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命啊主人,饶命啊主人,我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鬼怒以头抢地,把自己的脑袋都撞出血来了。

  “你知错了吗?”江小白沉声问道。

  “知错了,知错了,快饶了我吧。”鬼怒连连祈饶。

  江小白这才撤手,过了一会儿,问道:“鬼怒,你可知你********?”

  “我错在不该大开杀戒。”鬼怒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每次被劫力折磨,他都像是死了一回似的。

  若离道:“你说的也太轻巧了吧,被你杀死的那些无辜的人怎么办!”

  鬼怒坐起身来,看着若离,“他们没有无辜的,他们都该死!”

  江小白问道:“我问你,你是不是连无辜的平民也杀了?”

  鬼怒支支吾吾,像是在隐瞒什么。

  江小白道:“我是你的劫主,在我面前,你最好不要说谎。鬼怒,我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杀害无辜的平民?”

  鬼怒道:“我杀到山脚下的时候,是遇上了几个人,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平民,所以就动手了。”

  江小白叹了口气,道:“连反抗之力都没有的人,你跟我说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平民。鬼怒啊鬼怒,看来你还是没吃够苦啊!”

  江小白怒喝一声,再次运起无相劫功,鬼怒便再一次倒了下来,在地上打起了滚。

  这次江小白折磨了他半个小时,鬼怒脸祈饶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知错了吗?”

  过了好一会儿,躺在地上的鬼怒才有气无力地道:“我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我是为你杀人,我何错之有。”

  “老鬼!你怎么还不能理解啊!你杀的人当中有些是无辜的。他们死了,对一个家庭就是毁灭性的打击!”若离道:“你赶紧跟臭小子道个歉吧,不要让他再折磨你了。”

  若离最是心软,刚才见鬼怒那么痛苦,便偏向了他那边,还替他说起了好话,让江小白饶了鬼怒。

  “我只知道碍事的就该死,他们的家庭跟我有什么关系!”鬼怒从心底是不认可江小白那一套的,他认为江小白太过心慈手软,而心慈手软则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之前如果不是你们心慈手软,朱彩桦会死吗?当时如果你们和我一样,把那些守卫全部都杀了,也就没有后来朱彩桦被守卫开枪打死的事了。你们认为的对,其实并不一定是对!”

  “你还敢狡辩!”

  江小白怒极,原来鬼怒这家伙根本就一点都没有改变,他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想要改变鬼怒,没想到一点成效也没有。

  “鬼怒,你走吧,我不需要你这个劫奴了。从今以后,你自生自灭去吧。我管不了你,我也不想管你了。”

  江小白很是心累。

  “呵呵,利用完了我,现在大敌除掉了,就要把我一脚踢开。江小白,你原来也是这样的货色。好啊,你不过就是想我死罢了。”

  鬼怒站起身来,头也不回,扭头而去。

  若离追了出去,拦住鬼怒。

  “老鬼!他现在正在气头上,你何必要跟他顶嘴呢。你是劫奴啊,对抗劫主,难道你不知道下场是什么吗?你哪儿也不要去,就在这里想一想,我进去帮你说说话。你要是走了,劫力发作的时候,怎么办?到时候就只能等死了。”

  “小丫头。”

  鬼怒心里一暖,没想到在这时候,居然是若离替他说话,想起自己曾经对若离做过的那些事,还真有些无地自容。

  “谢谢你,老夫真心实意地跟你说一句谢谢。不过不用麻烦了,那小子和你不一样,你宽容大度,能够原谅我曾经对你们做过的事,可那小子是个狠角色,他不会忘记。他就是故意找茬,故意折磨我。”

  若离道:“你是不了解臭小子的过去,他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没有见到过,所以他特别羡慕那些家庭完整的人,也最明白一个残缺的家庭对人的伤害有多大。你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杀了一些不该杀的人?”

  “是。”

  在若离面前,鬼怒倒是可以完全袒露心扉。

  若离道:“那就是了。我知道你是控制不住自己心里杀戮的欲望,有的时候,你被欲望所控制,管不住自己的双手。”

  “丫头啊,还真是让你给说对了。”鬼怒道:“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双手啊,有一阵子不杀人,我就特别想杀人。”

  若离笑道:“我知道,这其实就是一种习惯。比如我习惯了每天都洗澡,要是让我有几天不洗澡的话,我就要疯掉了。其实你可以通过做其他事情来转移你的杀戮欲念的。”

  “真的吗?”鬼怒连忙问道:“怎么做呢?”

  若离道:“记得别墅地下室的游戏机吗?”

  “知道,那天我看到你和浑小子玩得挺开心的。”鬼怒道。

  若离笑道:“你也可以玩啊,我听臭小子说还有掌上的游戏机,可以随身带着的。你要是想杀人了,就去游戏里杀。你杀多少,他都不会怪你的。”

  “那肯定不过瘾。”鬼怒道。

  若离笑道:“你错了,其实游戏更过瘾的,要不然现在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玩游戏呢。”

  “反正老夫现在不能回去,那太丢脸了。”鬼怒也是个好面子的人。

  若离道:“那这样,你先出去玩几天。不过不要时间太长,否则你劫力发作,谁也救不了你。等过几天臭小子的火气消了,你再回来。”

  “那就这样吧,老夫先出去快活几日。”

  语罢,鬼怒便已消失不见。

  回到房内,若离道:“鬼怒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江小白冷哼一声,“他一定还会再回来的。他舍不得那条命。为了活着,他迟早得回来。”

  若离道:“刚才我和他交流了一下,他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我让他出去玩几天,等你心情好了再回来。”

  江小白道:“别管他了,咱们出去吃饭,吃完饭之后打道回府,这里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

  “嗯。”若离挽着江小白的胳膊出了门。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