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健,你们丁家和那五大家族的关系如何?”江小白突然问道。

  丁海健道:“家父是个老好人,也肯吃亏,不会轻易得罪人,所以这些年在商场上没有什么敌人,倒是朋友交了不少。我们丁家和那五大家族都有来往,关系很不错。”

  江小白道:“那这样吧,由你出面,请五大家族现在的当家人吃饭。”

  丁海健道:“师父,您到时候也要出席吗?”

  江小白点了点头。

  丁海健道:“师父,生意上的问题一般靠暴力是解决不了的,只会让问题越来越大。我的建议是,您不要出面,我来跟他们好好聊一聊。”

  江小白笑道:“我说徒弟啊,你把你师父想象成什么人呐!你以为我是要去威胁他们吗?你错了,我是去给他们赔罪的。”

  “是吗?”丁海健笑了笑,道:“怕是您现在赔罪,他们也不会接受。”

  江小白笑道:“这没关系,你安排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其他的咱们先不管。”

  丁海健道:“师父,请客吃饭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给您安排好。不过徒弟有言在先,如果无法和五大家族和好的话,我建议您还是丢掉这烫手的山芋。”

  江小白点了点头,丁海健对他的关心,他感受得到。

  “好了,咱们聊点别的,呼吸吐纳练得如何了?”江小白岔开话题。

  说起修炼,丁海健顿时便眉飞色舞,道:“师父,我感觉我的身体正在逐渐变轻,每天睡得不多,但是并不觉得疲惫,我昨天测试了一下我的弹跳,发现比以前强了不少。”

  江小白笑道:“那就是有效果了。”

  “师父,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修炼更厉害的?”丁海健满含期待地看着江小白。

  “我画一个阵法给你,再传授你心法,回去之后,你照着修炼。”

  江小白把太极聚灵阵的阵法布置图给画了出来,又把催动太极聚灵阵的心法传授给了丁海健。

  “布置这个阵法,最好用玉石,那样能够吸引来的天地灵气也会更浓郁。”江小白道:“你们丁家也是省城有名的富商,这点话费对你而言不算什么。”

  “知道了师父。”丁海健非常激动,如果说前面的呼吸吐纳只是热身的话,那么接下来开始修炼的太极聚灵阵便算是正式的比赛。

  “回去吧。记住,不要操之过急。”江小白笑道。

  丁海健离开之后,江小白便继续浏览唐氏集团总部员工的资料,他希望通过资料先把这些人的情况给大概的了解一下。

  看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饭,江小白便上班去了。上午他看了一堆文件,下午便开始找人谈话,先从总部开始,中下层的领导也在他的约谈名单之中。

  从下午上班开始,一直谈到下班。江小白认真地做好记录,把一些让他觉得有用的人的名字都记录了下来。

  接连几日,他的工作都是这样,上午批阅文件,下午找人谈话。大家都在期待着新任总经理能够做出一些变革来,但却迟迟不见江小白有所行动。

  有几个重要的分公司,也在集团大厦里办公。谈完总部的,江小白接下来便要找分公司的中层干部们谈话。

  就在江小白上任之后,五大家族的联手行动就已经开始了。在他们看来,江小白只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没办法和唐九龄相比,跟没办法跟唐季钟相比。

  五大家族把这作为一次机会,联合其他一些家族,开始从各个方面对唐氏集团进行攻击。只是他们现在的动作还很小,正在做前期的工作,所以并没有影响到整个唐氏集团。

  一旦唐氏集团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就已经为时已晚。到那时候,一群饿狼扑了过来,打盹的猛虎岂会是狼群的对手呢。

  丁海健约了五大家族的掌舵人吃饭,丁家和五大家族的关系向来不错。这次五大家族也希望丁家能够参与进来,所以想接着这次吃饭的机会大家一起游说丁海健。

  丁海健把饭局的时间和地点都发给了江小白。当天晚上,江小白早早地就到了隔壁的包房。他一直在隔壁的包房坐着,听着隔壁那些人聊天。

  晚上九点的时候,江小白端着酒杯走出了包房,他的酒杯里是满满一杯的白酒。

  推开包厢的门走了进去,里面刚才还在热聊的一群人顿时就噤声了,全都冷冷地看着不请自来的江小白。

  五大家族如今的掌舵人都在,他们也都认识江小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们岂能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就是唐氏集团的新一任总经理呢。

  “丁总,这是怎么回事啊?”

  丁海健笑道:“正式跟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江总,是……”

  丁海健原本想说江小白是他的师父,却被江小白给打断了。

  “我叫江小白,是唐氏集团的新任总经理。对于你们亲人的去世,我深感抱歉。今天我带来几个项目,希望能与大家共同开发。”

  江小白把项目方案书拿了出来,交给了那五个人。五人连看都没看,直接丢在了桌子上。

  “江总,我想你是走错地方了,我们没兴趣和你们合作,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唐氏集团的做事风格我们并不认可。”

  说话的是朱远明,他的父亲就是死在浴缸里的朱崇华。

  “朱总,如果令尊大人今天在场的话,他一定不会拒绝与我合作。”江小白道。

  朱远明以为江小白是在威胁他,他年轻气盛,去年才刚刚大学毕业,听了这话,顿时就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还想杀人是吗?好啊!来啊!我倒要看看你们唐家能杀多少人!”

  朱远明初生牛犊不怕虎,比其他父亲来,可是要有胆识多了。

  江小白笑道:“我姓江啊,我可不姓唐。”

  “外界都说你是唐家的私生子,要不然唐季钟怎么会让你做总经理?唐氏集团历史上就没有外姓人做总经理的记录!”朱远明显然是把唐家研究的非常透彻。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