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并没有睡,但是他却没有答话,他并不想见苏展超和韩晨。其实五仙观的荣辱与他没有多大关系,他所在乎的是若离的感受。若离不想让五仙观颜面扫地,那么他就不会让五仙观颜面扫地。

  “苏师兄,说不定那位兄弟已经睡了吧,这么晚了,咱们还是不要打搅了。”韩晨道。

  苏展超点了点头,便和韩晨回了房间。

  次日一早,二十年一度的相亲大会正式开始,各门各派的弟子们都换上了新衫,收拾了脸面。

  在这一天之中,静慈观的女弟子们会分布在望月峰、天阙峰、红雨峰这三个山峰之上。

  来到这里的各门各派的弟子可以分别前往这三个山峰,去寻找他们的意中人。若是郎有情妾有意,双方都相中了的话,双方便可携手结伴离去,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加深了解去。

  江小白本无意去参加相亲大会,不过若离玩心重,她一大早便过来把江小白从床上揪了起来,拉着他去参加相亲大会。

  今天无论男女,都是精心打扮一番,希望能找到意中人,只有江小白和若离,担心被人认出来,所以故意把自己往丑里打扮。

  若离依旧是一身男装,虽然故意把自己往难看的方向打扮了一下,不过看上去依然丰神俊朗,绝对称得上是个翩翩佳公子。

  相比之下,江小白就显得差多了,他故意驼着背,歪着嘴巴,把自己搞得跟个猥琐男似的。

  二人先是去了望月峰,到了那地方,若离想要去拉江小白的手,却被江小白给打开了。

  “傻丫头,你忘了你现在是男儿身了吗?”

  若离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心想幸好没人看见,否则非得怀疑他们有龙阳断袖之癖不可。

  二人就这样并肩在望月峰上走着,今日天气晴朗,微风和煦,望月峰上山花烂漫,色彩之多,数也数不过来,绚烂之极。

  “傻丫头,注意到了吗,有很多女孩看着你呢。”

  女扮男装的若离一出现,便把各门各派的弟子们给比了下去。静慈观的女弟子哪个不爱英俊少年,自然都把目光投向了若离。

  若离倒也大方,在众人的灼热目光之下,依然能够行走自如,举手投足之间,洋溢着满满的自信。

  “这是何门何派的少年啊?好英俊啊!”

  已经有静慈观的女弟子聚在了一起,议论纷纷。甚至有几个静慈观的女弟子在若离出现之前已经和其他门派的弟子聊的热火朝天,在若离出现之后,便立即显得心不在焉,全然没听到对方在说什么,因为她们的心思已经全部都被若离给吸引过去了。

  若离只是和方静雯说过她要女扮男装的事,方静雯并未告知静慈观的其他女弟子,这事原本也无需广而告之。

  这样一来,若离可就成了众矢之的,遭人恨忌。江小白眼见形势不对,他们再继续留在这里的话,怕是要引发事端。

  “若离,咱们得走了,你没看到嘛,有些人的目光就快要能杀人了。”

  若离道:“走吧,我们去天阙峰瞧瞧去。”

  江小白叹了口气,到了天阙峰,怕是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二人离开了望月峰,很快便到达了天阙峰。天阙峰也是同样的热闹。

  若离道:“臭小子,咱们俩来做个游戏好不好?”

  江小白笑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若离笑道:“咱们来做个比赛,你我分别去勾搭女弟子,看谁先找到愿意嫁给咱们的,如何啊?”

  江小白正色道:“若离,你可别乱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二十年一度的相亲大会可以说是各门各派之间的盛世,一旦男女双方你情我愿,并且通过了静慈观掌门人的首肯的话,那么这桩姻缘便算是结成了。

  若是有一方毁约的话,牵扯到的不只是两个人,而是两个门派。如果是男方毁约,那么必然惹得静慈观上下不悦。

  这并非是没有先例,之前有个门派便因为这种情况而导致了静慈观断绝了与那个门派的往来。

  江小白不希望若离多生事端,而且相亲不是儿戏,涉及到终生大事,决不可当做游戏来玩。

  “算了算了,你这人实在是没趣得很。”

  若离努了努嘴,突然间瞧见了前方有一道身影,大声地道:“瞧见了吗?陈太吉也来了!”

  江小白冷笑道:“看来这厮伤的还不够重啊!要不然的话,今天应该在房间里躺着才对。”

  若离笑道:“陈太吉怎么可能错过这二十年一度的盛会呢,一旦错过,可又要等上二十年啊!静慈观那么多美女,要是我是男的,我也忍不住啊。”

  就在二人边走边聊之时,突然一道倩影横在了他们的前面,抱拳拱手,笑道:“公子,凌秋这厢有礼了!”

  江小白指了指自个儿,诧异地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他以为凌秋是来找若离的。

  “当然了。”

  凌秋二话不说,一只手已经落在了江小白的手臂上,“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呢?”

  “这……”

  江小白没想到他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了,居然还有人看上他,真是奇了怪了。

  若离笑道:“白兄,你便先去吧,我独自一人随便逛逛。”

  语罢,若离便运气身法钻入了人群之中。

  江小白被凌秋拉到了一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请问公子来自何门何派啊?”凌秋问道。

  江小白挠了挠头,道:“凌秋,我估计你是误会了,我不是来相亲的。”

  凌秋笑道:“你这人可真是奇怪,来这里的男人哪个不是来相亲的?没想到你面皮儿那么薄。我一个女子都敢直言心中喜恶,你个大男人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

  江小白跺了跺脚,道:“我是方静雯方师姐的朋友啊,真的不是来相亲的!”

  “七师叔!”

  凌秋一听这话,顿时便是红了脸。

  “原来、原来是七师叔的朋友啊,贵客,方才凌秋失礼了,还请不要见怪。”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