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朱彩桦做出的那件事,是在他妻子逝世之后,唐季钟第一次做那种事。他对朱彩桦所说的那些话也是真的,他需要延续唐家的血脉,唐家那么大的一个家族,不能后继无人。

  在唐九龄死后,朱彩桦又被唐季钟糟蹋过几次,直到验孕棒上出现了两道杠,唐季钟才停止了对她的侵犯。

  不过,在确定朱彩桦怀孕之后,唐季钟就把朱彩桦关在了这里,除了每天给她丰盛的食物之外,她活得就像一条被关在牢笼里的狗。

  朱彩桦想过一死了之,她已生无可恋,但肚子里孕育的生命却让她迟迟无法对自己下手。随着时间的推移,怀孕的反应也越来越明显,她甚至能够感受到那小生命在她的身体里跳动。

  朱彩桦更加无法下手了,她现在已经断了自杀的念头,但她很清楚一件事,孩子的出生之日,也会是她的祭日。唐九龄绝对不会允许她活下来。杀了他之后,唐家会对外宣布她是难产而死。

  “我们离开这儿吧。”若离道。

  江小白看着朱彩桦,“你能走路吗?”

  “可以。”朱彩桦点了点头,跟着江小白二人上了去。

  到了外面,鬼怒也赶到了,道:“没有发现唐季钟,也没有发现沙乾坤。今晚咱们白来一趟。”

  “也不是完全白来,咱们还是有所收获的。”江小白道:“朱女士,墓园在哪里,还请你告诉我们。”

  朱彩桦把墓园的地点告诉了他们,不过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她要和江小白三人一块去墓园。

  “你们必须要带上我,我要亲眼看着你们杀死唐季钟!”

  “不行!”江小白道:“你杀唐季钟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带上你绝对是个累赘。朱女士,请原谅我说话直来直去。”

  若离也道:“是啊,你现在怀了孕,需要休息。”

  “不行!”朱彩桦道:“如果不让我看着唐季钟死,我这辈子都不会释怀。我一定要亲眼看着他死在我的眼前,求求你们了,就带我过去吧。”

  “那就带上吧。”鬼怒道。

  江小白想了想,便带着朱彩桦一起出发了。他们连夜奔赴那几百里之外的墓园。

  唐季钟自从上次被江小白逃了之后,他就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江小白会找上门来和他算账,毕竟沙乾坤不能无时无刻都陪着他。作为沙家帮的当家人,沙乾坤不会久留,沙家帮也有一堆事情等着他处理呢。

  所以唐季钟便安排了替身,替身按照他的指示来处理各项事务,而他自己则离开了家,去了几百里外的亡妻墓园。只有在那里,他才能感觉到心安。

  他这辈子坏事做了不少,唐家在他的手上家族势力变得越来越强大,他从来都不会因为曾经做过的那些坏事儿后悔。

  不过,唐季钟倒是有件事非常后悔,他后悔没有给唐家留下太多的血脉。这主要是因为当初她的妻子身体不好,所以在生了唐九龄兄妹之后,他们便没有再要孩子。

  他如果能像其他有钱人那样,三妻四妾,儿孙成群,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放眼望去,如今唐家人丁凋敝,居然就只剩下他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和那已经属于外姓的女儿。

  唐季钟始终认为他还不够绝,如果他足够绝,他就不会对一个女人忠情,但他偏偏对一个女人忠情了大几十年。

  ……

  唐季钟亡妻的墓园和一般城市的中心公园相比起来,绝对不会差,只会更好。这里的景观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这里的奇花异草,即便是进了植物园,也未必能够见到。

  江小白四人落在了墓园内部,墓园和唐府不一样,虽然有一定的守卫,但是数量上要少很多。

  天刚蒙蒙亮,江小白三人在朱彩桦的带领下朝着墓园的深处走去。作为唐家的儿媳妇,在她婆婆去世五十周年的时候,她曾来过这里一次,并在这里住了几天。

  她知道每次唐季钟来这里的时候都会住在墓园旁边的小屋里。那小屋是仿照唐季钟亡妻家的旧址建造的。唐季钟的亡妻并非出身于世家大族,而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女孩。

  唐季钟和她是在学校里认识的,年轻时的唐季钟被那女孩的纯真质朴所吸引,所以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女孩身上所拥有的特质,正是唐季钟所欠缺的。二人结婚之后,女孩对唐季钟生意上的事情从来都不过问,她只是照顾好这个家庭,照顾好他们的儿女。

  唐九龄每每在谈及母亲的时候,都会潸然泪下,也正是因为她的母亲实在是一位质朴但是却异常伟大的母亲。他的母亲这辈子从未做过什么坏事,即便是嫁入了唐家,依然是保持人格的高度独立,她没有因为加入富家大族而改变了自己勤俭质朴的个性。

  这反而赢得了唐季钟对她的尊重。二人夫妻坐了十几年,始终是相敬如宾,从来都没有吵过架。

  或许是唐家作孽太多,报应在了这个好女人的身上。唐季钟的亡妻原本身体很好,吃苦耐劳,身体底子很不错。但是在嫁入唐家之后,却时常生病,尤其是生了两个孩子之后,基本上就成了个病秧子。

  唐家有钱有势,唐季钟又那么爱她,便为她请来了各地的名医,不过这样也只是让她活到了四十岁而已。

  “就在前面。”

  朱彩桦指着前方的一个小院子,看到这小院,江小白恍惚中有种回到了南湾村的感觉。

  “墓园的其他地方都那么漂亮,为什么这里却有个这么不起眼的小院啊?”江小白问道。

  朱彩桦道:“这是仿照我婆婆的娘家建造的,我婆婆的父母都是农民。”

  听了朱彩桦这么一说,江小白三人便都不觉得奇怪了。

  “现在几点钟了?”朱彩桦问道。

  “五点刚过。”江小白道。

  朱彩桦道:“那么唐季钟应该已经起来了。”

  “你确信他在这里吗?”若离问道。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