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跪下去,你的膝盖就废了,还习什么武!到时候怕是连路都不能走了。”江小白道。

  “师父,这么说您是肯收我为徒,传授我武艺了?”丁海健喜出望外,激动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别激动!”江小白道:“想做我的徒弟,你必须得答应我几个条件才行。”

  “您说!”丁海健兴奋地道:“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

  江小白道:“听好了!第一条,我不管你以前拜过多少师父,既然你要拜我为师,我就只能是你最后一个师父,从此以后,若是你又拜了其他人为师,我会收回我教你的东西。”

  “这条我肯定能做到!”江小白道。

  “第二条,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将我交给你的那些东西传授给任何人。即便是日后你有了儿子,也不可以!”江小白道。

  “这条我也绝对做得到!”丁海健道。

  江小白道:“第三条,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我教你的那些东西。”

  “师父,徒弟不明白这个尺度,什么叫万不得已呢?”丁海健问道。

  江小白解释道:“除非是你自己的生命,或者是你在乎的人的生命受到威胁,你才可以用我传授你的那些东西。”

  “没问题。”丁海健答应了下来。

  江小白道:“就这三条,你要牢记于心。如果违背了任何一条,我随时都会废了你。”

  丁海健笑道:“师父,只要你肯收我为徒,这一切都不算问题。”

  “另外,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要传授给你的可不是传统的武术这么简单。”江小白道:“我说出来,你可能会觉得不理解。”

  “我早就看出来师父不是一般人,师父是绝顶高手。”丁海健笑道。

  江小白走到窗前,打开窗户,从高处向下望去。下面是个小花园,花园里花儿开得正好。

  “月季花开了,很香吧。”

  丁海健看着他,就见突然间一朵月季花从窗户外面飞了进来,落在了江小白的手上。

  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就傻了眼了,过了许久,丁海健才道:“师父,您以前是不是学过魔术啊?”

  “这不是魔术!”江小白道:“你看见你床头的杯子了吗?”

  “看见了。”

  话音未落,就见江小白一抬手,床头的杯子就被他吸到了手心里。

  这不是魔术!

  丁海健意识到了这一点,江小白站在窗户那里,距离那只水杯大约有五米远。

  “这是隔空摄物?”丁海健道:“天呐师父,这我只在武侠剧里看到过!”

  “我刚才已经跟你说了,我学的不是普通的武术,其实我是个修真者。”江小白问道:“你明白什么是修真者吗?”

  “不、不明白。”丁海健在美国生活了太久,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不是很多。

  “修真者以成仙为终极目标。”江小白道:“神话之中的那些仙家并不是虚构出来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丁海健道:“难怪我和师父您交手的时候,我连你人在哪儿都看不到。”

  “你看好了。”

  语罢,江小白便离地飞起,身体悬浮在空中。

  “御风飞行不仅仅只存在于玄幻仙侠小说之中,确有其事!”江小白不顾丁海健难以置信的目光,继续说道:“移山填海,翻云覆雨,这对修真者而言都不是神话,只要你的修为足够强大,都可以做得到。”

  “师父,您是神仙吗?”丁海健忍不住问道。

  江小白苦笑道:“古往今来,修真者如过江之鲫那么多,但是能得道成仙的却寥寥无几。你师父我的修为离成仙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师父,你把我这些年的认知全都给否定了,我原先可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啊!我相信科学,但是就在我的眼前,你做了几件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丁海健道:“我需要时间来转变我的认知。”

  江小白道:“你有的是时间思考。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

  “等等师父。”

  丁海健道:“等我出院,我就办一个隆重的拜师礼,到时候我会请很多德高望重的人来鉴证。”

  “不!”

  江小白一口否决了丁海健的想法,“我收你为徒,你只需要向我敬杯茶就可以了。不要劳师动众,我不喜欢那样。到时候我不希望看到第三个人在场。”

  交代完毕,江小白便离开了医院。

  ……

  次日一早,丁海健便来到了酒店,他这次连司机都没有带,亲自开车来了这里。

  见了面,丁海健道:“师父,我是来接您的,地方我已经准备好了。按照您的吩咐,低调行事,没有他人知道。”

  江小白跟着丁海健离开,丁海健把拜师的地点选在了他自家经营的茶楼里。

  茶楼今天不对外营业,丁海健带着江小白进了茶楼最好的包厢里,然后亲自烹茶。

  “师父,徒弟丁海健给您奉茶了!您请喝茶!”

  丁海健跪在江小白的面前,此刻他的膝盖还非常的疼痛,不过内心的欢喜让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

  “好!你是我江小白收的第一个徒弟,要记住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些话。如果让我发现你没做到,我会亲自废了你一身修为。”

  江小白喝了茶,丁海健给他磕了八个头。这拜师礼就算是完成了。

  “起来吧。”

  丁海健这才站起身来,揉了揉膝盖。

  “膝盖还疼吧?”江小白道。

  丁海健笑道:“不要紧的,养几天就好了。”

  江小白在他的左右膝盖上拍了两下,丁海健顿时便觉得膝盖不疼了,恢复如常了。

  “弟子谢过师父!”

  江小白道:“好了,你既然是我徒弟,我自然会爱护你。现在你记好了,今天我先传授你呼吸打坐的法子,你一定要勤加修炼,这是基础。基础打得牢,以后修炼才会快!”

  “弟子谨记!”丁海健恭敬地道。

  江小白将呼吸吐纳的法子教给了他。

  “你好好练习吧。我走了。”

  江小白起身离开,丁海健亲自把他送了回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