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您好,非常抱歉,我这就带您去台长的办公室。”

  接到了柳如烟的电话,保安的态度立马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真没想到这个没有预约的家伙,竟然是柳如烟口中的贵宾。

  跟着保安进了电梯,到了柳如烟办公室的门外,保安这才离开。江小白抬手敲了敲柳如烟办公室的房门,咚咚几声过后,便听到了脚步声。

  办公室的门打开,一身黑衣的柳如烟便映入了眼帘。这个女人还真是对黑色青睐有加。昨天在瑜伽会所看见她的时候,江小白记得他穿的是一套黑色的金身运动衣,今天在办公室里穿的则是一套黑色的束腰连衣裙,她的办公室的衣架上还挂着一件黑色的风衣。

  “你好柳台长,我又来打扰你了。”

  “进来吧。”柳如烟淡淡地道,她的目光在温欣瑶的身上扫了一扫。

  二人进了里面,没想到她作为省城电视台的台长,办公室也并不算多大。他们坐在沙发上之后,柳如烟亲自给他们倒了水。

  “你的情况琴姐已经给我讲过了。”柳如烟在他们的对面坐了下来,十指交叉放在腿上。

  江小白介绍道:“柳台长,这是我公司的股东之一,她在宣传这方面很有一套。”

  “你好柳台长。”

  温欣瑶站起身来,伸出了手,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柳如烟看了一眼名片,便将名片放在了身前的茶几上。

  “现在的情况我得跟你们说明一下,越是黄金时间段,越是有人争。我们电视台也有很多长期的合作伙伴,所以有的时候要多照顾一下他们。我想这个都是你们可以理解的。”

  温欣瑶道:“柳台长,我们知道,所以这不才来找您,希望您能帮个忙嘛。”

  柳如烟笑道:“现在一切都得按规矩来办事,谁也不敢搞暗箱操作。知道我的前任是怎么进去的吗?就是因为不规矩的事情做的太多了。”

  江小白没想到这个柳如烟那么固执,都请顾伟琴在中间说过话了,她还是这个态度,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柳台长,还请您看在姑姑的面子上多多帮忙。”

  柳如烟道:“你这个事情我不是没有想过,要不是看在琴姐的面子上,你们连见都见不到我。”

  她说话的方式很直接,这样的话也最难听。

  “柳台长,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温欣瑶还在做最后的争取。

  柳如烟道:“说实话,找我来想要黄金时间段广告位的不知道有多少人,给了他就得罪了你,给了你就得罪了他。希望你们能够体谅,我坐在这个位置上真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过你们也别灰心,这次我打算采用竞标制。”

  温欣瑶立马就明白了,所谓的竞标制就是价高者得,谁给的钱多谁拿到最好的广告位。

  “这倒是非常公平的。”温欣瑶道。

  柳如烟道:“也是没办法的。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台里能接到一个三万元的广告都要兴奋得不得了。现在不一样了,动辄上千万几千万的。”

  江小白道:“柳台长,那这个竞标有什么规则吗?”

  柳如烟道:“规则很简单,首先要把你们要做广告的产品送到台里来做审核。我们毕竟是省电视台,是全省的门面,总不能让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产品出现在我们的电视上吧。”

  江小白笑道:“也是也是。”

  “柳台长,这是我们的产品,我带来了两瓶,您可以用一用。”

  温欣瑶从包里拿了两瓶百花面霜出来,她的想法是让柳如烟认可百花面霜的效果,这样柳如烟对这个产品也会用心一些。

  江小白笑道:“柳台长,我也给姑姑送了,她也在使用。”

  柳如烟半信半疑,因为她了解顾伟琴,不是名牌,顾伟琴怎么会用呢?

  “好的,谢谢你们。那咱们就先聊到这里吧。我给你们一个电话,回头你们跟那边联系,广告这一块主要是他们在负责。”

  柳如烟从自己的办公桌上取来一张名片,单手交给了江小白。至始至终,她对江小白和温欣瑶都保持着一种淡淡的态度。这个女人实在是太高冷了!

  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了,江小白和温欣瑶便也只好离开。

  “柳台长,不知道您晚上有没有空,要不一起吃个饭吧?”温欣瑶希望和柳如烟把关系拉近一下,柳如烟坐在这个位置上,绝对可以帮得上他们的忙。

  “吃饭就不必了,我本人不太喜欢应酬。”柳如烟冷冰冰的拒绝了。

  二人离开她的办公室,便朝电梯走去。到了电梯口,在等电梯的时候,温欣瑶冷哼一声:“这个女人可真够冷的!”

  江小白道:“是啊!我昨天见到她的时候就感觉到了。”

  “她还没结婚吧?”温欣瑶猜测道。

  “你怎么知道?”江小白诧异地看着温欣瑶。

  温欣瑶笑道:“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是阴阳失调导致的冷淡,女人啊,尤其是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没有了男人的滋润,要么就是迅速衰老,要么就是脾气不好。”

  “那你呢?”江小白开起了玩笑,“你需要男人的滋润吗?”

  “去你的!”温欣瑶嗔道。

  电梯的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几个穿着脏兮兮民工服装的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一脸凶相。

  等那几人从电梯里走出来,温欣瑶便朝电梯里面走去,却被江小白一把拉住了。

  “等等!刚才那几个人奇怪得很。”

  温欣瑶道:“怎么奇怪了?”

  江小白道:“电视台下面门禁森严,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温欣瑶道:“说不定是来修东西的工人呢。”

  江小白摇了摇头,道:“不对,他们一个个身上都带着杀气。温秘书,你在这儿等我,我跟过去看看。”

  “江小白,你能不能少管闲事?”温欣瑶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话音未落,他们便听到了斧子劈门的声音。

  “遭了!”

  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瞳孔之中看到了惊愕,那声音正是从柳如烟的办公室那边传过来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