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真在一旁看着江小白做的这一切,心中颇为欣慰,由此可见江小白这人的品行,心想自己应该是没有找错人。

  “大脑袋,走吧。”江小白看着崭新的坟头说道。

  “走!”

  二人走到海边,江小白刚准备御风飞走,童真拦住了他。

  “小子,你先回去吧,我还有未完之事,就不和你一起回去了。”

  眼见分别在即,江小白心里还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当下点了点头,道:“大脑袋,那你自己小心。”

  童真哈哈一笑,“哈哈,我是谁啊,天底下能把我怎么样的人还没出生呢。小子,回去好好研习无名九卷,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

  “怎么是你的一片心意了?难道不应该是无名的吗?”江小白问道。

  童真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忙道:“哎呀呀,要不是我带你来这里,你能拿到无名九卷吗?虽然无名九卷我是按照无名的嘱托埋在这里的,但其实你是我带来的啊,我也有份的啊。”

  “哦。”江小白没有多怀疑什么,这解释合情合理。

  “大脑袋,那就再见了。”

  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江小白嗟叹一声,化作一道流光而去。

  不多时,他便回到了省城,回到了太阳山的半山别墅。江小白在别墅里见到了若离,却没有看到鬼怒。

  “老鬼人呢?”

  若离道:“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昨晚就离开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江小白感应了一下鬼怒的存在,发现鬼怒离这里已经很远了,并且仍然在逐渐远离这里。

  “这个老鬼,搞什么名堂!”

  “大脑袋呢?”若离没有瞧见童真,问了起来。

  江小白道:“他没回来,说是有事要办。”

  “他到底带你去了哪里啊?”若离问道。

  江小白把出去的经历跟若离讲了,童真并未说过不让江小白跟若离说。

  脱离听了这话之后,吃惊不已,没想到江小白出去才几天,竟遇到了这么多事情。

  “我明白大脑袋为什么不回来了,他是不敢回来。他要是敢回来的话,我非得拧断他的脖子不可。这个大脑袋,居然带你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谁知道那把巨剑有什么玄虚啊,要是把你的血全都吸干了怎么办?”

  若离气愤不已,语气很不好。

  江小白道:“说来也是奇怪,我分明感觉到我体内的血液被巨剑吸去了不少,但是等我醒来之后却并没有发现体内的血液少了,一切都如常,反而觉得精力比以前更充沛了。”

  若离道:“可能是大脑袋给你补回来了吧。对了,那把巨剑呢?我怎么没见着?”

  江小白道:“大脑袋拿去了,没有给我,说是封印起来了。”

  ……

  次日一早,江小白便去了公司,刚到公司没多久,屁股还没坐热,便接到了顾伟琴打来的电话。

  “小白,你人在哪里呢?我要见你一面,现在就要见!”

  顾伟琴似乎有什么急事。

  江小白道:“姑姑,你这是遇着什么事了吗?我能为你做什么?”

  顾伟琴道:“我要你现在就过来!”

  “我就在省城,咱们什么地方见面?”江小白问道。

  “直接到我家里来,我在家等你。”

  语罢,顾伟琴便挂断了电话。

  许久没有联系的顾伟琴突然打来电话,还要立即要见到他,江小白真是一头雾水,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放下手里的事务,江小白立即便驱车赶往了顾伟琴家。他不是第一次去顾伟琴家了,所以轻车熟路,很快便到了顾伟琴的家里。

  顾伟琴家只有她一个人,空空荡荡的大别墅显得有些冰冷,只有那些不会说话的东西陪着顾伟琴。

  再次见到顾伟琴,江小白便瞧出顾伟琴神色不太好,沉声道:“姑姑,您怎么了?”

  顾伟琴突然间眼泪就下来了,只是哭泣,却不说话。江小白只好坐下来细心安慰她,不断地给她递纸巾。

  过了好一会儿,顾伟琴才算是止住了哭声,不过依旧是抽抽嗒嗒的。

  “姑姑,你别总是哭啊,至少得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是吧,那样我才好帮你啊。”

  “我怀孕了。”

  顾伟琴要么不说话,一说话就是说出一个让江小白一愣的话。

  “这、这是好事啊。”

  回过神来,江小白立即表示了祝福。

  “不是李成刚的。”顾伟琴说了第二句话。

  又是一颗重磅炸弹!

  这一次江小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小白,你觉得这孩子我该要吗?”顾伟琴红着眼圈看着他。

  江小白道:“姑姑,这个建议我没办法给你,得你自己拿主意。”

  “你知道的,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孩子的。”顾伟琴道。

  江小白道:“那就留着吧,好歹也是个生命。”

  顾伟琴道:“但是孩子的父亲却不是个好人。”

  在江小白看来,顾伟琴并不是个随便的女人,不会随随便便就和一个人发生关系。

  “那孩子的父亲是?”

  顾伟琴道:“健身房的教练。有一次我心情不好,健身之后就闷闷不乐的,便喊了他一块去喝酒,谁知道把自己给喝大了,然后就稀里糊涂地发生了那事。”

  顾伟琴把这么私密的事情都告诉了他,显然是对他非常信任。

  “他知道你有了吗?“

  顾伟琴点了点头,道:“这是我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得知怀孕了之后,我便没有再去健身房。有一次他打电话来问我为什么没有去,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把有了身孕之事告诉了他,然后他就渐渐暴露出真面目了。”

  那健身教练之前一直装着很绅士,得知顾伟琴怀孕之后,便觉得这是他人生的一大契机,认为自己改变命运的时刻来临了。他先是表示一定会对这个孩子负责,然后便劝说顾伟琴离婚,和他在一起。

  顾伟琴是什么人,岂会不知他的心思,当场就戳穿了他。那人之后便开始冷言威胁,说是要告诉李成刚,还要毁了顾伟琴的名声。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