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是要干什么?”

  在沙通海拔出韩晨佩剑的一刹那,台上台下所有人都对他的行为感到不解,众人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全都紧张地看着这一幕。

  “小子,这可是你自寻死路!就你这点本事,也敢和本少爷叫板!你输了,就要接受本少爷的惩罚!去、死、吧!”

  沙通海一字一顿,双手握住剑柄,准备将长剑从韩晨的脖颈下方插入,贯穿整个脊椎。这不单单是杀人,而是在执行酷刑!

  江小白看这坐在擂台后面的玉宵宫的那些人,这些人似乎也没有预料到这一幕的发生,全都愣在了那里。

  “混蛋!难道要眼睁睁看着韩晨这笨小子被杀了吗?”

  眼看着沙通海已经做出了下戳的动作,江小白终于忍不住了,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把韩晨救下来,其他的一切都以后再说吧。

  就在那剑尖即将刺入韩晨体内的时候,一个人影飞了过来,速度快到匪夷所思。

  “当”地一声,沙通海手中的长剑被荡了开来,失去了准心,这一剑落了空。

  “沙通海,你这是要干什么?”

  江小白挺剑而立,看了一眼韩晨,喝道:“还不下去!”

  韩晨费力地站了起来,看到了站在台上的江小白,双眸之中闪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而后立即便显现出了焦虑的神色。

  “不要说话!给我滚下去!丢人现眼!”

  韩晨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他更想指着江小白大骂一通,但一切都为时已晚,他就算把江小白大骂一通,也于事无补。最后,韩晨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缓缓地走下了台。

  “小子,你是谁?看着眼生啊!”沙通海道。

  江小白道:“没瞧见我这身衣裳吗?还问我是谁?沙通海,你欺我五仙观无人了是吧,今日就让我这个五仙观最末流的来教训教训你!”

  “师兄,这不是江小白嘛,他怎么跑出来了?”

  玉松子在玉萧子的耳边轻声地道。

  玉萧子哪知道江小白为什么会跑出来,按理来说,大牢有封印,江小白是跑不出来的。

  “师兄,这可怎么办啊?这小子不是咱们五仙观的人啊,就算是穿着咱们五仙观的道服,他也不是五仙观的人啊。”

  玉松子急了,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是好,谁能想到原本进展顺利的大考在结束之后会弄出那么多的插曲。

  玉萧子道:“师弟,眼下也没有办法了。若是此刻揭穿这小子的身份,我五仙观的弟子靠外人来救,岂不是颜面尽失啊!”

  玉松子道:“不行啊师兄,瞒不过去的,这小子不是我们五仙观的人,他一出手,一切就都露馅了。”

  玉松子的担忧不无道理,就在玉萧子准备拦下江小白的时候,擂台上的江小白已经和沙通海交上了手,用的正是五仙观最常见最基本的落英剑法!

  “师兄,这、这小子怎么会咱们的落英剑法啊!”

  玉萧子看着江小白的招式,顿时就明白为什么韩晨能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了,这完全就是跟江小白学的。江小白虽然用的也是落英剑法,但他的落英剑法却要比五仙观所有弟子都要高明很多。

  韩晨的落英剑法虽然富裕变幻,但是江小白一比,便如同时小学生的水平一般。

  江小白所使出的落英剑法阴阳共济,正道和诡道相辅相成,有千万种变化。出剑之奇巧,变化之丰富,就连玉萧子本人都未必能做得到。

  玉萧子心里清楚,江小白不但把五仙观的落英剑法给学去了,怕是韩晨会的其他功夫,也被他给学去了。

  “这小子恁的厉害!就凭这份天资,我五仙观之中就没有弟子能够比得上他。”玉萧子越看越是吃惊,心中不禁对江小白多了一点赞叹。

  玉松子也不说话了,其他几个玉字辈的,一个个也都目瞪口呆,全都痴痴地看着场上的江小白。

  “沙通海,你不是厉害嘛!我前面几位师兄让着你,不想落下在家门口欺负人的骂名,因而让你给赢了,瞧把你给猖狂的。既然你不知进退,那么就让我这个最末流的教训教训你吧。对了,我还告诉你,老子打狗最基本的落英剑法足够了!你要是能逼得我使出其他神通,老子立即跪下给你磕头!”

  “哎呀呀,这个小家伙口气不小啊!”

  台上受邀的宾客纷纷议论起来,沙通海的本事他们都已经见识过了,要说只用落英剑法就能赢他,若是五仙观七子出手,倒是有这个可能,但换了其他底层弟子的话,他们一万个不信。

  沙通海却是吃尽了苦头,落英剑法他不是没见过,但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落英剑法。江小白手中的长剑就如活物一般,总是能料敌于先,断了他的后路。

  虽然落英剑法只有十二招,但是在江小白的手中,却是千变万化,招数似乎无穷无尽,越往后面,招数就越是惊奇,每一招的变化都足以让人拍案叫绝。

  二人交手不到一百招,沙通海连江小白的衣服都没碰到,自己身上却已经挨了好几剑,鲜血把衣服都给染红了。

  “哎呀呀,这个不知名的五仙观弟子可真是厉害啊!我看他真能凭借着十二式落英剑法击败沙通海。”

  场上的议论开始变了风向,刚才所有人都还以为江小白是口出狂言,现在就已经开始有人改变了看法。

  五仙观的所有人全都市缄口默言,他们根本不好意思开口说什么,因为台上的这位穿着五仙观道服的年轻人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弟子。江小白表现得越好,对他们越是侮辱。

  江小白并不急着结束战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要让沙通海也好好丢丢人。江小白其实早已经可以解决战斗了,但是他要把沙通海身上的衣服给一剑剑割碎,最后让他光着身子下台。

  沙通海都快哭了,全身上下,不知道挨了多少剑了,虽然伤口都不深,但是疼啊!

  有几个瞬间,他真的打算跟江小白求饶。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