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了一会儿,江小白便赶到了困倦,他的身子还很虚弱,需要休息,便与若离说了一声,靠在山洞的石壁上闭目养神,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

  等他再度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若离竟靠在他的胸膛上睡着了。她睡得很香,似乎很疲惫的样子。江小白不忍心吵醒她,便动也不动,任若离靠在他的胸膛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若离这才醒来,发现江小白早已醒了,正含笑看着她。

  少女的心顿时便是一阵悸动,俏脸一红,扭过头去,玩弄着鬓角的秀发。

  “你偷看还没完没了是吧?”

  江小白笑道:“什么叫偷看?我是正大光明的看。你倚靠在我的胸膛上睡了那么久,难道还不能让我看看吗?”

  “你就是偷看人家,哼!臭小子就是臭小子!”若离嗔道。

  江小白道:“好了,不跟你耍嘴皮子了。傻丫头,我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对了,你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

  若离的伤要比江小白更严重,因为她被九阴鬼爪抓到的地方伤口非常严重。

  “臭小子,谁需要你假惺惺的关心啊!”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我要真是假意惺惺地关心你,我还会回来救你吗?还会拼了不要自己的性命把你身上的尸毒转嫁到自己的身上吗?罢了罢了,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的,也怪不得他人,就当是我瞎了眼吧。”

  听了江小白这番话,若离急了,连忙转过身来,道:“臭小子,你这人怎么这样没趣啊,开个玩笑都不成吗?”

  “傻丫头,我怎么知道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啊,我还以为你真是那种没心没肺无情无义的人呢。”江小白道。

  “你才是没心没肺无情无义的人呢!”

  若离一把掐住江小白的胳膊,狠狠地拧了一把。

  “哎哟哟。”江小白疼的叫了起来。

  “哎呀,你的伤……”

  看到了若离身上的伤口,江小白大吃一惊,很显然鬼怒的九阴鬼爪要比鬼老的更厉害。

  “没什么要紧的,尸毒已经清除了,剩下的皮外伤没什么要紧的。”若离倒是一点都不在乎似的。

  江小白道:“可不敢大意。你让我仔细看看你的伤口。”

  “你、你要干什么?”若离问道。

  江小白道:“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能对你干什么啊!我略懂医术,让我看看你的伤口,看看能不能找个法子让伤口尽快好起来。”

  若离轻咬贝齿,还没有做决定,若是要让江小白看清楚她身前的伤口,便要把衣服给脱下来。她毕竟是个女子,有着女子的矜持,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哎呀,你犹犹豫豫干什么呀!这都什么时候了,赶紧让我看一看,我一会儿出去寻些草药来给你治伤。”江小白催促道。

  “……好吧。”

  若离终于还是决定让江小白看一看她的伤口,缓缓地将衣物脱了下来,好在里面还有个肚兜,遮住了关键部位,要不然真要羞死她的。

  江小白皱眉看着若离身上的胸口,表情很沉重,显而易见,若离的伤比较严重。

  “怎么样?”若离忍不住问道。

  江小白道:“伤得比较严重,需要药物治疗。你留在山洞里,我出去找一些药回来。”

  “你不会出去了就不回来了吧?”若离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对江小白形成了依赖。

  “真要是不回来,我早就不回来了。”

  江小白来到洞口处,将若离封死的洞口又给打开。出去了大约半个时辰才回来。

  他带回来一些草药,还有一些清水。

  “先把伤口洗干净。”

  江小白从身上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来,把布沾了水,道:“你自己来还是我来?”

  “我自己来吧。”若离开始清洗自己的伤口。

  江小白知道她害羞,便背过身去,道:”刚才我出去的时候,顺便检查了一下附近,没有发现鬼怒。真希望他已经离开了这里。”

  若离道:“说不定他已经不在这附近了。”

  等到若离清洗好了伤口,江小白便将带回来的草药混在一起捣碎了,然后涂抹在若离的伤口上。

  “你带回来的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草药啊?真的有效吗?”若离不知道江小白的医术如何,似乎不太信任他的医术。

  “有没有效不是我说的,得看疗效。好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我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江小白靠在山洞的石壁上闭目养神。

  也不知过了多久,还在睡梦之中的江小白突然间听到一声尖叫,猛地惊醒,急忙问道:“怎么了?”

  若离道:“我的伤口……伤口好了!”

  她激动得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唔……”

  松了口气,江小白道:“你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鬼怒来了呢。”

  “臭小子,还真有你的,医术不错嘛。”若离笑道。

  江小白道:“要真是没有两把刷子,敢给你用药吗?”

  “那些真的只是普通的草药吗?为什么效果那么好啊,比我们青城山的仙草效果还好呢。”若离道。

  江小白得意地笑道:“简单的东西也可以不简单,只要搭配得当,最常见最廉价的药材也可以治大病。”

  “说的有道理。”若离道:“跟你比起来,我的那位精通药理的师叔简直就是酒囊饭袋。臭小子,要不你跟我回青城山吧,我让我我爹收你做徒弟,以后你就是五仙观的一员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

  “不去。”江小白不假思索地拒绝了。

  “为什么?”若离很不理解,“你可知道有多少人做梦都想着做我爹的徒弟呢。”

  江小白道:“上次你们五仙观的玉阳子老道就想收我为徒,也被我拒绝了。你们五仙观厉害是厉害,但是跟我无关。我闲云野鹤惯了,不喜欢受拘束。你们五仙观规矩那么多,动不动门规戒律的,我可受不了。”

  “你见过我玉阳子师叔啦?”若离兴奋地道。

  江小白道:“是啊,他救了我一命。鬼怒的师弟鬼老就是被他杀死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