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酒店大堂,在进电梯之前,江小白想起一事来,道:“你我的师徒关系不要对外人透露,我这是在保护你,其他的你就别问了。”

  “知道了师父,我一定保密。”丁海健恭敬地道。

  “回去之后好好练习我教你的呼吸吐纳的功夫,一个月之后,我会考察你的成果。如果你大有长进,我会考虑传授你一些新的东西。”江小白道。

  “弟子一定勤加苦练。”丁海健在昨夜见识了江小白的神通之后,已经把他奉为神明,做梦都恨不得能有江小白这样一身仙家手段。

  “回去吧。”

  电梯门打开,江小白走了进去。丁海健还站在那里,直到电梯上去了,他才转身。

  就在他走出酒店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丁海健接通了电话。

  “少爷,今天送什么花给柳小姐啊?”

  打电话来的是丁海健安排每天给柳如烟送花的人。

  “今天、今天……别送了。”

  丁海健决定放弃追求柳如烟,因为他已经看出来了,柳如烟心里有别人,而柳如烟心里的那个人很可能就是他的师父江小白,所以他决定放弃对柳如烟的追求。

  和师父抢女人,那是对师父的大不敬。丁海健可以说是一个武痴,在武学与女人之间如果让他做一个选择的话,他的选择肯定是舍女人而求武学。

  柳如烟这个女人虽然很有魅力,不过在仙家手段面前,丁海健仍然是觉得后者对他更有吸引力。

  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能和江小白相比,即便是他继续追求柳如烟,也绝对竞争不过江小白。

  天下女人何其多,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丁海健想得很开。

  ……

  傍晚时分,江小白接到了白飞宇打来的电话。

  “江小白,我今天去见我外公的时候,听到了他讲电话,好像有一伙人约他今晚见面。他同意了,把地点定在望月楼。”

  “知道了。”

  白飞宇提供的这个信息很重要,唐季钟要见的人,很可能就是沙家帮的那伙人。

  江小白跟若离说了一下,让他留在酒店里,他决定一个人孤身前往望月楼,去看看唐季钟和沙家帮的人勾结在一起,到底要做什么。

  没等天黑,江小白便先去了望月楼,然后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藏了起来。

  大约晚上八点左右,唐季钟的劳斯莱斯幻影才出现在望月楼。他一个人拄着拐杖走进了望月楼,在湖心亭的石墩上坐了下来。

  通往湖心亭有座长桥,江小白便悄无声息地躲在长桥的下面。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唐季钟要见的人才到。

  进来会面的只有两个人,从脚步声来判断,江小白便知道这两人都是修士。

  “唐老先生,让您久等了,抱歉抱歉。”

  听到这个声音,江小白便确定来的的确是沙家帮的人,方才说话的就是沙通海。

  “贤侄不必客气。我也是刚到不久。”唐季钟招呼他们落座。

  张天德道:“唐老先生,我们几次三番想要拜访您,今天终于得真容,见老先生身子骨仍然健朗,我和少主心里都高兴得很啊!”

  “张管家啊,老头子我的身子骨是大不如前了。”唐季钟叹了口气,“人老了终归就是老了。人啊,是斗不过天的。”

  张天德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笑道:“唐老先生,这是我们沙家帮秘制的神龙丸,你每七日服一颗,至少能让您的身体年轻二十岁。”

  沙通海笑道:“唐老先生,等您老把这瓶神龙丸服用完了,小侄估计您老说不定想娶几房姨太太的心都有了,到时候您龙精虎猛,绝不亚于二十岁的小青年。”

  “贤侄真是会说笑,你们的一片心意,我收下了。”唐季钟虽然把礼物收下了,但是他可不敢吃这什么神龙丸,沙家帮的东西,吃了之后,说不定会上瘾,到时候会像木偶一般被沙家帮操控。

  张天德道:“唐老先生,听说您最近有一些麻烦事,我们沙家帮的人向来急人之所急,忧人之所忧,您要是有什么麻烦事,尽管吩咐,我们一定给您办了。”

  寒暄过后,开始谈正事了。

  唐季钟今晚既然答应和沙家帮的人见面,他就已经想好了。前些日子他去五仙观求救,但是却被玉萧子给拒绝了。玉萧子不但拒绝了他的请求,还结束了和唐家多年的良好的关系。

  五仙观不会再继续充当当家的背景靠山,虽然五仙观曾经欠了唐家很多,但这些年五仙观为唐家做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玉萧子认为债务都已经还清。他不愿意继续助纣为虐,所以斩断了和唐家的关系。

  在这个多事之秋,失去了五仙观这个大靠山,对唐家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正值用人之际,唐家也急需要寻求新的靠山。就在这个时候,沙家帮找上了门来。

  论底蕴之深浅,沙家帮绝对比不上五仙观;论人才之多寡,沙家帮也比不上五仙观。

  但有一点,却是五仙观如何也比不上沙家帮的。沙家帮只认钱,也就是说,只要给钱,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他们都敢做。

  唐季钟现在需要用人,而沙家帮的尿性正好符合他的要求。

  “你们也知道,我的两个孙子都死了,不久之前,我的儿子也死了。现在唐家就剩下我这个没用的老头子了。一群狼围着我,虎视眈眈,想要吞了唐家的产业。老头子我人老了,精力也不济了,斗不过他们了。”

  沙通海笑道:“唐老先生,这不过是小事一桩。你只要告诉我是哪些人要吞食唐家的产业,这点小麻烦,我今夜就帮你解决。”

  唐季钟早已经准备好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放在桌上,眸中寒光一闪。

  “这上面的五个人,我要在明早的新闻上看到他们的死讯!”

  “没问题。”张天德看了一眼字条上五个人的名单,然后立马就把纸条揉成了一团,丢向了湖中。

  躲在桥下的江小白抬手一吸,掌心涌处一股吸力,将那纸团吸入到他的掌心里。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