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一场的比斗已经没有了悬念,沙通海输定了。

  “不愧是五仙观啊,毕竟底蕴深厚,藏龙卧虎啊!”

  方才这些受邀而来的宾客之中还有人认为五仙观不过尔尔,现在看到了江小白的表现,对五仙观的敬畏比以前更深了。

  沙通海真的想要投降认输,但是江小白根本不给他机会,每当他想张嘴的时候,江小白的长剑总会出现在他的嘴唇前面。

  沙通海连投降认输都不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绝望之中,整个人都快要奔溃了。这种心灵上的绝望要比肉体上的痛苦给他的打击更大,几乎让他有了轻生的念头。

  戏弄也戏弄够了,发泄也发泄完了,江小白终于决定收手了。最后,江小白一跃而起,使出落英缤纷这一招,顿时漫天剑花便如暴雨一般落了下去。

  等到剑花散尽,沙通海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一块块碎片,风一吹,便离体飘飞,落了一地。

  “哇——”

  “我靠!”

  ……

  顿时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沙通海的luo体给吸引了过去,他的身上不着片缕,就连裤衩也变成了碎片随风飘走了。

  “沙师兄,承认了!”

  江小白略一抱拳,面泛冷笑。

  沙通海委屈极了,捂着脸边跑边哭,便像是个受了欺负的小丫头要回家向家长告状似的。

  “哈哈……”

  台上台下,一阵哄堂大笑。

  诸多受邀而来的门派代表纷纷向玉萧子表示祝贺,谁也没有注意到玉萧子脸上尴尬的神情。

  “五仙观果然是能人辈出啊,没想到一个不知名的弟子都那么厉害,可喜可贺啊!”

  “沙家帮怎么能跟五仙观比呢,萤火之光也敢同皓月争辉,真是不自量力!”

  ……

  “诸位,诸位……请听我一言!”

  玉萧子思虑再三,还是决定道出事情,这个面子现在要是要了,以后就得出更大的丑。江小白不是五仙观的弟子,这消息迟早要走漏出去,他心里很清楚这一点。

  “掌门真人但请吩咐!”

  众人纷纷噤声。

  “诸位,贫道实在是没脸开口,但是却不得不开口。”玉萧子叹了口气,道:“方才击败沙世侄的那位年轻人其实并不是我五仙观的弟子!”

  “啊?”

  众人顿时全都傻眼了,玉松子等几个玉字辈的也全都觉得面庞火热,无脸见人。

  “哈哈,掌门真人真是会说笑啊!那位年轻人刚才使的明明就是贵观的落英剑法,难道不是吗?”

  玉萧子道:“的确是落英剑法不假,但他不是我们五仙观的弟子!”

  “掌门真人真是幽默啊,不是五仙观的弟子,怎么会使落英剑法?”

  其他人不知这其中的原因,自然有人不解。

  玉萧子刚要开口,江小白拨开人群走了进来。

  “掌门,你错了,我就是五仙观的弟子!”

  “你说什么?”一旁的玉松子问道:“小子,你几时拜入了我五仙观?”

  江小白道:“请问玉阳子真人身在何处?他若是来了,这事就水落石出了。”

  玉萧子不禁问道:“这跟我玉阳子师弟又有什么关系?”

  江小白笑道:“回禀掌门,玉阳子真人是我师父啊!不久之前,他在望月楼收了我为徒。”

  “玉阳子师弟在外游历,尚未归来,这事不能单凭你一言就下定论。”玉萧子道。

  江小道:“我师父不在不要紧,有人可以为我作证。赵枫赵师兄、秦勇秦师兄,他们两个都可以为我作证!”

  玉松子立即将赵枫和秦勇二人叫到跟前,问道:“你们玉阳子师叔收了他为徒,这是真的吗?”

  赵枫和秦勇皆是摇了摇头,一脸茫然。

  江小白笑道:“二位师兄难道忘了吗?在望月楼,后来我出来的时候,当时明峰师兄也在场,你们三个拦住了我,但是并未与我交手,难道不是我师父吩咐了你们什么吗?”

  秦勇和赵枫这才想起来。

  “掌门、师父、各位师叔,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当时玉阳子师伯的确是跟我们师兄弟三个说过,要我们不要为难他。只说了这些,并没有说别的。”

  秦勇如实禀报。

  “这也不能证明你就拜了玉阳子师弟为师啊!”玉萧子道。

  江小白笑道:“掌门请试想一下,如果我不是拜了玉阳子真人为师的话,那么我为什么会五仙观的神通?如果我不是拜了玉阳子真人为师的话,今天沙通海在台上嚣张狂妄,与我何干?”

  “师兄,我看和年轻人说的有板有眼,应该是真的。”

  为了挽回五仙观的颜面,玉松子便仓促下了定论,因为江小白一旦成了五仙观的弟子的话,那么今日五仙观的面子就丢不了了。

  “掌门,我就在五仙观之中,相信很快我师父就会游历归来,到时候您只要问问他老人家,自然就知道我今日所言都是真的。”

  江小白道:“烦请诸位让一让,给我腾出一点空间来。”

  众人纷纷让开,把江小白围在当中。

  “掌门、各位师叔,你们请看!”

  语罢,江小白便打了一套掌法。这套掌法看似绵而无力,但是却绵中带刚,火候很难拿捏,但江小白使出来却是恰到好处,可以堪称是教科书级别的典范。

  “这是碧波掌法啊!”

  已经有人看出来了这套掌法。

  紧接着,江小白的掌法陡然一变,变掌为拳,使得是五仙观的伏虎拳。这套拳法和碧波掌法截然不同,至刚至猛,打起来虎虎生风。江小白举手投足之间,隐然有风雷之声,这正是伏虎拳练到一定程度的表现。

  “这是伏虎拳啊!”

  江小白收了功,道:“掌门、各位师叔,我师父在收我为徒之后教了我几套功夫,时间短暂,我还没来得及仔细钻研,所以打得粗糙,丢了师门的脸面,还请责罚!”

  玉萧子沉默不语,一旁的玉松子捅了捅他,连忙对他使了几个脸色。

  玉萧子当然知道玉松子的想法,但他很清楚江小白身上的属于五仙观的神通是跟谁学来的,根本不是玉阳子,而是韩晨!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