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去看看!”

  温欣瑶刚才还让江小白不要多管闲事,现在却抢在江小白前面飞奔了出去。

  二人很快便到了走廊上,瞧见了正在用斧子劈门的那几个穿着像农民工一样的人。

  “你们干什么!”

  飞奔上前,江小白一声大喝,那几人顿时便停了下来。几个人眼珠子滴溜溜直转,表情看上去很是紧张。

  “小子,这不关你的事,赶紧给我滚蛋!”

  “我看要滚蛋的是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否则我打电话报警了!”

  “打吧!”

  就在这时,一个身形微微佝偻的老汉眼噙泪花走上前来。

  “打吧!就让警察把我抓了吧!最好是一枪毙了我!我儿子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江小白和温欣瑶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眼前的一幕信息量很大,这老汉儿子的死难道跟柳如烟有关?

  “大叔,你别激动,你这样做是犯法的。”温欣瑶面露微笑,希望能以自己的笑容来让眼前这几个激动的人暂时平静下来。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儿子原来就在这个地方工作,他因工作出差,死在了路上,电视台应该给我个说法!”

  江小白和温欣瑶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丧子之痛的打击不是谁都能承受得住的。老汉的行为虽然有违法理,但是情有可原,只不过是手段太过激。

  “你们让开,我让柳台长出来和你们谈谈如何?”江小白道。

  几个老汉相互看了几眼,最终点了点头,一致从门口走开了。江小白走了过去,敲了敲已经被斧子劈得惨不忍睹的办公室的门。

  “柳台长,别担心,是我。”

  躲在桌子后面的柳如烟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声音,因受惊而苍白的俏脸总算是恢复了一点血色。

  “江、江小白,是你吗?”

  “是我。柳台长,你把门打开吧,我会保护你的。”江小白道。

  柳如烟定了定心神,经过一番犹豫之后还是决定把门打开。外面闹事的那几个人她都认识,其中一个是电视台一个员工的父亲,那个员工在数月之前在高速上出了车祸,当场死亡。

  事故发生在他外出公干的路上,所以电视台已经按照规定作出了相应的赔偿,柳如烟自己还自掏腰包,给了死者家属五万块钱。但是那死者的父亲却是贪得无厌,屡次三番找上门来,非得再要一百万的赔偿金。

  原来电视台的门禁没有那么严,就是出了这事之后,门禁才变得那么森严。不过还是被这几个人给闯了进来。他们每次来的时候都带着家伙,谁敢阻拦就砍谁。

  前几次都是报警了才暂时解决了问题,后来柳如烟因为想到那死去的员工,所以都是她主动跟派出所那边求情,才使他们免于处罚,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变本加厉,变得更加有恃无恐。

  这一次,他们直接拿着斧子想要把柳如烟办公室的门给劈开,意图想要胁迫柳如烟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如果不是江小白和温欣瑶及时出现,现在这帮人应该已经破门而入,挟持了柳如烟。

  柳如烟打开了门,江小白挡在她的身前。

  “柳台长,别害怕。”

  柳如烟已经恢复了镇定,她毕竟是一台之长,在外人面前,绝对不会流露出半分惊恐。

  “你让开吧。”

  柳如烟从江小白的身后走了出来,面对着那几个人。

  “李大叔,你还想怎样!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吗?”

  “五十万就想买一条人命!你认为够了吗?”

  老李一把鼻涕一把泪,指着柳如烟破口大骂:“你们都是吃人的豺狼!可怜我那孩子,二十几岁就惨死。你们半夜睡得着觉吗?不觉得心虚吗?”

  柳如烟道:“五十万已经是我能够为你争取到的最大限度了。凡事都有规矩。人命是不可以用金钱来衡量,但是既然出了事,金钱就可以来衡量!我个人自掏腰包,给了你五万。还发动全台的员工向你捐款,也有五万多元。”

  老李道:“我不管!反正你今天必须再给我一百万!”

  “我看你是疯了!绝对不可能!”柳如烟把脸一冷,这个事让她头疼了很久,都是因为她一开始的退缩而让老李欲望膨胀,到现在一发不可收拾,残局难了。

  柳如烟现在很后悔,当初要不是她的一点同情心,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没有!那我们就同归于尽!”

  话音未落,老李突然拉开了上衣的拉链,就见他腰上绑满了炸药。

  那几个跟他一起来的同伴显然都没有预料到老李会来这么一出,吓得往四处逃窜。

  “你疯了!”

  柳如烟大骂一声,浑身冷汗都下来了。

  “柳台长,不要刺激他了!”

  江小白一把抓住柳如烟的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然后看着温欣瑶,沉声道:“温秘书,离开这里!快!”

  温欣瑶动了动嘴唇,还想再说什么,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扭身就走。她知道现在能为江小白做的就是离开这个地方,让他少一份牵挂和担忧。

  “柳台长,你进去。”江小白沉声道。

  “柳如烟!你不许走!”

  老李大吼起来,打着了打火机。

  “你要是敢动一下,我现在就点了炸药冲过去,我跟你同归于尽!”

  柳如烟哪还敢动,这事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柳台长,你别动了,就站在我身后。”

  江小白稍微移动了一下,用自己的身体完全挡在柳如烟的身前。

  “江小白,这里没你的事,你别管了,快走吧。他疯了。”柳如烟也不愿意牵累谁。

  “老李!”

  江小白把柳如烟的话当作了耳旁风,看向手里拿着打火机的老李,道:“一百万要是给你了,你还会闹吗?”

  “只要给我一百万,我就不闹了。”老李道。

  江小白道:“口说无凭,你这样的人我不敢相信你。这样吧,我答应给你一百万,你得给我立个字据。”

  老李也不是傻子,道:“你给我一百万?你是谁啊?为什么要给我一百万?我没管你要钱啊!”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