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女子身上的这快玉佩和江小白在赵枫、秦飞等人身上看到的又略有不同,她身上的这块玉佩是紫色的,便是传说中非常罕见的紫玉。

  “糟糕!从这块玉佩来看,这女子很可能在五仙观拥有地位不凡。”江小白现在一脑门子都是唐家的事情,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又惹了五仙观的人。

  他骑虎难下,眼下肯定是不能把这个女子放回去的。这女子一旦回去,他和朱彩桦密谋的那些事就会被唐家知道。江小白想也不用想,只能把她暂时拘禁在这里。至于到底该如何处理她,以后再慢慢细想吧。

  “她为什么一直蒙着面纱?”

  江小白心中好奇,趁着白衣女子还未苏醒,便轻轻地将她脸上的面纱给摘了下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丽的面庞,但是在这女子右边的颧骨处却有一个浑似蝴蝶的印记。

  江小白仔细辨别了一番,确定这蝴蝶型的印记应该是胎记。

  “她一直以白纱遮面,难道就是为了遮掩脸上的蝴蝶胎记吗?”江小白心想多半是这样的。

  “其实大可不必啊,这胎记一点也不妨碍她的美丽,反而让她看上去多了一份俏皮可爱。”江小白心想。

  约莫半个小时之后,白衣女子缓缓苏醒,她睁开眼帘,便看到了江小白的笑脸。

  “你醒啦。”

  白衣女子发现自己躺在了酒店松软的大床上,想要坐起,却发现自己被封住了穴道,身体根本不听使唤。

  “不要枉费力气挣扎了,你被我封了穴位。”江小白道:“若是饿了渴了就开口说话,我会喂你的。”

  “混蛋!你赶紧放了我!”白衣女子怒吼道。

  江小白站起身来,冲了一杯酒店的速溶咖啡,端着杯子用小勺搅动杯子里的咖啡。

  “要不要喝点咖啡?”

  “混蛋!还不放了我!”白衣女子依旧是不停地怒吼。

  无奈之下,江小白只好把她的哑穴也给封住了。

  “不好意思啊,这是你逼我那么做的,我也没有办法。”江小白道:“先让你冷静一个小时吧,一个小时之后我会解开你的哑穴,咱们至少可以交流交流,我知道让你不能说话,会憋坏你的,是不是啊若离?”

  白衣女子的眼神之中浮现出了惊讶的神色,心想江小白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的呢?

  江小白是从她随身佩戴的紫玉玉佩上看到了“若离”二字,猜测到这个可能就是她的名字。从白衣女子的反应来看,他知道自己的猜测应该是完全正确的。

  在这一个小时之内,江小白故意冷落了她,也不跟她说话,忙着自己的事情。

  若离也没有闲着,一直在默默运功,试图冲破被封住的穴道。但江小白的点穴手法十分奇特,她竭尽全力也未能冲开被江小白封住的穴道。

  一个小时的时间并不算长,但一个人被封住了穴道,就连哑穴也被封住了,只有一对眼珠子还能转动,那么每一分一秒对她而言都可以说是煎熬。

  在尝试了多次都失败了之后,若离已经放弃了,她开始转而期待时间能够过得快一点,至少能让她可以开口说话,可以骂人,否则真得会被憋死的。

  一个小时过后,江小白也没来解开她的哑穴,似乎忘记了自己说过了什么。

  若离并不知道一个小时已经过去了,她现在全身都不能动弹,根本没办法看时间,只觉得这时间过得无比的慢。

  快要两个小时过去了,江小白才想起她来。他洗了个澡,穿着浴袍就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双指在虚空中点了点,若离的哑穴便被解开了。

  “你要干什么?”

  看到江小白穿着浴袍,若离莫名地紧张了起来,担心江小白会对她做什么。

  “憋坏了吧,要不要我来给你释放释放一下火气?”江小白嘿笑道。

  听了这话,若离明显是误解了,还以为江小白要玷污她的身子,吓得面色苍白如纸。

  “混蛋!你可不要乱来!我就是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若离性格刚烈,绝对说得出做得到。

  江小白一开始还觉得讶异,这说的什么跟什么啊,马上就明白了,心想倒不如就吓吓这丫头。

  “你那么漂亮,哪个男人看了不心动?我也是人啊,而且还是个好se之徒,见到了你,我的心儿都快飘出来了。好妹子,你就从了我吧,以后我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好不好?”

  瞧见江小白逐渐靠近,若离吓得面无人色,偏偏此刻全身动弹不得,情急之下,悲从心来,心想只有一死才能保全自己的清白之躯了,两行热泪不禁从眼角滑落出来。

  她猛地咬住了舌头,江小白见情况不妙,没想到她竟如此刚烈,连忙退后几步,急道:“你别乱来,我只是吓唬吓唬你的。”

  若离听了这话,这才松开了舌头,不过并没有放松警惕,已经做好了随时咬舌自尽的准备。

  “我知道你不是好se之徒,否则朱彩桦那么引诱你,你怎么可能没有上钩。”若离道:“你放了我吧,我可以既往不咎。”

  江小白心想这丫头果然什么都听到了,绝对不能放他离开,否则必出大事。

  其实江小白抵御住了朱彩桦的勾引,这让当时在暗中窥视的若离真的对他产生了不少好感。

  “对不住了,我暂时不能放了你。”江小白道:“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不闹腾,我也不会让你受罪。”

  若离道:“我劝你还是放了我,否则你一定会后悔的。”

  “是吗?”江小白嘿嘿一笑,“我这人但凡做过的事情就不会后悔。”

  “那就等着瞧吧。”若离心知自己一时半会没办法脱身,但她知道很快便会有人来救她,索性就闭上双目养神休息。

  江小白思考了一会儿,决定带着她换个地方住,这里太容易暴露。入夜之后,他便退了房间,利用夜色的掩护,带着若离离开了酒店。

  若离双眼都被蒙住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什么地方。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