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不想给他报仇?机会只有这一次啊,错过了再想杀我,可就别想我引颈待戮了。”江小白笑道。

  白飞宇道:“我说大恩人,要不你一刀结果了我得了。你就别在这儿试探我了。老家伙死了,我恨不得摆上几万个烟花筒庆祝庆祝。实话跟你说了吧,这些年我看到他就怕,太压抑了。”

  得知唐季钟死了之后,白飞宇像是如释重负似的,满脸带笑。

  江小白道:“白少爷,你要想登上唐家家主的位置,还需要过一道坎。”

  白飞宇道:“唐家都没人了,我还需要过什么坎啊?不传给我传给谁呢?”

  江小白道:“你忘了,你们家就有一个人姓唐啊。”

  白飞宇笑道:“你说我妈啊,她不会和我争的。”

  江小白道:“聪法律上来说,唐季钟死后,你妈妈会是他的财产的直接继承者。如果她要和你争这个位置,你绝对争不过她。”

  白飞宇道:“对,她要争的话,我肯定争不过她。我妈原本就有唐家的股份,现在老头子死了,老头子的那些股份全都归了她了,她就是最大的股东。”

  江小白道:“所以你现在必须要得到你母亲的大力支持!”

  白飞宇道:“这没问题,我妈最疼我了。等我见了她,把这事跟她一说,这事就算是成了。”

  江小白道:“你还是先打个电话问问你妈吧。你外公死了,那么大的事情,为什么秘不发丧呢?我看你们家上下,一切如常,好像没人知道似的。”

  白飞宇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却无人接听。

  “没接。”白飞宇道:“我再打。”

  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唐九红的电话终于接通了。

  “妈,你不在家吗?”

  “小宇啊,妈妈出来有点事情。”唐九红道:“你乖乖在家呆着。”

  “妈。”白飞宇道:“我刚才在手机上看到消息,说是外公死了,是真的吗?”

  “都、都是瞎编的。”唐九红道:“这些年哪年没有消息说你外公死了啊,放心吧小宇,你外公好着呢。”

  挂了电话,白飞宇看着江小白,眉头紧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妈为什么瞒着我呢?”

  江小白道:“你外公是死了,这事毋庸置疑。你母亲之所以瞒着你,原因也很简单。你外公仓促离世,事发突然,如果消息发布出去,会引起很大的震荡,对唐家的产业是个很大的打击。”

  白飞宇道:“那这纸包不住火啊,他们就是相瞒也瞒不了多久啊。”

  “以时间换空间。在这段时间里,你母亲必然会有大动作。白少爷,你不能太被动,你必须要参与进去!”江小白道。

  白飞宇搓着手,他也想参与进去,可眼下他连自由都没有。

  “我现在被软禁了,除了吃喝拉撒,什么事都干不了,就是想离开这个房间,那都很难。”白飞宇道:“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我来了,你就自由了。”江小白道:“去换个衣服,我现在就带你出去。”

  白飞宇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胡子也有些天没有刮了,整个人看上去很颓废。不过唐季钟的死讯却像是一阵兴奋剂似的,让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活了起来。

  一刻钟之后,白飞宇已经洗了个澡,刮了胡子,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他穿的是一身黑色的西装,就连领带也是黑色的。

  “这套衣服不行。”江小白道。

  白飞宇道:“怎么不行了?老家伙死了,我穿黑色的,理所应当啊。”

  江小白道:“为了大局着想,现在还不能发丧,所以你一定要装作跟没事人似的。”

  白飞宇点了点头,笑道:“我明白了。”

  过了一会儿,他就换好了衣服,一如既往,一身潮流打扮。

  江小白打开门,如一阵风吹过一般,那门外的守卫就全都被他给点了穴道。

  “白少爷,你可以出来了。”

  得知外面安全了,白飞宇这才大摇大摆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跟着江小白离开了唐家。

  “我们现在去哪儿?”白飞宇问道:“是去唐府还是去什么地方?”

  “不去唐府,你母亲应该在集团,你应该去那个地方。”江小白道:“到了之后我就不陪你了,记住我说的那些话,按我说的做。”

  “知道了,给他们涨薪,给他们升职,稳定人心嘛。”白飞宇笑道。

  江小白道:“还有我以前跟你说的,你应该暗中培养自己的党羽。”

  “我已经那么做了。”白飞宇道。

  陪着白飞宇到了唐氏集团大厦的楼下,江小白便离开了。白飞宇雄心勃勃地上了楼去,仿佛他已经是唐氏集团的主人了。

  江小白回到家里的时候,若离和鬼怒都在修炼。他也没有闲着,寒冰玄功的火候尚浅,目前他只练成了第一层而已,还要再接再厉。

  三人埋头苦练了一个星期,鬼怒和若离在江小白劫力的支援之下,二人的劫术都大有长进。若离的瞳箭术已经可以在短短一秒钟之内连发三十几道瞳箭,而且瞳箭的温度也已经达到了千度。

  鬼怒的幽冥鬼影已经大成,接近圆满。倒是江小白的进步最小,他需要为这两个劫奴提供劫力,所以影响了自身的修炼。他一边得修炼无相劫功,增长劫力,一方面又得修炼寒冰玄功,一心二用,因而导致寒冰玄功的进展十分缓慢。

  江小白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把鬼怒和若离都叫了过来,三人围着餐桌。

  “老鬼,你来了之后我也没有为你接风洗尘,今晚便算是给你接风洗尘吧。”

  江小白道:“这些都是我亲自做的,尝尝吧。”

  鬼怒笑道:“小子,客气什么!没想到你还会厨艺,小丫头有福了。”

  鬼怒夹起一筷子菜吃了一口,点了点头,对江小白的厨艺很是肯定。

  吃了一会儿,江小白突然问道:“鬼怒,你现在还算是鬼门的人吗?”

  鬼怒沉吟了片刻,叹道:“他们怕是已经把老夫给除名了吧。”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