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在道场被江小白惨虐了之后,丁海健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这是自己的机会,应该拜师学艺。

  他昨天毫无悬念地输给江小白之后,其实丁海健当场就想提出来了,但是又觉得不够正式,毕竟拜师是很严肃的事情。

  后来,他咨询了懂古礼的长者,这才知道按照鼓励,他应该先送上拜帖和礼品。

  丁海健于是便请了省城武术界的名家朱永鼎出面,朱永鼎德高望重,由他来送拜帖,绝对是给足了江小白面子。

  “这个丁海健还真是和一般的豪门阔少不太一样啊。”

  看着拜师贴,江小白不知道该不该回绝,他没有心思收徒,但对丁海健的印象又很不错,而且丁海健如此郑重其事,还请来了朱永鼎这样响当当的人物来送拜帖,如果就这样拒绝的话,实在是有点太不给面子了。

  朱永鼎似乎看出了江小白的心思,便笑道:“江先生,这拜帖您先收下。我来时小丁已经跟我说了,你要是现在不答应也不要紧,反正他会求到您答应为止。小丁还托我送来了一点点薄礼,您住哪个房间?我这就让人送上去。”

  江小白连忙摆了摆手,道:“老先生,我实在不敢当,拜帖我先收下,这事您容我考虑考虑,礼物万万不敢收!”

  朱永鼎道:“江先生,老朽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您不要让我为难啊!”

  江小白道:“不是让您为难,这是原则。我还没要考虑好,如果我决定做他的师父了,送来的礼物我一定照单全收。但我现在还没考虑好,所以一件我也不能拿。”

  江小白说的在理,朱永鼎也不好勉强他,便只好带着礼物回去了。

  等他走了,江小白还没有弄清楚朱永鼎的身份,但是他看得出来,这是个德高望重的前辈。

  拜帖上有朱永鼎的名字,江小白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这才知道方才的那位老人家在省城的武术界是有多么超卓的地位。

  回到房间,江小白便给柳如烟打了电话,把方才大堂的事情告诉了柳如烟。

  “丁海健要拜我为师,这事你看咋整?”

  柳如烟盈盈笑道:“这是好事啊,丁海健可不是一般人,你要是做了他的师父,那可了不得了。”

  江小白道:“我可没打算沾他的光。”

  柳如烟道:“那你自己考虑吧。这人的人品的确不错,收做徒弟也不是不可以。”

  这事还是得他自己考虑,别人给不了他什么意见。江小白决定暂时晾一晾丁海健,看看他到底诚意如何。

  当天下午,江小白便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请问是江先生吗?”

  这声音听着有些熟悉。

  江小白道:“是我,您是?”

  “我是傅庆东啊,集古轩的掌柜。”

  难怪声音听着有点熟悉,原来是几天前见过面的集古轩的老掌柜的。

  “傅老,你好啊。”

  傅庆东道:“江先生,那本古书老朽已经给你们找到买家了。你们什么时候有时间?咱们双方见个面吧。”

  江小白道:“我们这边都可以,时间麻烦您老来安排吧。”

  傅庆东道:“好,那我这就联系买家,商定好了时间之后给你电话。”

  聊完之后,江小白便去了隔壁,把刚才傅庆东打来电话说的事情跟若离说了一下。

  “这么快!”若离也很诧异,问道:“他说没说对方肯出多少钱来买?”

  江小白道:“没说,见面之后自然就清楚了。”

  若离道:“低于一个亿,我就不卖。”

  “那么这么一大笔钱到手之后,你打算用来干嘛?”江小白问道。

  若离道:“我也犯愁呢,吃吃喝喝好像一辈子也用不完那么多钱啊。臭小子,你说该拿来干什么?”

  江小白略一沉思,道:“买房子!现如今如果你没有更好的投资渠道的话,买房是最好的选择。省城的房价接连上涨,人口也越来越多,房价肯定还要持续飙升的。”

  “那我听你的。买了房子之后,咱们也就不用每天都住酒店了。”若离笑道:“咱俩也算是有个温馨的小窝了。”

  江小白笑道:“一个亿啊,恐怕不是小窝,而是打窝咯。”

  下午傅庆东就打来了电话,告知江小白他已经和买家约好了时间,约定在今晚八点在集古轩碰面。

  晚上七点,江小白带着若离开车离开了酒店,赶往了集古轩。这个时候,古玩一条街都已经关了门了。

  集古轩也已经关了门,不过里面有光亮透出来。

  门外听着一辆宾利,江小白只觉有些眼熟。

  他上前去敲了敲门,给他开门的是傅学超。

  “二位里边请。”

  江小白和若离进去之后,傅学超便又把门给关上了。进了里间,买家和傅庆东正在交谈,江小白看到了这人的背影,也觉得有些眼熟。

  “傅老,我们来了。”

  买家听到这个声音,赶紧回头,二人四目相对,彼此都愣了一下。

  “是你啊!”

  买家居然是丁海健!

  “师父!”

  丁海健连忙起身给江小白行礼。

  “喂喂喂,谁是你师父啊!”江小白冷笑道:“这个时候你别套近乎,是不是想着一会儿便宜买走啊?”

  丁海健连忙摆了摆手,要辩解什么。

  江小白道:“别说了,咱们言归正传,就聊聊古书吧。”

  傅庆东笑道:“原来你们认识啊,那就更好办了。江先生、若离小姐,丁少爷愿意出资一亿五千万购买你们的那本古书。”

  傅庆东原本的开价是一亿八千万,被丁海健给砍了三千万。丁海健一看卖家居然是江小白,便道:“傅老,你说错了,我的开价明明是一亿八千万!”

  傅庆东傻眼了,他做了一辈子生意了,还是第一次有买家争着要多出钱的。

  “丁少爷,你再好好想想。”

  丁海健道:“想什么啊!我记得的就是一亿八千万,是您老糊涂了,记错了。好了,赶紧的吧,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