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已经不关心到底谁会赢,谁会输,他现在想的是如何能够争取这最后一点自由的时间,来为自己以后争取自由。

  为了不让若离担心,他选择欺骗了若离,若离一定以为他已经离开了五仙观,所以江小白等于是自己断了自己的后援。

  他从韩晨口中已经知道五仙观可能对他做出的惩罚,最轻的处罚就是废了他的一身修为,但很有可能是要了他的命。

  江小白从来都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所以他要为自己的未来做计划。但是到底该怎么做,他现在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没有一点想法。

  就在他正在沉思的时候,台上的比斗已经有了胜负。苏展超凭借着微弱的优势战胜了宁为玉。

  这一次的大考魁首还是被玉萧子这一门给拔走了。

  “宁师弟,承让了。”

  “苏师兄技高一筹,我输得心服口服。三年之后,小弟再向苏师兄请教!”

  台上的这两位倒是温和得很,比斗分出胜负之后,彼此还都客气了一番。

  大考已经结束,玉萧子站起身来,走到擂台上,亲自为大考夺得魁首的苏展超颁奖。奖励苏展超的是一把宝剑,苏展超单膝跪地,接下了这把宝剑。

  被邀前来观瞻的各门各派的掌门、长老等头面人物纷纷向玉萧子表示祝贺。这些都是走过场的形式,每一次大考,都会有这些内容。

  就在大家以为这次大考即将结束的时候,突然跳出来一个人,走到玉萧子身前,躬身行了一礼。

  “拜见掌教真人,晚辈沙家帮弟子沙通海,沙乾坤是我父亲。”

  这是一个陌生的面孔,不过沙乾坤倒不是个陌生的名字,五仙观和沙家帮素来有些来往。

  “原来是世侄啊!”

  玉萧子略一抱拳,还了一礼。

  这沙通海此刻一肚子的火气,这一次收到请帖之后,父亲沙乾坤有意让他多历练历练,便让他带领几个弟子来到五仙观观瞻这一次的大考,但是五仙观下面负责接待各门各派的弟子不认识这位沙少爷,对他在言语上有了一些冷落。

  沙通海原本就是小肚鸡肠之人,强忍着脾气,一直没有发作。后来在安排坐席的时候,又把他安排在最边上,这分明就是对沙家帮的藐视。

  沙通海咽不下这口恶气,决定让五仙观知道知道他的厉害。

  “世伯,方才看了您门下弟子的笔试,真是心潮澎湃啊,看的世侄心里也痒痒的,有心想和苏师兄切磋切磋,就是不知道苏师兄肯不肯赏脸。”

  沙通海突然提出要和苏展超过招,这让周围其他门派的代表都吃了一惊。五仙观的大考已经办了不止一届了,在过去的大考之中,被邀的门派都只是观瞻,顶多是充当个评判,还从来没有人提出要和五仙观比试比试。

  玉萧子未免伤了和气,便道:“世侄,你家学渊源,得了你父亲的真传,定然是胜过我门下弟子千百倍的。我看就不必了吧。”

  沙通海冷笑道:“世伯,都知道五仙观的神通厉害,却不知道五仙观的眼光也那么高啊,怎么就不能切磋切磋了?难不成五仙观是瞧不起我沙家帮?”

  “世侄,怎可有这种想法呢?”玉萧子微微笑道。

  周围那些门派的代表们已经议论开了,这些人看热闹不怕事大,当然希望沙通海能和苏展超干一架。

  “掌教真人,我看就让两个年轻晚辈过过手吧。我们各门各派之间也不能总是闭门造车啊,还是需要切磋交流的。”铁拳帮的长老铁无涯道。

  其他门派的人纷纷附和起来。

  所有人都看着玉萧子,等待着他的决断。玉萧子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的,即便是赢了,在五仙观的地盘上,也不见得光彩。若是输了,更是丢人。

  苏展超站在玉萧子身后,沉声道:“师父,就让徒儿领教沙师兄的高招吧!”

  苏展超看不下去了,主动请缨,他要教训沙通海这个家伙。

  苏展超自己都说话了,玉萧子也只能点头同意。

  “你们两个后生晚辈比试,点到即止,不要伤人,知道了吗?”

  “知道了师父,我和沙师兄只是切磋切磋,争取共同进步,又不是生死搏杀。”苏展超道。

  沙通海笑道:“世伯请放心,我也是有分寸的人。”

  “那你们两个就比一比吧。”

  玉萧子在苏展超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苏展超知道师父的用意。玉萧子是让他不要输,但是也不要让沙通海输得太惨,要赢下比斗,还不能折损了沙通海的面子。

  沙家帮与五仙观相比,原本就是个小门派。论武学渊源,根本不及五仙观千分之一深厚。

  玉萧子对苏展超还是有信心的。

  众人纷纷回到原来的座位上,台下原本都准备散去的人突然发现又有好戏可看了,又都集中了起来。

  台上的苏展超和沙通海各自抱拳行了一礼。

  “沙师兄,小弟请教高招!”

  “放马过来吧!”

  沙通海是一肚子的火气,所以一上来就是一阵猛攻。沙家帮最为厉害的便是拳脚功夫,至刚至猛,威力不俗。

  苏展超在心里很瞧不惯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憋着火气想要教训这小子。比斗之前,他的脑海里还记着玉萧子的叮嘱,等真正动起手来,立刻就把玉萧子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沙通海出招很辣,每一招都取向他的要害之处,这哪里是切磋啊,分明就是想要他的命。这正好给了苏展超教训他的接口,手握长剑,剑招绵绵如江水东去,一招接着一招。

  “这下有好戏看了,台上的两个人哪里是切磋啊,就是在搏杀啊!”

  台下和台上都有人在议论。那些受邀前来观瞻的人当中有不少幸灾乐祸的,看热闹的最不嫌事大。

  玉萧子眉头紧锁,擂台上的形势已经不是他所能控制得住的。沙通海招招要命,他也不能命令苏展超引颈待戮啊。

  “师兄,要不要中断比斗啊?”玉松子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