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咱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江小白也不知道鬼怒能不能挡住沙乾坤,但是他清楚他们今晚的行动彻底失败了。

  “鬼怒,给我杀了这个老家伙!回头小爷有赏!”

  语罢,江小白便拉着若离狂奔而去,没有跑出多远,便觉得体力不支,五脏疼痛无比。若不是若离及时扶住了他,江小白便会倒了下来。

  “臭小子,你没事吧?别吓唬我啊!”

  见江小白面色如死灰一般,若离的一颗心往下一沉,忍不住落了泪。

  “没事!带我回去!”

  若离连忙点了点头,将江小白抱了起来,运起身形,消失在夜空之中。

  回到别墅之后,江小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那沙乾坤的修为如此之高,他的血手印和奔雷拳都是一等一的刚猛功夫,方才江小白被他接连击中几拳,五脏受损。

  若不是他肉身强横,早已经横尸当场了。

  “臭小子,你怎么样啊?”若离担心极了,一直握着江小白冰冷的手。

  “死不了。”

  江小白努力地咧了咧嘴,微微一笑。

  “好了,我要开始疗伤了,你来为我护法。”

  地下室内,江小白盘膝坐在那里,闭上双目,运转体内真元,修复受损的五脏六腑。

  若离站在旁边,一直非常紧张地看着江小白,她的手心里全都是汗。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一次江小白受伤非常严重。即便是没有性命之忧,但五脏六腑受损,恢复起来也十分缓慢,而且很可能导致修为退化。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便听得上面一阵动静传来。若离紧张起来,再看看江小白,依旧是在那闭目疗伤。她心里暗自做了个决定,若来得时沙乾坤,她便是豁出性命去,也不能让沙乾坤伤害她心爱的臭小子。

  若离双手的食指中指二指各自抵在两边的太阳穴上,准备用瞳箭术攻击闯入者。

  一道黑影闪了进来,若离刚准备动手,便见来的是鬼怒,这才松了口气。

  “沙乾坤呢?你杀了他了吗?”若离问道。

  鬼怒摇了摇头,道:“他比我想象的要厉害,我没有能力杀得了他,我能全身而退,就已经不容易了。”

  “他没有追上来吧?”若离已经非常紧张。

  鬼怒道:“没有,我带他兜圈子,他被我甩了。这个地方,他还不知到。他怎么样了?”

  鬼怒看着面色难看的江小白。

  若离道:“臭小子为了掩护我,让我有逃走的机会,硬是硬扛了沙乾坤几圈,受了很严重的伤,差点连命都丢在了那儿。”

  鬼怒道:“要不是老夫及时赶到,你们两个小娃娃今天都得死在那儿!”

  若离冷声道:“你被邀功,这是我们作为劫奴应该做的!你的劫主要是死了,你还有活路吗?”

  “我们?”

  鬼怒诧异地看着若离,难以置信地问道:“你、你不会是也被他变成劫奴了吧?”

  “是啊。”若离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淡淡地道。

  鬼怒长叹了一口气,道:“这小子可真是狠啊!老夫自叹不如啊!”

  若离道:“你误会他了,是我求他让他把我变成他的劫奴的。”

  鬼怒听了这话,只觉头大无比,道:“你是傻吗?天底下还有比做劫奴更惨的吗?”

  若离叹了口气,“你不知道情况。我也不愿意跟你多说,反正我不傻,臭小子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无情无义之人。”

  “老夫不管这些!”鬼怒道:“老夫只要他按时给我劫力就行,不要让老夫受那劫力折磨之苦。”

  “老鬼,你不是以为离我远点劫力就会失效嘛,怎么还是回来了呢?”

  说话的是江小白,他缓缓睁开了眼皮,微笑地看着鬼怒。

  “老夫、老夫那是去追鬼厉的。”鬼怒打了个幌子。

  江小白笑道:“你去做了什么,我心里清楚。来吧,我输点劫力给你。”

  鬼怒大喜,连忙把胳膊伸了过去。江小白的手指搭在了他的胳膊上,将劫力输入了鬼怒的体内。

  鬼怒顿时便觉得神清气爽,精神好了不少。这劫力便如鸦片一般,会让人上瘾。成为劫奴的时间越久,对劫力的需求也会越多。这和抽大烟是一个道理,随着抽的时间的增长,需要的量也就越多。

  江小白笑道:“感觉如何啊?”

  鬼怒嘿嘿笑道:“感觉挺不赖的。好了,有了你刚才的劫力,老夫又有一阵子不需要找你了。老夫知道你看见老夫也烦得很,索性咱们两不相见,这就告辞了。”

  “等等!”

  江小白不会放鬼怒离开,目前正是需要人的时候,像鬼怒专业的强悍帮手他上哪儿找去。

  “干嘛?”鬼怒道。

  江小白笑道:“想修炼劫术吗?”

  “不想!”鬼怒想都没想便给出了答案。

  “若离,你让老鬼看看你的本事。”江小白笑道。

  “老鬼,你看好了。”

  语罢,若离的左眼之中便射出了一道火箭,击中了不远处台球桌上的一个色球,那色球顿时便爆了开来。

  鬼怒登时便睁大了眼珠子,“小丫头,这才多久没见啊,你本事见长啊!”

  若离道:“这叫瞳箭术,就是劫术的一种。我的瞳箭术仍处于小成阶段,等到大成之后,威力更加惊人。”

  “老鬼,你还要走吗?”江小白问道。

  鬼怒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心想自己反正已经成为这小子的劫奴了,这是改变不了的现实,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劫奴的身份呢?修炼劫术反正也没什么危害啊。

  “小子,老夫看你受伤不轻,万一老夫走了,沙乾坤找上门来,你十有八九要被他打爆脑袋。你要是死了,老夫便也活不成了。既然这样,老夫便留下保护你一段时间。你没有意见吧?”

  江小白笑道:“欢迎,欢迎啊。”

  “那那个劫、劫术你什么时候教老夫修炼啊?”鬼怒立即就暴露了他真正的想法。

  江小白并不介意传授鬼怒劫术,无论鬼怒变得多么强大,他都是鬼怒的劫主,鬼怒都被他操控着,这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