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虫?”

  铁剑门的弟子们一个个面色茫然,他们根本不知道尸虫为何物,不过内心深处对那种东西却有着极为深刻的恐惧。

  玄明和白军两个人确定那是尸虫之后,两个人的面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他们内心之中的恐惧要胜过这些无知的铁剑门弟子千百倍。

  “玄明,跟我来一下。”

  白军把玄明叫到了一旁去,二人走进了旁边的林子里,低声细语起来。

  “白师兄,你想说什么?”

  白军眉头紧锁,沉声道:“玄明啊,眼下在你我眼前有两条路可选。你我都知道尸虫出现意味着什么。”

  玄明道:“你说的两条路我知道,一条是明哲保身之路,现在立马带着残余的弟子离开灵素山,回咱们铁剑山去。另外一条路就是上灵素山,帮着静慈观抵御外敌。白师兄,这条路可是要舍生取义的啊!”

  白军看着幸存的弟子,道:“是啊,按理来说,我辈中人,见到鬼门中人,应该人人得而诛之,但是如果咱们真的去了,这些随你我一起来到这里的弟子该怎么办啊?他们是铁剑门的未来,是铁剑门的根基之所在啊!”

  白军心理的天平已经发生了倾斜,他的话语之中就能看出他的态度。他倾向于带着五仙观的弟子离开,保住这些五仙观的未来。

  “白师兄!”

  玄明虽然莽撞,但是在大节方面却不含糊。

  “白师兄!咱们千万走不得啊!今夜咱们若是走了,他日你我,包括铁剑门所有弟子,都无法在各门各派面前抬起头来!咱们铁剑门会被别人戳断脊梁骨的!”

  白军道:“那你就忍心看着随我们前来的弟子全部都死在这里吗?玄明啊,咱们可是把门中一半的弟子都给带出来了啊!”

  玄明道:“生与义不可全得,那么就让他们自己做出选择吧。”

  白军道:“你这是要把鬼门的人来了的消息告诉他们吗?”

  玄明道:“还想捂吗?说不定山上已经和鬼门交上手了!刻不容缓啊我的白师兄!”

  白军道:“鬼门是什么样的存在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若是知道即将面对的对手是鬼门的人,怕是没有上去,就已经全都成了软脚虾了!”

  玄明不说话了,他知道白军所言是事实。这些年来,各门各派弟子对于鬼门的畏惧是越来越深了。

  “玄明师弟!听我一言吧,即便是咱们上去了,又能怎样呢?真要是鬼门的人来了,咱们去了,怕是也只是送人头罢了!”

  玄明依然是不言不语,他脸上的神色很复杂。白军在他肩上拍了拍,道:“是我主张回去的,以后一切骂名都让我来承担吧。咱们得尽快离开这里了,我这就去宣布。”

  ……

  江小白和若离赶到玉女峰的时候,一路上发现了几具静慈观弟子的尸体。他们和鬼门打过的交道不止一次,很容易就看出来是鬼门的手法。

  “不好!小白,是鬼门的人!他们找到了这里,怕是冲着你我来的?”

  江小白皱着眉头,他的看法和若离不太一样。鬼门四子纵然本事不小,但如果只有那四个人的话,怕是也不敢到静慈观来生事。

  鬼门的人肯定是来了,他担心的是不止鬼门四子。

  “小白,咱们要不离开这儿吧,那样鬼门的人就找不到我们了。找不到我们的话,他们或许就会离开灵素山的。”

  若离是个单纯的女孩,想事情也比较单纯,但这件事远远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鬼门的人怕是不是来找我们的。”江小白道。

  “什么?”若离瞪大眼睛看着江小白,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江小白道:“如果真的是为了捉拿你我,鬼门无需兴师动众。看这形势,鬼门怕是来了不少人,绝对不止鬼门四子。”

  “他们兴师动众来这里做什么?”若离问道。

  江小白摇了摇头,若离的这个问题,他无法给出答案。

  若离道:“那既然这样的话,静慈观更需要咱们留下来。小白,咱们过去吧!”

  江小白点了点头。

  圆镜师太住在玉女峰的清净塔之中,江小白和若离赶到那里的时候,苏绾已经率领静慈观的弟子来到了这里。

  只见清净塔被一团黑气所笼罩,那黑气散发着阴森恐怖的气息。

  “静慈观的弟子听令,谁也不许靠近清净塔!苏绾,带着她们速度离去!”

  清净塔之中传来了圆镜师太的声音。

  “师父,你让我们去哪里啊?”

  一向坚强的苏绾此刻潸然泪下,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她这一路赶回来,路上看到了许多弟子的尸体,她知道静慈观今夜必然有一大劫。

  “离开灵素山!去……青城山吧!五仙观会收留你们的!”

  圆镜师太似乎思考了很久,这才说出“青城山”三个字。

  “师父,弟子哪儿也不去!灵素山才是弟子的家园,弟子哪里也不去!弟子誓死守卫灵素山!”

  “苏绾!你糊涂啊!你难道要让所有弟子为我陪葬吗?”

  圆镜师太已经做了牺牲自己的准备了。

  那团黑气之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冷笑声。

  “呵呵,圆镜老尼,你以为她们走得了吗?若是不把灵根给我交出来,今夜我将血洗灵素山,杀你个片甲不留!”

  “鬼子!以你的能力,你做得到吗?”

  圆镜师太的声音再度从清净塔之中传了出来。

  苏绾等弟子的表情却是一片茫然,鬼子口中的灵根到底是何物,她们这些做弟子竟然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是吗?你以为我做不到吗?呵呵,我会让你吃惊的。”

  若离拉了拉江小白的衣服,道:“小白,圆镜师太口中的鬼子是老鬼说过的那个鬼子吗?”

  江小白道:“当然是了,鬼门就一个鬼子,除了他还能有谁。”

  鬼怒曾经与他们聊过鬼门,鬼王和鬼母之下便是鬼子,这鬼子的实力也仅次于鬼王和鬼母,就算是鬼门四子四个加起来,也不是鬼子的对手,可见其实力的恐怖。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