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

  在江小白和若离携手步入酒店大堂的时候,酒店的客房部经理快步朝他们走了过来。

  “有事吗?”江小白问道。

  经理道:“先生,有个情况我们需要向您汇报一下,有个人一直在你的房间门前跪着,无论我们怎么劝他离开,他都不肯。先生,您看需要不要采取强制手段?”

  “不!”

  江小白摆了摆手,“我先过去看看。”

  经理道:“要不我安排一下酒店的保安陪同您一起上去,如果有什么情况的话,我们可以及时处理。”

  “不用了。不用担心,我不会有安全问题。”江小白笑了笑,和若离走向了电梯。

  进了电梯之后,若离问道:“谁会一直跪在你的房门外啊?”

  江小白道:“说不定会是丁海健,但是我不太肯定,他在省城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跪在我的房门外,不但他个人的形象受损,就连家族的形象也会受到影响的。”

  “说不定是其他人呢。”若离道。

  电梯到达了他们要停靠的楼层,从电梯里出来,江小白很快便看到了跪在走廊里的那个人,原来真的是丁海健!

  “真是他啊!”若离惊讶地道。

  江小白叹了口气,心想这个丁海健也真是够执着的。

  二人快步走了过去。

  “丁少爷,你跪在我的门口干什么?你是不是跪错地方了?我可受不起您丁大少的一跪啊!”

  丁海健瞧见了江小白,也没有站起来,道:“师父,您要是不收我为徒的话,我就在这里长跪不起。”

  “你可真够无赖的啊,这是威胁我啊!”江小白道。

  丁海健道:“徒儿岂敢威胁您啊!徒儿只是想让您看到我拜您为师的决心!师父,我是认真的,您就收了我吧!”

  语罢,丁海健便给江小白磕了头。

  “喂喂喂,你别耍赖啊,我可没答应收你为徒。早跟你说了,我不收徒弟,你怎么就是不死心呢。好吧,你喜欢跪是吧,那就在这儿跪着吧。我要睡觉了。”

  江小白和若离各自回了房间。

  洗好了澡之后,江小白透过猫眼看了看,这个丁海健还跪在那里。

  “让你小子跪去,我看你能跪多久。”

  打开电视机看了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小白睡着了。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他才醒来,洗漱之后,他才想起丁海健来,心想一夜过去了,丁海健应该走了吧。

  打开门一看,丁海健还跪在外面。

  看到江小白,丁海健立即笑道:“师父,早上好!”

  “我说你怎么还没走啊!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可要叫保安来请你离开啦。”江小白不耐烦地道。

  丁海健道:“师父,只要你不答应收我为徒,就算保安来把我赶走了,我也还是会继续跪。这里不让我跪,我就跪在酒店门外的马路上,那里他们总管不了了吧。”

  “你爱跪就跪吧。”

  江小白敲了敲若离的房门,过了一会儿便和若离离开了酒店。到了酒店大堂,江小白便把客房部经理给叫了过来。

  “那个人实在是太讨厌了,还在我房门口跪着,你叫保安去把他赶走。”

  “好的江先生,我马上就去办。”客房部经理立即便带着几个保安上楼去了。

  今天他和若离出来,主要是去看看房子。昨天晚上,江小白已经在网上看了看。

  扣去三千万的佣金,集古轩已经把属于他们的一亿两千万给打到了江小白的账户上。

  二人在城区了逛了一天,去看了新房,也去看了二手房,全都看的是别墅,不过却并没有让他们十分满意的。

  晚上在外面吃了晚饭之后,二人才回酒店。他们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然后从电梯上楼。

  回到房间没多久,床头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酒店总台打来的。

  “江先生,那个昨天跪在你房间外面的那个人我们把他赶走之后,他又到咱们酒店门外的马路上跪着了。好多人都在围观呢,给我们酒店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江先生,您看您能不能说服他离开啊?”

  接到电话,江小白这才知道丁海健还没走,居然真的到马路上跪着去了,他还真是不怕丢人!

  “这事我管不了。”

  江小白决心再考验考验丁海健的诚心。

  第二天上午,江小白和若离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在酒店门外的马路上看到丁海健。

  “他终于放弃啦。”若离笑道。

  江小白没说话。二人又在外面看了一天的房子,还是没有特别满意的。

  晚上回到酒店,客房部的经理走上前来,道:“江先生,那个跪在你房门外的那个人今天早上七点多钟的时候晕倒了,我们酒店给他叫了救护车。”

  “哦,送去哪家医院了?”江小白问道。

  “就是附近的省第四医院。”客房部经理答道。

  “谢谢你。”

  把若离送到电梯口,江小白道:“傻丫头,你先回去休息,我去医院看一下丁海健。”

  若离笑道:“怎么着,决定收他为徒了?”

  江小白笑了笑。

  丁海健跪了两天两夜,在这期间,他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即便他身体强壮,也终于受不了了。

  来到医院,打听了一下丁海健在哪个病房,江小白便去病房探望丁海健。

  到了病房门口,江小白推门走了进去,就见丁海健坐在病床上,他的身旁放着一堆文件,都是需要他审阅批示的。虽然身体不舒服,丁海健依然没有停止工作。

  江小白在门外看了一会儿,见他批阅文件的时候是那么的专注,对丁海健的好感有多了几分。

  同样是富家子弟,丁海健就不知道要比白飞宇强上多少,比起唐绍峰、唐绍阳那对兄弟,丁海健也要强上太多。

  敲了敲门,江小白推门走了进去。

  丁海健瞧见进来的是江小白,立即便要下床。

  “你就坐着,不要动,否则我立马走人。”

  丁海健只好坐在那儿不动。

  “师父,您怎么来了。我还想着明天一早接着去跪呢。”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