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你是告诫我明天的幸福要靠今天来修,是吗?”白飞宇眼巴巴地看着江小白,等待着江小白的肯定。

  “孺子可教也!”

  江小白道:“对了,你舅舅安葬了吗?”

  “还没有,尸体还在殡仪馆的停尸房里放着。”白飞宇道。

  “他这一死,你外公原本已经是半退休状态,现在又得出山了吧。”江小白道。

  白飞宇道:“我妈已经好些天没有回家了,我外公把生意上的很多事情都交给了她去打理。”

  “白大少,恭喜你啊!”

  江小白道:“之前我还在猜测你外公会不会在看着你的一举一动,现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他肯定在关注你,要不然怎么能让你母亲回去处理生意上的事情呢?”

  白飞宇一拍大腿,叹道:“那我完蛋了,以前我做过那么多混账的事。他老人家一查就都清楚了,肯定不会把唐家交给我的。”

  江小白笑道:“年少风liu,你外公也曾年轻过,他怎么会不知道年轻人都会犯错呢?白大少,浪子回头金不换,最重要的是你以后的表现。你如果仍然跟以前一样,那他老人家肯定会对你失望的。”

  白飞宇深吸了一口气,道:“从现在开始,我白飞宇要脱胎换骨!”

  “好了。我现在要你做一件事,带我去看看你舅舅的尸体。”江小白道。

  “看尸体?”

  白飞宇连忙摆了摆手,“我不去!”

  “难不成你舅舅是你杀的?”江小白目光一冷,白飞宇顿时便觉得一股寒意直透心底。

  “怎么可能!你别冤枉我啊!我、我哪有胆子杀我舅舅啊!”白飞宇道。

  江小白笑道:“那就是了,难道你不想知道你舅舅真正的死因?”

  “外公说他是积劳成疾,突然暴毙死掉的。”白飞宇道。

  “有些事情是不能对外说的,明白了吗?”江小白道:“白大少,跟我走一趟吧,对你没有坏处。”

  白飞宇点上一根烟来吸了一会儿,狠狠地碾灭了烟头,站起身来,道:“我跟你走。”

  二人离开了白家,白飞宇开车带着江小白去了殡仪馆。这深更半夜的,殡仪馆除了值班的之外,都已经下班了。

  江小白没让他惊动任何人,只让白飞宇告诉他唐九龄的尸体藏在了哪里。白飞宇来过一次,将具体的地方告诉了江小白。江小白抓住白飞宇的肩膀,突然间拔高了百丈,吓得白飞宇眼睛都不敢睁开。

  直到感觉到脚下有了实地,他这才睁开了眼,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殡仪馆的停尸房里面。

  停尸房里面有很多个冰柜,江小白很快就找到了存放唐九龄尸体的那个。

  “有锁,不太好办啊。”白飞宇道。

  江小白没说话,一只手落在那锁上,那锁居然自动开了。

  “哦,我忘了你是谁了,这种锁对你们而言算什么啊。”白飞宇道。

  江小白把唐九龄的尸体从里面拉了出来,白飞宇连忙后退了几步,脸色都白了。

  “你怕什么?”

  白飞宇结结巴巴地道:“我舅舅向来很凶,他活着的时候我、我……就怕他。现在他、他……死了,我更怕了。”

  江小白冷笑道:“你怕他个屁!你连他的女人都骑了,这是怕他吗?”

  “求你不要在他面前说这些了,我晚上要睡不着了。”白飞宇双掌合十,口中居然念起了“南无阿弥陀佛”来。

  “舅舅啊,当初是舅妈勾引我的,我只是一时没能把控住啊,您可千万别怪我啊。”

  看着白飞宇这怂样,江小白叹了口气,唐家以后如果真到了这小子的手上,估计很快就会衰落成不入流的小家族。

  拉开裹尸袋,江小白开始检查唐九龄的尸身。唐九龄的尸体从外表来看并没有什么异常,但眼力过人的江小白还是在他的头皮上发现了一个比针眼还要细的小孔。

  在那小孔周围的头皮呈现出略微的黑色来,江小白顿时便是眉头一皱,随即查看了一下唐九龄的眼皮,发现也有一些微微的黑色。

  “脑袋上的细孔是九阴鬼爪所为,这分明是种了尸毒死掉的啊,只不过尸毒的量非常的少,但是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一点点的尸毒也足以致命。”

  唐九龄死于九阴鬼爪,这件事便和鬼门牵扯上了关系。之前唐绍阳要杀他的时候,最后一关就是鬼门的鬼老。现在唐九龄又死在了鬼门中人的手上。唐家河鬼门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扑朔迷离!

  江小白只觉眼前有一团厚厚的雾霭,遮住了他的视线。

  “你查出什么来了吗?”

  躲在一角的白飞宇小声地问道。

  江小白拉上裹尸袋,把唐九龄的尸体又塞了进去,然后把锁给锁上。

  “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江小白道。

  白飞宇不悦地道:“是你说让我跟你过来,会有收获,现在又什么都不告诉我,这不是耍我嘛。”

  江小白道:“我是为了你好,知道太多的人,注定活不长久。你自己决定吧,如果你还是想知道,我就告诉你。”

  “不了。”

  白飞宇摆了摆手,“我不想徒增烦恼。”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点智慧。”江小白笑了笑。

  “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吧。”

  停尸房里阴气森森,白飞宇一秒钟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从殡仪馆出来之后,江小白便道:“你一个人回去吧,记住我今晚跟你说的那些话。”

  “再见。”

  白飞宇驾着跑车极速离去。

  江小白回到酒店里,若离正在等着他。

  “唐家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江小白把今夜打探来的消息告诉了若离。

  若离道:“唐九龄死于非命,那么他死了之后会对谁有好处呢?”

  江小白道:“唐九龄是唐季钟的儿子,虎毒不食子,唐季钟肯定没有嫌疑。我怀疑是朱彩桦勾结了鬼门的人,她才是幕后主使。”

  若离分析道:“你说的有道理,但如果她是幕后主使的话,为什么不把唐季钟也给杀了,这样一来,她不就成了唐家的主宰了吗?”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