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鬼门四子加上上千名阴尸傀儡,这些人合起来的力量该有多恐怖。

  佛翠石的光芒正在变得黯淡,谁都看得出来,佛翠石不可能挡得住如狼似虎的鬼门众人。

  圆镜师太仍在苦苦支撑,不断地将自己的真元输入到佛翠石之中,维持着佛翠石产生的防护光罩。如果不是她不断地往佛翠石之中输入真元,这一层防护光罩早就破了。

  江小白走到圆镜师太的身胖,沉声道:“师太,让我们助你一臂之力吧!”

  语罢,江小白便去召集众人,大家以圆镜师太为中心,分布在她的周围,纷纷将真远输入佛翠石之中。原本光芒黯淡的佛翠石在那一瞬间突然又变得无比的雪亮,防护光罩也变得更强了。

  人多力量大,这些人当中虽然没有修为可以和圆镜师太相提并论的,但是他们人多。小溪可以汇聚成江海,涓滴细流如果很多的话,也可以形成千丈的瀑布。

  “该死!”

  眼看着就快要攻破防护光罩了,谁知道杀出来一个江小白,带着众人一起向佛翠石当中输入真元。

  鬼子气得发狂,疯狂地向防护光罩施压。鬼门四子也是一个个地拿出了全力。但是防护光罩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积攒的能量很大,已经超过了外面的鬼门中人。

  “鬼子大人,好像攻不破啊!”

  红发的鬼火吼道:“他们的防护光罩正在扩大!”

  分散在防护光罩周围的那些阴尸傀儡离防护光罩最近的一批已经被震成了血水。

  佛翠石在得到了巨大的能量支持之后,产生的防护光罩便具有了攻击的能力。

  众人见阴尸傀儡死了不少,顿时信心大增。

  “大家再加把力,灭掉这些阴尸傀儡,剩下的就不足为虑了!”江小白大声吼道,为众人加油鼓气。

  灭掉阴尸傀儡,剩下的鬼子和鬼门四子五个人依然很强大,但是没有了阴尸傀儡的帮助,这五人想要杀掉他们全部,根本没有什么可能性。

  “大家都加油啊!”

  众人一个个都拿出了全力,事关他们的存亡,谁也不会收着力。防护光罩正在变得越来越大,防护光罩的光芒也变得越来越炽盛。那些触碰到防护光罩的阴尸傀儡在瞬间就被化成了血水。

  一千多个阴尸傀儡,眼看着只剩下不到一半了,鬼子和鬼门四子都变得心急如焚。

  “鬼子大人,要不咱们今夜先撤吧,等带齐了人手再来找他们算账。”

  鬼火提议道。

  “混蛋!”

  鬼子破口大骂,“不拿到灵根,我誓不撤走!谁再敢说撤走这类的话,我立马宰了他!”

  鬼火立即闭上了嘴。

  转瞬之后,阴尸傀儡又死了两百多个,就只剩下两三百个了。

  防护光罩里的众人看到了希望,圆镜师太的脸上呈现出了微微的笑容。

  “众弟子听着!只要咱们万众一心,谁也无法毁灭咱们静慈观!大家齐心协力,为死去的同门报仇!我名门正派除掉鬼门的妖孽!”

  圆镜师太这一开口,静慈观的那些个弟子,更是一个个兴奋不已,瞬间防护光罩又大了一圈,而那些阴尸傀儡就快死光了。

  就在鬼子都陷阱灰心的时候,突然间整个防护光罩光芒一暗,继而防护光照便破了,佛翠石也在那一刹那失去了光泽,碎成了碎块,一块块透明的晶体散落一地。

  “师父!”

  众弟子齐声恸哭,圆镜师太倒在地上,面色惨败。

  一个身影极速后掠,手中握着一把带血的短剑。

  “呵呵,师父,你死了,静慈观的掌门舍我其谁啊!”

  方才苏绾趁着大家伙齐心协力御敌的时候,钻进人群之中,悄然来到了圆镜师太的身后,在背后给了圆镜师太一剑。圆镜师太身受重伤,失去了她的强大真远,防护光罩终于支撑不住鬼门众人施加的压力。

  破了。

  “苏绾!”

  静慈观众弟子一个个咬牙切齿地看着苏绾,“你疯了吗!我们绝对不会认你这样的一个人做掌门的!”

  苏绾冷眼看着这些同门,大笑道:“你们不认,那就全都得死在这里!”

  鬼子哈哈大笑:“苏绾,你是个人才。这样好了,你助我杀光这里所有人,取得灵根,以后鬼门便是你的靠山,你可以在灵素山另起炉灶,建立属于自己的门派!”

  苏绾跪倒在鬼子的面前,叩首行礼。

  “鬼子大人,一切就仰仗你了!”

  鬼子满意地点了点头,“破掉防护罩,你有大功!不会少了你的好处的。好了,你告诉你的同门,愿意顺从我的,皆可生!如若执迷不悟,杀无赦!”

  苏绾站起身来,看着众多同门,“你们都听到了吧,识时务者为俊杰,想活命的就到我的身后来吧。”

  圆镜师太坐在地上,抬起手来指着苏绾,双目之中落下了泪。她曾经把苏绾作为了静慈观的希望,却没想到这个让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徒弟居然是这样的人。

  “孽徒!你欺师灭祖,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苏绾看着圆镜师太,面无表情:“师父,是你先出手伤我的!在你出手的那一刹那,你我之间的师徒情分便断了。”

  “我呸!”若离朝着苏绾吐了一口吐沫,其余静慈观的弟子也是纷纷跟着吐了吐沫。苏绾从一个人人尊敬的二师姐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被众人唾弃的叛徒。

  “苏绾!你背叛了师门,臣服于鬼门,以后正道中人人人见了你都可以杀之!你是与正道为敌啊!”

  圆镜师太的大弟子榕芳站了出来。

  苏绾冷笑道:“师姐,我的好师姐,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只不过是个被男人玩弄了之后又抛弃的女人,没用的女人,你凭什么教训我!”

  “你!”

  榕芳挺剑刺了出去,却被苏绾夹住了剑尖,只听“叮”的一声,剑身折断,苏绾用手中的剑尖割破了榕芳的喉咙,鲜血飚出,溅了苏绾一脸。

  榕芳的失身缓缓倒下,死不瞑目。

  “芳儿!”

  眼见爱徒死于眼前却无能为力,圆镜师太急火攻心,顿时眼前便是一黑。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