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海健的司机一直把江小白送到了宾馆,然后才离去。今天和丁海健的这次切磋,倒是让江小白对这人的印象好了不少。

  作为一个普通人,能把功夫练到那个水平,想必背后也是花了许多心血的,看来此人是个勤学苦练之才,而且他为人光明磊落,是个可以结交的人才。

  回到酒店,江小白才发现若离并没有老老实实呆在酒店里,虽然若离并没有手机,不过江小白还是可以感应得到她身在何处。这就是劫主与劫奴之间的互相感应。

  江小白并没有立即去寻找若离,而是在房间里打了好几个电话。他的电话打去了南湾村,跟顾惜聊了很久,了解了一下南湾村的情况,又把藤编厂的情况了解了一下。

  和顾惜通完电话之后,江小白又给褚秀才打了个电话,向他询问了一下种植园和鱼塘的情况。虽然他很久没有回去,不过有得力之人坐镇,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在这之后,江小白还联系了梅香芸和碧落,向这二位佳人了解了一下公司的进展情况。梅香芸和碧落,一个主外,一个主内,二人都是精明强干之辈,把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根本无需他担心。

  几个电话打下来,外面的天都快黑了,但若离还是没有回来。江小白想了想,仍然没有去找她。离开青城山之后,若离便不再活在整个五仙观上上下下的宠爱和保护之中,应当让她多在外面走一走,多积攒一些社会经验。

  现在的若离,便如同一张白纸一般,她纯洁善良可爱,但是这个世界上并非人人都有一颗向善之心,坏人恶人依旧很多。他人的保护永远都没有自己变强更好,江小白希望若离能够变成一个真正的强者。

  她冰雪聪明,学什么都会很快,江小白对若离很有信心,用不了多久,傻丫头便会适应这个世界,明白这个世界的各种规则。

  到了夜里十一点,若离仍是没有回来,江小白不由得有些担心。他实在是坐不住了,便离开了酒店,出去寻找若离。

  御风飞行在城市的夜空之上,俯瞰着省城繁华的夜景,江小白根据心灵的感应寻找着若离。他一直飞到了省城的郊区,这才落在了一片树林之中。

  江小白已经到了若离的身后,他已经看到了若离,若离此刻正躲在一棵大树的后面,好像在看着什么。

  江小白悄无声息地来到若离的身后,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吓得若离浑身一激灵,猛地一回头,便要出掌,见是江小白,这才松了口气。

  “臭小子,你吓死我了!”

  江小白低声问道:“傻丫头,你大半夜地往林子里跑干什么?”

  “你看!”若离指了指前方。

  江小白凝目望去,却什么也看不到。

  “什么也没有啊!”

  若离道:“不会啊?我看得清清楚楚的。”

  她猛然想起自己是阴阳眼,眼力非常人可比,便拉着江小白的手躬身往前面走了走。

  拉近了距离之后,江小白终于看到了一个黑影,他的肩上似乎还扛着一个人。

  “他肩上扛的是个人吗?”江小白并不确定。

  若离点了点头,“是个女人,好像是个采花贼。”

  “那你还不动手收拾他?”江小白不解地道,小小的采花贼,岂是若离的对手呢。

  若离道:“这个采花贼不简单,修为比我高,所以我只能一路跟着,等待偷袭他的机会,好在你来了。我就不用怕他了。臭小子,动手吧,痛扁一顿这个采花贼!”

  “不可!”

  江小白皱着眉头,道:“这事情似乎有些蹊跷!”

  “有什么蹊跷的?”若离问道。

  江小白道:“你想啊,他为什么一直扛着这个女子没有行动。如果是采花贼的话,他根本没有必要把这个女子往深山老林里掳!而且到了这里之后,他为什么迟迟还没有动手?”

  “是啊,为什么呢?他会不会是发现我们了?”若离问道。

  “不会。”江小白摇了摇头,道:“先别动手,跟着他,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反正有咱们在,他的兽yu休想得逞!”

  “嗯。”

  二人轻手轻脚地跟在那人的后面,这人似乎在寻找什么,又似乎唉等待什么。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前方有了一点火光,那人加快了脚步,很快在他的眼前便出现了一堆篝火。

  “老二,你可算回来了。”

  坐在篝火旁边的一人站了起来,不悦地道:“不就是让你去找个娘们嘛,怎么去了那么久?”

  那人放下肩上的女子,道:“老四,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少主的眼光有多高,一般的女人他看不上眼啊,漂亮的女人又不是随处都能遇见的,我得找啊。”

  “我来看看这小妞怎么样。”

  这个叫作“老四”的家伙打开了麻袋,把被掳劫而来的女子的脑袋给露了出来,顿时便发出一阵*********嘿嘿,这娘们肤白貌美,至少可以给九十分啊,想必少主一定满意。”

  老二问道:“对了,少主人呢?”

  老四道:“带着几个兄弟进城去了,有些事情要处理。”

  老二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老四,趁着少主没回来,咱们要不先爽一发?”

  老四搓着手,嘿嘿笑道:“我倒是也想,就是担心少主回来之后给发现了,那咱哥俩可就做不成男人了。”

  老二问道:“你估摸着少主还有多久能回来?”

  老四道:“刚走没多久,怎么着也得一个时辰之后吧。”

  “够了啊!这小娘们昏迷着,咱俩完事之后,把她下面处理处理,少主也发现不了啊。”老二色眯眯的双眼兴奋得都放红光了,盯着老四,“就说你敢不敢吧!”

  老四的胆子似乎要小一些,他砸着嘴,搓着手,犹豫了一会儿,猛地一跺脚,道:“管他娘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二人准备动手了,躲在暗中的若离急了,看着江小白,问道:“臭小子,怎么办?”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