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绾居然当众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静慈观的下一任掌门人是谁,完全由圆镜师太决定,何时轮得到她置喙!

  “苏绾!你这是要违抗我的旨意吗?”

  圆镜师太冷冷地看着这个她心爱的徒弟!

  见苏绾和圆镜师太起了争论,方静雯连忙道:“师父、二师姐,你们别吵了,我何德何能啊,这个掌门肯定是做不好的。”

  苏绾冷笑一声,“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她向来自负,在静慈观当中,圆镜师太的弟子当中就属她的修为最厉害,能力最强,向来没有把其他师姐妹放在眼力。

  “静雯,你有何德能,为师心里清楚。你这就过来!”

  圆镜师太看着方静雯,方静雯站在原地摇了摇头,没有上前去。

  “难道你也想抗旨吗?”圆镜师太怒道。

  “师父,徒儿不敢!”方静雯这才缓缓朝着圆镜师太走了过去。

  圆镜师太解下腰上挂着的掌门令牌,交到方静雯的手上,语重心长地道:“静雯,以后静慈观的担子可就落在你的身上了。”

  “师父,弟子……”

  方静雯性格柔弱,很明显能听得出来圆镜师太话语之中的意思,想必这次一别就再也见不到师父了。

  “带着弟子们离开吧!”圆镜师太道:“能活下来几个就活下来几个,总好过全都死在这里强。去青城山,凭我们两派的交情,玉箫子会收留你们的。”

  方静雯感觉到肩上担子的沉重,放眼望去,整个静慈观也就剩下这小几百名弟子了,再不走的话,怕是真要被灭门了。

  “静慈观弟子听令!”

  方静雯举起手中的掌门令牌,“随我离开灵素山!”

  做这个决定,方静雯也是不得已的。

  就在此时,一个身影冲了出来,此人腰悬长剑,穿一身青色长衫,身材修长,英姿挺拔,正是方静雯那未婚的夫婿梁玉青。

  “静雯,你做了掌门,你我的婚事怎么办?”

  静慈观有规矩,历代掌门皆不可嫁人娶亲。

  看着情郎,方静雯内心深处柔软的地方一阵悸动。

  “玉青,我只能负你了!”

  苏绾狂笑起来:“你们都看到了吧!方静雯这个无耻之徒,居然为了掌门之位抛弃了自己多年的情郎!此人卑鄙之极,真是可耻可耻啊!”

  “苏师姐,我不是……”

  方静雯想要辩解什么,却已经落了泪,说不出话来。

  “你不是什么!贱人,我真是看错你了,原来你才是那个深藏不露之人!”

  苏绾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突然间变得十分阴毒。

  “静雯,真的吗?你真的忍心割舍你我之间这么些年的情谊吗?”

  看热闹的各门各派的弟子几乎已经走光了,梁玉青仍然留在这里。他不是不怕死,也不是不怕鬼门的人,只因为他心爱的女子还在这里,所以他才没有离开这个危险之地。

  梁玉青对方静雯用情至深,这是静慈观许多人都知道的。

  “玉青……”

  看着情郎满脸失望的神色,方静雯几乎就要把手里的令牌给丢了,她不想做什么掌门,只想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厮守一生。

  看到这一幕,若离悄然握住了江小白的手,用力地紧紧握住。

  “小白,他们两个好让人心酸啊!”

  “玉青,你等着我,等静慈观度过这一劫,我自然会辞掉掌门之位,到时候我们便可以双宿双飞了。”方静雯泪眼朦胧地看着梁玉青。

  “好!静雯!无论多久,我都等你!”

  梁玉青拔出佩剑,豪情万丈地道:“今夜便让我护送你们离开!”

  “好小子,好一个痴情种啊!”

  站在清净塔顶端的鬼子发出阴冷的笑声,道:“可惜我平生最看不惯这些情情爱爱的事。”

  话音未落,一道黑芒突然从虚空之中闪现出来,梁玉青还没来得及躲闪,已经被那黑芒击中了脑袋。

  “玉青!”

  方静雯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

  梁玉青并没有倒下,只是原本漆黑如墨的双眸突然间变得浑浊起来,喉咙深处发出“哬哬”的声音。

  圆镜师太凝眉一看,心知梁玉青已经中了尸虫,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悲凉之意。

  “玉青……”

  方静雯还不知道梁玉青怎么了,见他似乎没事,心里还有一些庆幸,便要走上前去。

  “静雯,不可!”

  圆镜师太拦住了她。

  “师父,你就让我看一看玉青吧!”方静雯含泪乞求。

  圆镜师太叹了口气,道:“孩子,梁公子他没了,现在在你眼前的已经不是你熟悉的梁玉青了,他只是一个受尸虫控制的傀儡啊!”

  话音未落,梁玉青便拔出长剑朝着方静雯扑杀过来。方静雯心底还存着一丝侥幸,躲闪之际,口中一直说个不停。

  “玉青,你看清楚我啊,我是静雯啊,我是你最爱的静雯啊!”

  梁玉青一招招都是致命的狠招,他已经被尸虫所控制,便是杀了亲爹亲妈,也不会眨一下眼。

  “师父,你快救救玉青,救救他啊……”

  圆镜师太叹了口气,道:“孩子,不是师父不愿意救,是他已经没办法救了。”

  一旦被尸虫侵入脑部,脑髓会在瞬间便尸虫吃个干净。这东西占据大脑,支配着人的行动,人就变成了傀儡。

  “七师妹!让我来帮你吧!”

  苏绾拔出长剑,纵身跃到梁玉青的身后,剑光起落,梁玉青的脑袋已经被她给削了下来,坠落在地,滚到了方静雯的脚胖。

  “啊——”

  方静雯抱着脑袋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凄厉吼叫,她本就柔弱,岂能经得住此等打击。

  “苏绾!你个孽畜!”

  圆镜师太勃然大怒。

  苏绾冷笑道:“师父,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谁都知道中了尸虫的人必须砍下他的脑袋才行,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否则一会儿梁玉青伤了其他弟子怎么办?师父,您说是不是?”

  “诡辩!”

  圆镜师太心里清楚得很,苏绾那么做,无非就是为了刺激方静雯,让方静雯做不成这个掌门人。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