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府占地可不小,要想把整个唐府都搜索一遍,这需要一定的时间。

  唐家内部各处都有巡逻的守卫出现,这一次江小白没有故意隐藏踪迹,故意让这些守卫发现他们,这样的话,他就可以让唐季钟和沙乾坤知道他来到唐府了。

  如果沙乾坤能够出现,合他们三人之力,今晚也可以让沙乾坤含恨而终。

  江小白曾经看过唐家的分布图,一个时辰左右,他已经和若离来到了唐家最北面的一个角落,这里只有一栋小屋。

  二人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黑漆漆的,江小白打开了灯,屋里才亮了起来。

  一只大狼狗突然扑了过来,被江小白一巴掌扇飞出去,摔在地上之后便哼哼唧唧,夹着尾巴,再也不敢上前挑衅了。

  “没有。”

  小屋不大,若离已经找完了。

  “咱们走吧。”

  二人从小屋里面退了出来,刚要离开,突然江小白眉头一皱,又返回了小屋里面。

  若离也只好跟了进去,问道:“你干什么?”

  江小白道:“这下面有人!”

  “哪儿呢?”若离寻找并没有发现这里有人,她方才已经仔细搜寻过了。

  “在这下面。”

  江小白开始寻找进入下面的通道,只见屋里的大狼狗盯着屋子中间的桌子,他便过去把桌子移开,站在那块地面上踩了踩,便发现这下面是空的。

  “就在这下面。”

  一时也不知道机关在哪里,江小白索性就一掌强行把地面给击穿了,开辟出一条下去的通道。

  他和若离落到了下面,而后便瞧见了被像狗一样关在那里的朱彩桦。朱彩桦的神经似乎都有些错乱了,看到江小白和若离,一下子也没有认出来,反而冲着他俩傻笑了几声。

  “朱女士。”

  江小白走上前去,叫了她几声。

  朱彩桦依旧是冲着他傻笑,还没有认出江小白来。

  “这女人像是痴了。”若离道。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这女人以前聪明绝顶,没想到竟然落得这么一个下场,唉,可悲可叹啊。”

  若离走上前去,打开那铁笼子,把朱彩桦从里面拉了出来,然后甩给她几个巴掌,把朱彩桦给打愣住了。

  “若离,你打她干什么?她都疯掉了。”江小白不解地道。

  若离道:“说不定有用。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有个师兄就这样疯疯癫癫的,后来我三师叔给了他几个巴掌,他就清醒过来了。”

  江小白看住朱彩桦,就见朱彩桦原本散乱的目光渐渐收拢,眼睛里又有了神采。

  “江……江小白,是你吗?”

  这招还真管用,朱彩桦还真是清醒过来了。

  江小白道:“是我,朱女士,你怎么被关在这儿了?”

  朱彩桦“哇啦”大哭起来,哭得伤心断肠,令人听了心里也十分难受。她这些天受了不少的苦,被关在这里,活得就像个牲口一样,毫无尊严。

  过了许久,朱彩桦才止住了哭声。

  “唐季钟不是人,他是畜生!”

  这是朱彩桦哭完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江小白道:“咱们的事情暴露了,他没杀了你,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那是因为我怀孕了!怀的是他唐家的骨血!”朱彩桦嘶吼道。

  江小白很是诧异,沉声问道:“你真的确定吗?”

  “当然!”朱彩桦道:“如果我肚子里怀的不是唐绍阳的,那么就是他唐季钟的!”

  “什么?”

  江小白简直要惊掉了下巴,“怎么可能会是唐季钟的?”

  朱彩桦道:“因为她迷jian了我!”

  江小白和若离脸上都浮现出了无比惊讶的神情,谁能想到,这个唐季钟居然如此禽兽,居然迷jian了自己的儿媳妇。

  朱彩桦将事情的经过说明了一下。

  唐季钟迷jian了她之后,恰好被唐九龄给看到了。唐九龄难以相信这是自己父亲的所为,当场就崩溃了。

  后来,唐季钟为了防止事情泄露,便命人给唐九龄注射了毒液,唐九龄因而暴毙身亡。

  “你说的可是真的?唐九龄的尸体我去检验过,他是死于尸毒。这种尸毒只有鬼门才有,难道唐季钟和鬼门也勾搭上了。”江小白问道。

  “我不知道。”朱彩桦道:“我只知道是他杀了自己的儿子。”

  “唐季钟为什么要对你做那种事?”若离不解地问道,“他是你的公公啊!”

  “因为他想让我怀上唐家的种,而我的丈夫唐九龄早已经失去了生育的能力,用他的话来说,他是不得已而为之。”朱彩桦垂泪说道。

  “一派胡言!”江小白怒道:“真没想到唐季钟这个人已经衣冠禽兽到了这个地步,不杀他,实在是无法平息我心中的怒火!”

  “江小白,你一定要替我杀了他,我恨不得喝了他血,吃了他的肉!”朱彩桦咬牙切齿。

  “你现在怀了吗?”江小白问道。

  朱彩桦点了点头,“不过唐季钟并不相信我怀的是唐家的种,所以她把我囚禁在这里。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如果是唐家的种,那么死的会是我一个人。如果不是唐家的种,死的会是我和孩子两个人。”

  若离跺了跺脚,“这个唐季钟简直太可恶了。臭小子,咱们不能饶了他。”

  江小白皱眉叹道:“杀他是容易,不过咱们找不到他,想杀他就难了。”

  朱彩桦道:“如果他不在这府中的话,那么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唐季钟十有八九都在那儿。”

  “哪里?”江小白问道。

  “他妻子的墓园!”朱彩桦道。

  若离看着江小白,脸上浮现出惊愕之色,很显然是没想到唐季钟这个衣冠禽兽居然还有那么专情的一面,那他对朱彩桦做出的事情又当如何解释呢?

  朱彩桦道:“不用奇怪,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他这个人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专情吧。”

  唐季钟的确是这样的一个人,他妻子很多年前就已经过世了,但在那以后,他没有续弦,也没有找过别的女人。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如果想要女人的话,会有数不尽的美女扑入他的怀中。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