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撤离这里吗?”鬼怒问道。

  “干嘛要走?”若离反问道。

  他们刚刚击退了鬼门四子的一波进攻,若离战意正浓,根本不想离开。

  鬼怒道:“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的,刚才能打退他们,不过是仗着轰天惊雷阵的威力罢了,如果没有了轰天惊雷阵,怕是咱们三个根本阻挡不了他们的进攻。”

  “老鬼,你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看咱们的轰天惊雷阵还能抵挡一会儿,等到他们下次再来,咱们争取让鬼门四子变成鬼门三子!”若离信心满满地道。

  鬼怒不说话了,看着江小白。

  江小白道:“若离,老鬼的话不假,鬼门四子不是那么容易杀死的,咱们虽然打退了他们一次进攻,但是等到他们下次再来的时候,咱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鬼怒道:“等到他们下次再来进攻的时候,必定是胸有成竹。主人,你快点拿主意吧,是战是撤,只要你一句话,我鬼怒誓死相随。”

  江小白眉头紧蹙,道:“按理来说,此时最好是离开,但目前鬼门四子正监视着咱们这里,咱们若想平安离去,怕是也做不到。”

  若离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臭小子,我知道一条密道,咱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

  “这里哪有密道?”江小白问道。

  若离笑道:“自从搬到这里来之后,你也没在家里住过几次,很多情况你都不清楚。我天天呆在别墅里,当然比你更清楚啦。就在咱们的地下室,就有一条通向山外的密道。”

  这房子是唐季钟的,唐季钟老奸巨猾,在建造这套别墅的时候给自己留了秘密通道也极有可能。

  “那咱们就可以从密道里离开,就让他们在那儿守着吧,等他们发现咱们已经离开了之后,咱们早就不知道到哪儿了。”鬼怒笑道。

  江小白点了点头,道:“那就这样吧,咱们赶紧撤吧。”

  三人立即进了别墅,去了地下室。若离在地下室的壁灯上轻轻一按,随后地下室的地面便开始动了起来,露出了一口通道的入口。

  “小丫头,你是怎么发现的?”鬼怒问道。

  若离道:“我也是不经意间发现的。”

  鬼怒和若离先后进了密道,江小白却没有进去。

  “臭小子,你还傻愣着干什么啊?赶紧走啊!”若离催促道。

  江小白道:“我得去毁了阵法,如果有人不小心闯了进来,是要出大祸的。”

  “主人!你管这么多干什么啊?赶紧走吧!”鬼怒也跟着催促起来。

  “不行!轰天惊雷阵的威力太过霸道,必须得毁掉,万一家里的佣人们回来了,可是要死人的。你们先走,我去毁了阵法就立马过来。”

  语罢,江小白便离开了地下室。

  若离和鬼怒四目相对,二人都没有先离开,而是静静地等待着江小白回来之后一起离开。

  回到上面,江小白便开始着手把阵法给毁了。这阵法是他布置的,他对阵法非常熟悉,只需要移动几个东西,这阵法便失去了威力。

  两三分钟不到,江小白便又回到了地下室里。若离和鬼怒见他平安归来,都松了一口气。

  沿着密道径直向前走去,沿途他们还有所发现。这沿途不但有武器,还有食物和水,甚至还有发电机和燃料。即便是被困在这密道之中,想要坚持一段时间也很容易。

  唐季钟果然是老狐狸,做事情想的就是周到。不说别的,发生危险的时候,就是在这里面躲上两三年,这里的物资也不会被消耗掉。

  密道非常的长,等到三人从密道里出来的时候,回头望去,太阳山只剩下一个模模糊糊的轮廓了。

  “咱们接下来去哪里?”鬼怒问道。

  江小白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往何处去,便道:“老鬼,你行走天下的经验最多,你认为眼下咱们该去向何处?”

  鬼怒道:“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是好,鬼门弟子遍布天下,哪里都可以说不安全。”

  若离道:“既然不知道去哪里,那咱们就随便走走吧,就当是周游天下了,只要不被鬼门的人发现就好了。”

  江小白点了点头,三人即刻上路,隐匿身形,处处小心谨慎。

  入夜之后,三人在一个林子里找地方休息。江小白生了火,鬼怒捉来了一只野兔。

  吃饱喝足之后,江小白便让鬼怒和若离休息。鬼怒有伤在身,需要休息。整个晚上,都是江小白在值夜。

  次日一早,三人便离开了林子,继续北上。走了半日,突然听到前方有打斗的声音。

  三人加紧脚步,过去看了看。

  到了附近,便见一名白衣女子被两个黑衣人给围住了。

  鬼怒看到那两个黑衣人的服饰,沉声道:“这两个黑衣人是鬼门的人。”

  若离道:“这个白衣女子手上的剑我认得,她应该是栖霞山静慈观的弟子。”

  栖霞山静慈观和五仙观素来有交情,静慈观的人若离曾经见过。她十三岁那年,静慈观的圆镜师太还带着门下弟子去过五仙观。

  在两名鬼门弟子的围攻之下,静慈观的这名女弟子渐渐支撑不住了,胜雪的白衣上一出现了血迹。

  若离急道:“我们得救她!”

  江小白道:“救自然是要救的,傻丫头,我担心的是你和静慈观的人认识,万一她要是认出了你来,这可不太好办。”

  若离道:“不会吧,上次静慈观的人去五仙观的时候,我才十三岁,这都过去那么久了,我的模样也变了不少,他们不会认出我来的。记住了,在静慈观的人面前不要称呼我的真名,就叫我小羽吧。”

  江小白和鬼怒点了点头。

  “这两个人就交给我了。”

  经过昨天晚上一夜的疗养,鬼怒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话音未落,他已经化作了一道虚影。

  战斗之中的三人猛然瞧见一阵黑风刮来,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什么,那两个鬼门的弟子已经被鬼怒用九阴鬼爪给杀死了。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