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小子!有种!那就让师兄告诉你什么叫做不知天高地厚!”

  赵枫实在是不想在韩晨身上浪费力气,原以为韩晨肯定会选择认输,却没想到这小子突然变得那么有骨气。不过这样也好,有个送揍的人上门,他求之不得。

  “韩师弟,请亮招吧!”

  韩晨回头看了一眼人群之中的江小白,看到了江小白的眼神之中充满了鼓励与期盼,顿时一股豪情升上心头,这些天跟江小白所学的那些东西一时间全都涌上了脑海。

  “赵师兄,小心了!”

  韩晨的嘴角微微斜了斜,露出了一抹微笑。这笑容之中充满了自信。

  赵枫正兀自纳闷,这向来自卑的家伙怎么突然间变得那么自信了。不过他并没有多想,自认为韩晨的修为与他相差甚远,所以从来都没有把韩晨放在心上。

  “韩师弟,你小心了!”

  话音未落,韩晨已经一个箭步冲上了前来,只见他双拳齐出,使得正是伏虎拳当中至刚至猛的一招。

  若是被这一拳结结实实击中,韩晨少说也得断掉几根肋骨,要在床上修养几个月才能康复。

  不过韩晨却并没有躲避,更没有退让,还是和之前一样,长剑一挑,使出了落英剑法中的一招。

  就在台下一群人哄哄大笑,以为韩晨只会落英剑法的时候,坐在台上的几个五仙观的长辈却从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剑之中看到了惊奇之处,顿时都在心里叫了一声好。

  身在局中的赵枫最为清楚,眼看着这一剑藏有无数后招,不得不强行撤回双拳,但他这一退缩,便给了韩晨可乘之机。

  只见刹那之间,剑花如雨,洒落而下,赵枫已经被漫天的剑花笼罩在了其中。

  这是落英剑法之中的落英缤纷,很简单的一招,赵枫也知道破解这一招的法子,但是从韩晨手中使出来的落英剑法却与他所熟知的落英剑法不同,他知道的那些破解之法居然一个也用不上。

  好在赵枫的一身本事不是吹出来的,纵然不知破解之法,也仍是凭着丰富的战斗经验避开了这一剑。

  就在台下众人纷纷叫好之际,赵枫却是背后冷汗直流。谁能想到,向来在大考当中都是垫底的韩晨居然掌握了主动,仅凭五仙观人人都会的落英剑法就压制了掌门的亲传弟子赵枫。

  虽然赵枫避开了那一剑,但是他仍然逃脱不了韩晨的追踪。韩晨手中的长剑便像是活了一般,如一条长蛇似的,死死缠住了赵枫,根本不让逃脱。

  韩晨的落英剑法招数还没试完,但赵枫已经把自己压箱底的本事都拿出来了。台上的局势越来越明了,原来的嘘声早已消失,连叫好的也没有了,一个个都瞪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台上,生怕错过了哪个精彩的瞬间。

  “韩晨这小子还是心慈手软了,明明有几次都可以伤了赵枫,但他偏偏没有下手,要是心肠硬一些,现在胜负已分。”

  台下的江小白看着上面韩晨的表现,心中不禁感慨起来。

  突然间,赵枫突然卖了个极大的破绽。江小白顿时就知道这小子是黔驴技穷,卖个破绽出来,企图吸引韩晨上当,然后再一举击败韩晨。

  “韩晨,不要上当啊!”

  江小白心里祈祷着,但是韩晨似乎并没有发现这是个圈套,抓住这个破绽,一剑刺了过去。

  瞧见韩晨上当,赵枫咧嘴一笑,正准备祭出杀招,猛然间却瞧见韩晨剑招一变,避虚就实,简简单单的一剑平刺,将长剑抵在了赵枫的胸口处。

  “赵师兄,承让了!”

  赵枫输了……

  除了赵枫自己难以置信之外,台上台下的许多人也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事实。赵枫居然输给了一个千年垫底的家伙!

  谁能想到!

  原本赵枫苦练了三年,准备在今年的大考之中吐气扬眉,击败了秦勇之后,他更是意气风华,甚至有想要夺取魁首的心理,但谁知道好景不长,击败秦勇便是他最后的辉煌。

  “我输了……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输给你这个窝囊废?”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赵枫宁愿输给秦勇,也不愿意输给韩晨这个谁也瞧不上的窝囊废。

  “刚才不算!韩晨,你我再比一次!”

  赵枫输了,但却心有不甘,嚷嚷着要再比一次。

  作为他的师父,玉萧子岂能让他做出这等混事,喝道:“赵枫!还不速速下台!不要在那丢人现眼了!”

  赵枫这才灰头土脸地下了台。

  “师父,韩师弟赢了。”

  秦勇在玉成子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玉成子这才睁开眼睛,一脸诧异地看着台上的韩晨。

  “他怎么赢的?”

  秦勇也是一脑门子的迷雾,道:“徒儿也不知道,反正韩师弟就凭落英剑法就战胜了赵枫。师父,您是没看见啊,韩师弟方才使剑的时候流露出的自信风范,隐隐就是一派宗师的气度啊!”

  “是啊师父!韩师弟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其他几个弟子也纷纷叫好,毕竟是他们这一边赢了。

  玉成子皱眉看着台上的韩晨,怎么也看不出这小子有什么奇特之处。

  “师父,你瞧好吧,韩师弟怕是要一直赢下去。下一个上场的是玉阳子师伯那边的冯涛,冯涛的修为比不上赵枫,更不会是韩师弟的对手。”

  玉成子这回不会再闭上眼睛了,他已经有些后悔,错过了刚才,至今都仍然无法想象之前台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最不争气的徒弟能够击败赵枫呢?

  冯涛走上了台,他们这一门今日最是冷清,主要是因为玉阳子在外游历,没有赶回来参与大考。

  “韩师弟,请了。”

  “冯师兄,请了。”

  二人寒暄过后,也不废话,即刻便交上了手。

  方才冯涛已经见识了韩晨的厉害,知道他的落英剑法使得神乎其神,所以一上来便是一阵贴身快攻,根本不给韩晨出剑的机会。

  “好啊!冯涛看来是找到了克制韩晨的办法了。韩晨这小子不会就只会落英剑法吧?”台下众人议论纷纷。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