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小子还真是能胡吹大气!前无古人?这个词是你也配用!”鬼怒喝斥道。

  若离道:“我倒是听我爹爹说过,他曾名言无相劫功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修炼,五仙观之所以把无相劫功列位禁术,主要是因为九成的弟子都无法修炼。修炼不成,则容易走火入魔。”

  鬼怒越听越是觉得可能是自己当初夺舍选择的驱壳出了问题,若真是这样的话,他便应该早日舍弃了如今这副躯壳,重新选择一副躯壳。

  “小子,”鬼怒的目光停留在江小白的身上,冷冷地盯着他,“你有把握吗?”

  “不敢说百分之一百,也有百分之九十吧。”江小白笑道。

  “那好。”鬼怒下了决心,“就让你为老夫检查检查。小子,我劝告你,你可不要对我有别的心思,否则老夫立即就将你变成阴尸傀儡!”

  江小白道:“老鬼头,你的厉害我早就知道了。放心吧,我就是你手里捏着的蚂蚱,只要我稍微动一动,我就被你捏死了。”

  “你知道就好。”

  鬼怒解开了江小白手臂的穴道,道:“好了,你可以开始了。”

  江小白道:“把你的手腕给我。”

  鬼怒伸出手腕,江小白抬起手至搭在了他的脉门上,就如同给他给他把脉似的。

  “老鬼,我要释放一缕真元进去,探测一下你的筋脉是否贯通,可以吗?”

  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江小白的手心都有点出汗了,莫名地紧张起来。

  一旁的若离也是心跳加速,大气也不敢喘一个,美眸紧紧盯着江小白的手指。

  “你紧张什么?”

  鬼怒从看到了江小白额头上沁出的汗珠。

  江小白心道不妙,好在他心思活泛,应变极快,答道:“老鬼,若是我查出你的这副躯壳有问题的话,你不会夺我的舍吧?我就担心这个。唉,早知道我根你说这些干什么,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放心吧小鬼,老夫不会夺你的舍的。”鬼怒嘴上那么说,心里可没有那么想。

  在鬼怒看来,江小白已经激活了隐脉,证明他的身体修炼无相劫功是不成问题的,而且离他最近,当然是最好的夺舍对象了。

  “希望你不要食言而肥!”江小白道:“好了,你做好准备了吗?我要把一缕真气输入你的筋脉了。”

  “来吧。”鬼怒点了点头。

  此刻江小白的心跳快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他几乎就快感觉到自己的心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体内劫力流转,通过隐脉输送到指尖,随即便沿着鬼怒的筋脉进入了他的体内。

  鬼怒立时就察觉到了不正常,忙道:“小子,你往老夫筋脉之中输入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有股冰冰凉凉的感觉?”

  江小白道:“我的真元啊。”

  “胡说!”

  鬼怒腾地站了起来,驳斥道:“真元怎么会是冰冷的感觉?快说!你往我筋脉之中输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真的是真元啊!”江小白还在狡辩。

  鬼怒心知那绝对不是真元,赶紧运功想要将筋脉之中的那冰冰凉凉的东西给逼出来,但是等他一运功的时候,却发现那东西突然间销声匿迹,无影无踪,不知去了哪儿。

  “咦,怎么不见了?”

  鬼怒不禁怀疑起了自己,心想难道是自己刚才感觉错了?

  “老鬼,我看你是太紧张了,这些天疯狂的修炼,把你整个人都搞得异常疲惫了吧。好了,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江小白道。

  “小子,那你到底查出什么来了没有?”鬼怒问道。

  江小白道:“你刚才突然间就起来了,我的真元刚刚进去,还没来得及探测呢。我看要不先算了,你太疲惫了,先休息一下吧。”

  “也罢。”

  鬼怒再次封住了江小白的穴道,然后便在石榻上躺了下来。

  若离看着江小白,用眼神与他交流。江小白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微笑着点了点头。

  若离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他们计划了多日的行动终于成功了。江小白解开了若离身上的穴道,他已经感应到了在鬼怒体内的劫力,也就是说鬼怒已经成为了他的劫奴,从现在开始,他再也不用怕这个老鬼头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该轮到他翻身做主了。

  劫主和劫奴之间有一层微妙的关系,纵然是劫奴逃到了天涯海角,劫主也能够感应得到劫奴体内的劫力。也就是说,劫奴怎么也无法摆脱劫主的控制。

  当然了,一般情况下,劫奴是不会离开劫主的,因为离开了劫主的劫奴,只有死路一条。

  二人站起身来,朝着鬼怒走去。躺在石榻之上的鬼怒虽然已经睡着了,但是警觉性仍在,听到脚步声,立即翻身起来,猛地瞧见江小白和若离站在他身后,顿时便是大吃一惊。

  “你们……你们怎么冲破穴道的?”

  江小白笑道:“老鬼啊老鬼,亏你还钻研了那么多天的无相劫功,难道不知道隐穴也是可以控制身体的吗?你封住的是我的显穴,可没有封住我的隐穴啊!”

  “好小子!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离开老夫的洞府了吗?哈哈,我告诉你吧,这洞府之中处处都有老夫设下的禁制,没有老夫的法诀,你根本别想离开!”鬼怒放声大笑,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江小白的劫奴。

  “我知道你这老巢里有很多禁制。没关系,一会儿你会乖乖地为我打开的。”江小白笑道。

  “小子,你脑袋是被驴踢了吧!说什么痴话!”

  鬼怒举起手来,准备动手教训教训江小白和若离,就在他准备动手的一刹那,突然间便感觉到体内奇痛难忍,这感觉还不仅仅是痛那么简单,还伴随着这世间许多种难受的滋味。

  鬼怒倒地打滚,一双鬼爪在身上挠个不停,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喊叫。

  “鬼怒!你已经成为我的劫奴了!我是你的劫主!以后若是不听话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叫你生不如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