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实在是太客气了。”

  江小白连忙接过青花瓷杯。

  玉松子道:“坐吧。”

  二人分宾主落座,一名弟子送来了瓜果点心,目光在江小白的脸上扫了扫。江小白并没有多想什么。

  “少侠,这些都是瓜果都是山上自己种的,肉多汁甜,尝尝吧。”玉松子十分热情,也十分客气。

  江小白拿起一个红色的果子吃了起来,他并不知道这果子叫什么,城市里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果子。

  “嗯!果然很好吃啊!”

  玉松子道:“少侠稍作,老道再去找些其他果子给你吃。”

  “道长不必客气,这些已经足够了。”江小白想要拦住玉松子,但玉松子已经出了门。

  方才送瓜果点心的底层弟子正站在门外,瞧见玉松子出来之后,便跟着玉松子走到了一旁僻静处。

  “是他吗?”

  弟子答道:“是他!”

  “看清楚了没有?”玉松子再次问道。

  那弟子道:“师父,徒儿绝对没有看错。那晚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杀了明峰师兄。方才弟子近距离看了看他,绝对可以肯定就是他!”

  “好啊!真够有种啊!杀了我五仙观的大弟子,还敢来我五仙观!欺我五仙观无人么!”

  原来,那晚江小白在河边帮明峰解脱,正好被一个五仙观的弟子给看到了。当时若离并不在江小白身旁,是江小白担心她受不了,才让她暂时离开的。所以那弟子只看到了江小白一个人,并未看到若离。

  “师父,我这就召集师兄弟们过来,定把这小子擒了,为明峰师兄报仇!”

  玉松子道:“不必,为师一人足矣!”

  玉松子大步流星走会会客室,江小白正在品茗,猛然间便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道长,你这是……”

  那股杀气正是从玉松子身上传来的。

  “小子,够有种啊!杀我门人,还敢到五仙观来,贫道今天就让你知道五仙观的厉害!”

  玉松子一抬手,周围气流涌动,一挥手,一条无形的大龙便朝着江小白击了过去。

  江小白自知不是玉松子的对手,连忙运起逍遥行躲闪。

  “道长,我想我们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没有杀五仙观的弟子啊!”

  江小白边躲边解释。

  五仙观七子当中,当属这个玉松子的脾气最大,性情最为耿直,他根本不肯给江小白解释的机会,也不相信江小白的解释。

  偌大的会客室,桌椅板凳全都被他掀起的气波带着飞了起来。

  江小白心中懊悔极了,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到五仙观来。

  玉松子已经摸清了江小白的修为,与他差着一大截,怎么也没想到原本手到擒来的事情居然那么难办。江小白的逍遥行乃是天底下一等一的步法,饶是玉松子的实力抢过他许多,只要他一门心思躲闪,玉松子也未必能拿他怎么样。

  “不行!这老道那么护短,我说什么也没用,还是快跑吧。”

  打定主意,江小白便夺门而去。玉松子也不是吃素的,要真是让江小白在他手上给逃了,他的脸面还往哪儿放。

  “小子,哪里逃!”

  玉松子追了出去,但江小白龙行步一展开,瞬间便已把他甩出一大截。

  眼看着就快要逃出五仙观了,也不知从哪儿忽然传来一声悠扬的旋律,笛音传入耳中。

  江小白顿时便觉体内的真元不受控制,脚步顿时就慢了下来。那笛音便如海浪一般,层层叠叠汹涌而来,一浪高过一浪,激昂处穿云裂石,直上九霄;但突然之间又变得婉转低沉,便似深闺之中一名怨妇深夜独白,倾诉这心中的委屈。

  江小白只觉胸口气血翻涌,有种无法言述的恶心,不知不觉,脚步便慢了下来,被玉松子给追上了。

  “小子,哪里逃!”

  玉松子左掌一推,一条气龙击中江小白的左肩,将他击飞几丈。

  江小白“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刚刚站起身来,玉松子已经到了他的面前,刷刷数指,封了江小白周身几大要穴。

  但玉松子怎么样没想到的是,被他封了穴道的江小白居然还可以动,一抬手,烈阳剑击中了他的胸口,顿时便在他身上留下了焦黑的一块。

  玉松子吃了大亏,拿出十成的实力,准备给江小白一点教训,却听身后一人道:“玉松子师弟,不要下杀手!”

  他这一停顿,江小白便再度运起逍遥行,想要逃离这五仙观。

  一名黑衣道士落在了他的面前,这道士剑眉入鬓,眉目之间尽显英气,颌下一缕长须直垂胸前,随风飘动,好一派仙风道骨!

  “臭道士,给小爷滚开!”

  江小白瞧见他手中的玉笛,便知此人便是方才吹奏笛子的人,修为深不可测。

  “小友,贫道玉萧子请你在观中小住几日,不知如何呢?”

  “啊?他是玉萧子!也就是傻丫头的老子!”

  江小白这下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原来是掌教真人,实在抱歉,我还有要事在身,不能逗留,还请掌教真人让开路,让我离开。”

  玉萧子微微一笑,道:“路就在你脚下,四面八方都是路,你尽可以离开。”

  “得罪了!”

  江小白自信只要玉萧子不阻挠,以他的逍遥行一定可以逃离五仙观。哪知他刚刚一动,玉萧子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如影随形一般,怎么也甩不掉。

  “掌教真人怎么说也是名满天下的前辈名宿,果真要欺负我这样一个无名小辈吗?传扬出去,难道就不被被人耻笑?”

  玉萧子笑道:“我不会动手,你若能离开,你与五仙观的恩怨便一笔勾销。若是你走不掉,就还请你在观中小住几日。”

  “我就不信邪了!”

  自打逍遥行练成一来,江小白屡次凭借着逍遥行躲过修为比他许多的高手的追杀,但遇到了玉萧子,好像这一切都不管用了。

  “小子,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我掌门师兄的如影随形已臻化境,岂是你能摆脱的了。”

  “滚开!小爷就不知道什么叫投降!”

  江小白怒喝一声,将逍遥行施展到了极致。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