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喝点柠檬水。”

  朱彩桦在水里加了太多的药物,为了遮掩那药物的味道,她在水里放了一片柠檬,柠檬的酸苦味道可以有效地遮掩住药物的味道。

  江小白端起杯子来喝了一口,只觉这水甚是苦涩。

  “这柠檬怎么那么苦?”

  朱彩桦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柠檬越苦越酸,说明柠檬里面含的维生素越丰富,营养就越好。”

  “是嘛。”

  江小白只喝了一口就把杯子放了下来,这水的味道实在是太苦,哭到他根本难以下咽。

  “朱女士,我得走了,再见。”

  江小白再次起身离开。

  就在此时,朱彩桦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你要干什么?”

  江小白的话音还未落,就见朱彩桦突然拉开了外套的拉链。江小白顿时就怔住了,她里面居然是真空,什么都没穿!

  “江小白,难道我不够美丽吗?”

  朱彩桦抱住了江小白,便像是一只发情的母猫,发疯地朝着江小白吻了过去。

  “滚开!”

  江小白稍微一用力,便将朱彩桦给退了出去,朱彩桦脚步踉跄,摔倒在身后的床上。

  “朱女士,请你自重!勿要玩火自焚!唐季钟和唐九龄这对父子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笨!希望你能好好考虑考虑我这番话。”

  语罢,江小白便转身离去。

  倒在床上的朱彩桦突然间痴痴地笑了起来,她这辈子经历过不知多少男人,但是却没有一个男人抵挡得了她的媚惑,江小白还是第一个。

  “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没了你,难道我还不能活吗?”

  被江小白拒绝之后,朱彩桦决定另寻目标。经过这番折腾之后,她倒是再度想到了白飞宇,白飞宇毕竟是唐季钟的亲外孙,如果怀上了他的种,多少也跟唐家有些血缘关系。

  ……

  这个菜场很大,人很多,道路也很复杂。

  江小白在狭窄的小巷里穿梭,他并没有走向停车的地方,而是在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

  一边走着,江小白突然感觉到脑袋一阵眩晕。

  “不好!那娘们给我喝的水里面有毒。”

  江小白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没有大碍,只是心脏跳动变快,血液流动加速,脑海之中忍不住会浮现出一些绮丽的画面。

  “唔!”

  深吸了一口气,江小白开始运功化解体内的毒性,他已经知道自己种的是哪种毒了。

  在短短的时间内,他先是被王靖雯下了cui情药,方才又被朱彩桦下了cui情药,他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好在朱彩桦给他下的药药性没有王靖雯下的那种药霸道,江小白默默运功化解,很快神智便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走进了一条不知名的小巷里,这条小巷是个死胡同,所以除了他之外,并无其他行人。

  驻足停下,江小白的右拳突然展开,化拳为掌,脚边的石子被他吸入掌中,之间他朝着身后一甩手,头也没回。

  “居然被你发现了!”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是个女子的声音。

  一阵香风从江小白的头顶上方飞过,一名白衣女子落在了他的面前。这白衣女子面带薄纱,手持一把长剑,一身白衣胜学,飘然除尘,端的有种天仙下凡之姿。

  那一双露在外面的美眸之中布满了孤傲与高冷,似乎天底下任何人都不被她放在眼中。

  “你跟踪了我那么久,还未请教芳名。”

  在朱彩桦的那里的时候,江小白便已经感觉到被人跟踪了。他从朱彩桦那里出来之后,这个人也一直在跟踪他。他之所以走进这无人的小巷,便是为了让她现身。

  “你也配知道我的名字!”

  白衣女子抬起手中长剑,剑鞘突然射了出去。

  江小白抬起手臂,掌心前推,一道虹光便朝着那剑鞘射了出去。击中那剑鞘,立时便将那剑鞘化作了铁水。

  “女娃娃,你这样的脾气可不好,不怕以后嫁不出去吗?我以礼相待,你却大打出手,是何道理?”

  “混蛋!谁说我这辈子要嫁人了!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般的臭!”

  一挺长剑,那白衣女子便扑了过来,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转瞬之间,江小白的周围便全都是漫天的剑影。

  “虚张声势!”

  江小白早已摸到了这白衣女子的虚实,她的修为并不高,最多也就是炼气中期的修为。

  这漫天剑影不过就是虚张声势,只见江小白突然间闭上了眼睛,中指与十指并拢,他在感应那白衣女子的位置。

  那女子并未作出实质性的攻击,那漫天剑影虽然吓人,不过却并没有实质性的攻击,一直如游龙般围绕着江小白兜着圈子。

  突然之间,江小白猛然睁开了双眸,二指朝着身前一指,一柄烈阳剑便飚射了出去,穿透了那层层剑网。

  只听一声闷哼,漫天剑影陡然间消失,白衣女子肩头渗血,雪白的衣物上出现了一块交给的圆点。

  “你真动手啊!”

  江小白冷笑道:“姑娘,你又何尝假动手了?我本好言好语,你却上来就动手。”

  白衣女子道:“你是怕我坏了你的好事是吧?你是不是担心我把我看到的说出去?”

  “你到底是谁?”江小白沉声问道。

  白衣女子道:“你管我是谁!我一定会把你和那女人勾结害死唐绍阳的事告诉唐家的人!”

  江小白剑眉一蹙,他本想教训教训这小丫头也就算了,谁知道这丫头居然要坏他的事,那么只好抓住她了。

  “那就对不住了。”

  话音未落,江小白已经到了那白衣女子的身后,他的脚步快如闪电,正是逍遥行当中的七星步。

  白衣女子还未来得及做得出反击,已经被江小白击晕。

  用逍遥行的步法带着白衣女子穿行在拥挤的菜场之中,居然没有人发觉。回到车上,江小白便带着白衣女子回了酒店。

  回到酒店,江小白方才发现那白衣女子玉带上悬挂着的玉佩,上面有五仙观的标志,他曾在五仙观三大弟子的身上都见到过。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