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把那块移动硬盘放到顾伟琴面前,道:“蒋伟雄这人实在是卑鄙无耻的很,这里面有他偷偷拍摄的东西。我已经替你取回来了。”

  顾伟琴俏脸一红,她猜得到那视频是什么内容,心想也不知道江小白有没有看过。

  江小白道:“他还在云端储存了一份,不过已经被我清除了。你大可放心。姑姑,我今天来找你,主要是想问问你怎么处置蒋伟雄。”

  顾伟琴道:“这个人卑鄙无耻,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

  “那是要杀了他吗?”江小白问道。

  “……还是别杀了吧。”

  沉吟良久,顾伟琴叹了口气,道:“想个别的法子,反正我再也不想见着他了。”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事交给我来处理。”

  顾伟琴挤出一丝笑容,“小白,你帮了我那么多忙,我该如何感谢你呢?”

  江小白笑道:“说谢不谢的,那就太见外了。姑姑,我和顾惜的关系你是知道的,咱们是一家人啊。”

  “对啊,我们是一家人。”顾伟琴笑了笑,便也不再跟江小白说什么见外的话。

  谈完了事情,江小白便离开了。回到了神秘住所,他便在蒋伟雄的脑袋上套了一个黑色的布袋子,然后带着他离开了。

  蒋伟雄只觉自己双脚离开了地面,越飞越高,高空之上,罡风猛烈,吹得他都快不能呼吸了。

  等到他的双脚再次踩到实地的时候,只听到海边有暖风吹来,风中有咸湿的味道,海浪声由远及近,传入耳中。

  江小白摘下了套在蒋伟雄脑袋上的套头,一阵刺眼的日光照射下来,只见蒋伟雄紧闭着双眼,过了一会儿才缓缓睁开双目。

  “这是什么地方?”

  映入眼帘的是碧水蓝天,还有沙滩海鸥,蒋伟雄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小岛上。

  江小白道:“一个小岛,孤悬海外,没人知道这里,也几乎不会有人到这里来。在这岛上生活着各种猛兽,他们都将会是你的食物,当然了,前提是你有能力猎杀他们才行。当然了,如果你没能力猎杀他们,你很有可能会成为他们的食物。蒋伟雄,瞧你这结实的身板,怕是老虎也能打死几只的。好了,我该回去了,这是给你的。”

  江小白丢下一个背包,背包里面只有几件衣服和一点食物。

  蒋伟雄彻底慌了,突然贵了下来,抱住了江小白的大腿。

  “求求你了,别把我留在这里了,我知道错了,我一定不会再骚扰顾伟琴的,求求你了,带我回去吧,别把我丢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蒋伟雄是真知道害怕了,如果把他丢在这地方,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就算是他不被岛上的野兽吃掉,也会自己疯掉。这岛上空无一人,就只有他一个,闷也把他给闷死了。

  江小白道:“怎么,我免费送你一个海岛游,你还不乐意了?”

  蒋伟雄声泪俱下,“这TM哪是什么海岛游啊,这是孤岛大冒险啊!求你了,别丢下我,带我走吧,带我回去。”

  江小白道:“Pony啊,我还是喜欢看你牛X时候的样子,现在这样哭哭啼啼的,哪有半点男子气概啊。”

  “我是什么男人啊!我其实就是个怂人啊!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以后我就是你的狗,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

  蒋伟雄不住地哀求,不过江小白并不为之所动,一脚把他踹开,化作一道流光飞走了,就让蒋伟雄在这孤岛之上自生自灭吧。

  ……

  总经理办公室内,江小白正在阅览文件,秘书张曼走了进来,怀里抱着一沓文件。

  “江总,这是需要您批阅的文件。”

  张曼把文件放下,却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立即离开他的办公室,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又像是没想好怎么说似的。

  江小白抬起头来,看了张曼一眼,道:“有事啊?”

  “没,没。”

  张曼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

  江小白注视着她的眼睛,这让张曼心里突突乱跳,江小白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她。张曼不禁霞飞双颊,面庞火热,心想难道是江总看上我了吗?

  “张曼,你是不是想请假去看演唱会?”

  张曼支支吾吾没有说出口的就是这个,她的偶像来到了省城,会在今天下午举办一场演唱会,她已经买了票,只是不知道江小白会不会准假。

  “江总,您真是太神了,您是怎么知道的啊?”

  江小白微微笑了笑,道:“你按照正常的请假流程走吧,公司有公司的制度,按照制度来就行。”

  “谢谢,谢谢江总。”

  张曼欢天喜地地离开了。

  江小白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微笑,心想这心卷还真是厉害,他已经在公司放好几个人身上试过了,都能准确地读出他们心里的想法。

  这让江小白意识到了无名九卷绝不是大脑袋忽悠他的,而是真正的绝世神通。

  这心卷他只是初学而已,连皮毛都还没有学到。无名就见每一卷都包罗万象,想要完全学会,怕是没有个万年时间是不可能的。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江小白和若离坐在饭桌旁。

  “老鬼呢,怎么还没见他?”

  若离道:“谁知道呢,还没回来。”

  江小白看着若离的眼睛,想要在若离的身上试试心卷的内容有没有用。

  “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什么花了吗?”

  若离摸着自己的脸庞,紧张地问道。

  “没有。”江小白摇了摇头,他并不能读到若离的想法,看来他修为尚浅,现在只能读到普通人的。

  吃过了晚饭,若离便拉着江小白陪她去玩游戏。

  二人一直玩游戏玩到深夜,刚刚结束,就见一身是血的鬼怒冲了进来,倒在了他们面前。

  “老鬼,你怎么了?”若离惊声问道。

  二人赶紧上前去,江小白忙向鬼怒的体内输入了一些劫力,劫力之于劫奴,就像是空气和水一样是必须的,也是疗伤的圣药。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