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是!但现在你必须得这样。等你有朝一日,真的大权在握的时候,他们自然会怕你。另外,你还是得用点心思培养自己的人才,只要你手上掌握了一批精兵强将,到时候那些老家伙要还是对你吹胡子瞪眼的,你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收拾他们。”

  江小白把自己的管理经验传授给了白飞宇,这些都是他自个儿摸索出来的,管理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

  白飞宇沉吟许久,把江小白方才的那些话好好地给消化了一遍。

  “是了!你说得对。”白飞宇道:“羽翼未丰之前,我应该依靠他们。等到我足够强大了,生杀大权都掌握在我的手里,到时候我再收拾他们也不迟。”

  “这是你外公给你出的考题,你做任何事情之后,都先动动脑子。如果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你还有两个人可以去请教。”江小白道。

  “哪两个人啊?”白飞宇问道。

  江小白道:“一个是你亲妈,一个就是我。你亲妈绝对不会害你,她的阅历比你深,凡事多听听她的意见准没错。我是真心实意把你当朋友,你要是信任我呢,有什么想不通的,大可以向我咨询。”

  白飞宇道:“是啊,有你们帮助我,我还怕什么。唉,当初我把那帮老家伙撤职的时候,我妈就反对过。不过她的话不好听,火上浇油,惹得我更生气,增加了我的逆反心理,所以我就越不听她的。”

  “今天找你出来,”江小白道:“是有个事情要你留意一下。”

  “你说。”白飞宇也希望能为江小白做点事情,他现在迫切地希望能巩固和江小白的关系。

  江小白道:“沙家帮的人最近应该会去找你外公,我需要你给我打听一下,他们如果见面了,他们聊了什么。”

  “我尽量吧。”白飞宇道:“我也不是经常能见到他老人家。”

  “白大少啊!你又犯傻了!这个时候,你得经常去向他老人家问好,向他老人家汇报工作啊!”江小白道。

  白飞宇笑道:“那样太虚伪了吧,假惺惺的。无事献殷勤,必有所图。”

  江小白道:“你记住一句话,你去一次,他认为你是惺惺作态,你去一百次,一千次,他就会认为那是你的孝心。况且,现在你刚接手那么大的公司,你得向你外公汇报你的工作,凡事得向他请教,要让他觉得你是个谦虚好学的好孩子。”

  “啊——”

  白飞宇靠在沙发上,仰天长叹:“活着怎么就那么累啊!”

  江小白笑道:“想想以后你那上千亿的家产你就不累了。上千亿的家产啊,你就是天天挥霍,夜夜睡女明星,也够你挥霍几辈子的了。”

  “对,我得打起精神来,不能前功尽弃。”

  白飞宇站了起来,看了看时间,道:“一会儿还有个会,咱们长话短说吧。”

  “我没别的要说的了。你记住我的话就好。”江小白道。

  “那我走了。”白飞宇先离开了网咖。

  过了一刻钟,江小白也离开了。

  白飞宇是他安插在唐家的一颗棋子,他要好好利用这颗棋子。朱彩桦那样野心勃勃的女人,绝对不甘心做任何人的棋子,她也足够聪明,想要掌控她很难。白飞宇虽然笨了一些,但他毕竟是唐季钟的亲外孙,若是运用妥当,会给江小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要想从白飞宇身上获得最大化的红利,江小白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他扶上唐家继承人的位置上。到时候,等到唐季钟一命呜呼,白飞宇便成了唐家的家主。

  这样的一个废物,别说治理偌大的一个唐家了,就是让他去管理一个乡镇企业,他也没那本事。

  到那时候,江小白将会成为白飞宇最依仗的人,而江小白则会逐渐架空白飞宇,把他变成一个傀儡,最终成为幕后实际操控唐家的人。

  在回酒店的路上,江小白接到了柳如烟打来的电话,告诉他昨天晚上,百花面霜的广告便已经在黄金时间段播出了。

  让江小白惊奇的是,柳如烟居然知道他和丁海健打了一架。丁海健昨天晚上去了柳如烟的家里,和柳如烟聊了许多,言语之中不乏对江小白的赞赏。

  回到酒店,刚进大堂,便有几人朝着江小白走了过来。其中一人穿着绸布黒\衫,里面是纯白色才衬衫,头发花白,胡子也白了。

  老人看上去已经有七十多岁了,不过走起路来,依旧是虎虎生风,步履稳健,每一步都很有力。

  江小白一眼就看出来了,此人是个练家子,内家拳的高手,腿上的功夫也很了得。

  他并不认识此人,但这老者在省城却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他叫朱永鼎,是省城武术协会的名誉会长,在武术界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

  “请问是江先生吗?”

  朱永鼎一个七十五岁的老人称呼不到二十岁的江小白为江先生,而且一上来就抱拳躬身,行了一礼,这事实在是蹊跷。

  老人家很懂礼数,他抱拳的时候是左手压在右手上,这事表明对江小白的尊敬。

  君子居则贵左,意思就是说君子在家里的时候用的是左手,而右手有力,是握兵器的,出去打仗的时候才会用右手。

  如果是右手压着左手,那么这是对死人行礼。

  现代人很少有人知道这些,所以有时候抱拳拱手的时候都做得不对。

  “老先生,您好,晚辈江小白。”

  江小白也恭恭敬敬地向朱永鼎还了一礼。

  朱永鼎身旁的两位是他的徒弟,也都是练家子,两人的太阳穴都高高凸起,显然外家功夫了得。

  “江先生,老朽今日来是向你送拜帖的!”朱永鼎笑道。

  “拜帖?什么拜帖?”江小白一脑门子的迷糊。

  朱永鼎从徒弟手上接过大红的拜帖,将拜帖双手交给江小白。江小白当下便打开来看了看,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朱永鼎是受丁海健所托,丁海健请了这么一位武术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来送拜帖,是要拜江小白为师!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