高的很,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江小白笑道:“放心吧姑姑,只要你把我引荐给她,剩下的就让我自己搞定。”

  “行,先让你自己来吧,实在不行,我会替你说项的。”顾伟琴笑道。

  门口腰杆挺直的保安为他们拉开了大门,江小白一下车就已经观察了一下这个地方,院子里停的全都是超级豪车,百万级别的豪车在这个地方都算是寒酸的。

  进入到会所的内部,更是装修得富丽堂皇,宛如宫殿一般,让人有种眩晕感。江小白抬头看了看那挂在超大厅堂顶上的水晶灯,数也数不清有多少个灯头,只觉眼前璀璨瑰丽,华丽异常。

  “这地方可真够气派的。”江小白由衷地感慨了一句。

  顾伟琴道:“想达到这样的效果不难,只要堆钱就行了。不过堆钱砸出来的效果始终难免显得俗气,难道你不觉得吗?”

  顾伟琴出生在官宦之家,从小见多识广,审美也不是一般人可比,见解自然超越常人。

  二人到了二楼,便陆续见到了不少贵妇人,一路上和顾伟琴打招呼的人可不少。

  “伟琴,这是你的小情人吗?长得可真够帅气的啊。”

  从一旁冒出来一个胖妇人,拦着顾伟琴,看似开玩笑,可一双眼睛却在江小白的身上扫个不停。

  顾伟琴笑道:“丽姐,你什么眼神啊!这是我侄女的男朋友!”

  “是吗?”这个叫作“丽姐”的胖女人嘿笑道:“别藏着啦,你找个小白脸又有何不可啊。不过说真的啊,哪天等你玩腻了,你把他丢给我。单从这小子的面相来看,这小子就是个*******功夫的高手。”

  “丽姐!你真是越说越没谱了啊!”

  顾伟琴秀眉一蹙,来了火气。

  这胖女人一看顾伟琴生气了,赶忙摆了摆手,道了个歉走开了。

  “姑姑,这个地方的有钱女人不会都这样吧?”江小白笑问道。

  顾伟琴叹了口气,“也不能说全是,大多数吧,有钱却空虚,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这样。”

  “那柳如烟呢?”江小白问道。

  “她?”顾伟琴轻轻一笑,“追求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呢,她才不空虚呢。”

  “啊?”江小白吃了一惊,“柳如烟还没结婚啊?”

  顾伟琴知道他惊讶什么,笑道:“你以为她都已经是台长了,一定年纪不小了是吧,其实她比我还小呢,才三十六岁。”

  “怎么可能?”江小白满脸的惊愕之色。

  顾伟琴道:“怎么就不可能!我嫂子也就四十多一点,都已经是市长了!”

  江小白道:“那么说来,这个柳如烟后台不小。”

  顾伟琴笑道:“这你就别打听了。不过她这个台长暂时只是副的,但却和正的一样。”

  “啥意思?”江小白听出顾伟琴话里有话。

  顾伟琴笑道:“正台长因为贪污受贿被抓了啊,现在是她这个副手在主持工作。按照我的估计,她接下来应该会被扶正。”

  这方面顾伟琴的消息绝对足够灵通,她这么说,那么柳如烟被扶正基本上就是铁板钉钉的事。

  “她已经到了,刚才在外面我看到了她的车。小白,你跟我来。”

  顾伟琴带着江小白来到了一间休息室,休息室里有许多休闲设施,还有许多名贵的红酒可以喝。

  过了没多久,顾伟琴便带着穿着给色紧身运动衣的柳如烟来到了休息室里。柳如烟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白色的毛巾,红润的俏脸上还挂着汗珠。

  “如烟,这就是小白。”顾伟琴介绍道:“我侄女惜惜的男朋友。”

  “你好。”

  江小白站起身来,伸出了手。

  “你好。”

  柳如烟和他握了握手。

  “琴,你说他想请我帮忙?请问是什么呢?”柳如烟看着顾伟琴,似乎当江小白不存在似的。

  “让他亲自跟你说吧。”顾伟琴道。

  柳如烟这才看着江小白,不言不语,等待江小白开口。

  “柳台长,你好,我想给我公司的产品做广告,希望能够拿到黄金时段的广告位。”江小白简洁扼要地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哦,工作上的事情在这里谈不方便吧,明天到我办公室去吧。抱歉,我还有课程没有做完,不能陪你了。”

  语罢,柳如烟便离开了。

  要是换了别人,听说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省wei书记未来的女婿,还不倒贴着也要帮忙,可这柳如烟居然就这么轻描淡写地打发了江小白。

  “小白,我早说过了,让你有心理准备的。”顾伟琴耸了耸肩,柳如烟就是这么个人。

  “这人也太高冷了吧!”江小白不悦地道。

  顾伟琴道:“她是个很有才的人,虽然年纪轻,不过能力却是一流的。你以为她年纪轻轻爬到现在这个位置靠的是背景吗?错了,更让人看重的是她的才华!”

  江小白道:“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谢谢姑姑,有了你的介绍,我想明天去找她也会顺利不少。”

  “要我陪你一起去吗?”顾伟琴问道。

  “不了,先让我自己试试吧。”江小白道:“姑姑,那我先回去了。”

  顾伟琴把江小白送下楼,目送他开车离去。

  回到酒店,江小白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敲了敲温欣瑶的房门,没有得到回应,看来她不在房间里。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