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芳是圆镜师太的大徒弟,原本她才是圆镜师太最喜爱的那个徒弟。只可惜榕芳遇人不淑,遇到了一个油嘴滑舌会讨女人欢心却品行不正的人,被那男人始乱终弃。

  自那之后,榕芳便意志消沉,不思进取,不但疏于修炼,对任何事情都不再感兴趣。

  后来,圆镜师太才把目光放在苏绾的身上,如果不是她的悉心栽培,苏绾岂会有今天的修为。

  多年以来,苏绾都以为下一任的掌门非她莫属,谁知道今日竟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并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什么,她一腔热血,想着要为自己心爱的师门而死,为什么得到的却是师父的责骂!

  苏绾想不明白,所幸她现在不需要想了,因为她已经不需要那样的师父了!

  “圆镜老尼,还不快把灵根给我交出来,你难道真的想要你的徒弟全都为你殉葬吗?”

  鬼子大喝一声,全身黑气涌动,静慈观弟子的头顶上方已经全部都被黑气所笼罩。

  鬼门四子已经悄然站立在四周围,只要鬼子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冲入人群之中大开杀戒。

  圆镜师太缓缓醒来,她心知大势已去,但那灵根事关重大,绝不能交给鬼门的人,否则遗患无穷。

  “静慈观的弟子们!”

  圆镜师太在弟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环视四周,面带愧疚之色,“弟子们,圆镜无能,没办法保护你们。但那灵根绝不能落入鬼门之手。你们不必管我,现在就跑吧,能跑掉一个是一个。其他门派的弟子们,把你们也给牵扯了进来,老尼深感惭愧,欠你们的只能来世再报答了。”

  圆镜师太突然间精神一振,甩开了扶着他的两名弟子的手,双手在空中乱舞,竟然把天上的月华都给聚集了起来,在她的头顶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雪莲花。

  “快走!”

  话音未落,那雪莲花已经朝着鬼子撞了过去。

  “大家快走!”

  江小白大喝一声,这事圆镜师太用尽本命真元为他们换来的逃跑的机会,绝对不能浪费。

  “杀!”

  鬼门四子和苏绾却从不同的方位围追堵截,残杀静慈观的弟子。江小白带领着静慈观的弟子四处突围,鬼门四子毕竟只有四个人,江小白和若离的修为都不差,每人都可以困住一名鬼门的人。

  就在激斗之时,突然间杀出一道身影来,江小白定睛一看,来的竟是铁剑门的玄明!

  玄明本来已经和白军带着铁剑门的剩余弟子往回赶去,到了半途,却又折返回来了。静慈观遭此劫难,如果就这么离开的话,他这辈子都不会瞧得起自己,所以玄明决定回来助静慈观的一臂之力。

  他没有带回来任何一名铁剑门的弟子,只有他一人。

  玄明还未落地,便已经和鬼门四子之中的一个交起了手,江小白和若离的压力大大减轻不少。

  “苏绾!你怎么帮着鬼门的人?”

  打着打着,玄明便发现了不对劲,苏绾居然杀了几个她的同门。

  若离道:“玄明长老,苏绾已经变节了,她不再是静慈观的人了,她已经向鬼门臣服了!”

  玄明这才明白原委,他原本对苏绾很是钦佩,没想到苏绾却是这样的人,顿时这股钦佩便变成了厌恶。

  “好你个苏绾!就让老夫来会会你!”

  玄明一掌逼退鬼火,朝苏绾扑了过来,与苏绾交起了手。苏绾方才被圆镜师太所伤,修为打了一些折扣,已经不是玄明的对手。

  不过江小白这边情况并不乐观,圆镜师太以自己的本命真元凝聚而成的莲花还是被鬼子给破了。莲花消散之时,便是圆镜师太陨落之际。

  “师太!”

  圆镜师太从高空之中摔落下来,江小白纵身跃起,在空中接住圆镜师太的尸体。

  “师太!”

  “师父……”

  还没有逃走的那些静慈观的弟子顿时哭声了一片。

  “撤,快撤!”

  江小白来不及伤心,圆镜师太死了,便再也没有能够抵挡得住鬼子的人了,他们如果跑不掉的话,只能全部死在这里。

  “想逃!哪里逃!”

  鬼子从天而降,大手一挥,一道电光闪过。江小白来不及闪避,衣服顿时便被那电光给割开了,身上也多了一道血口子。

  鬼门四子和苏绾从不同的方位聚拢过来,已经把江小白几人给围了起来。

  “小子,圆镜老尼把掌门令牌给了你,是不是把灵根在何处也告诉你了?”

  鬼子问道。

  江小白冷笑道:“我说鬼子大人,你的脑袋被驴踢了吗?我是什么人啊?凭什么圆镜师太要把灵根藏在何处告诉我一个外人?”

  “圆镜老尼或许就因为你是个外人而把灵根藏在什么地方告诉了你,你不是没有可能。”鬼子道。

  江小白道:“随你怎么想吧,反正小爷不知道。”

  鬼子道:“你说出来,说出来的话,我可以免你一死。”

  “我知道你奶奶个熊!”江小白爆了一句粗口,今夜怕是有死无生了,到了这步田地,他倒是什么也不害怕了。

  “好!你不说是吧!那我就把你周围的人一个个杀掉!”

  鬼子一抬手,一名静慈观的弟子便被他吸入了掌中,直接被他给捏爆了脑袋,场面时分血腥。

  江小白深吸了一口气,“鬼子,我真是不知道,你杀多少人我还是不知道,难道你要给我编一个吗?”

  鬼子不说话,接二连三的杀人,很快便只剩下江小白、若离和玄明三个人。

  就在鬼子又准备动手的时候,苏绾突然开了口。

  “鬼子大人,我想起一个人来,她或许知道灵根的下落。”

  鬼子连忙问道:“她在哪里?”

  苏绾指着天池峰,道:“那人就在天池峰上。”

  鬼子道:“你速速去把她给本座找来。”

  苏绾道:“鬼子大人,我怕是没办法请她下来,还需得你出手。那人是本门的囚徒,四肢都被囚龙索给缚住了。囚龙索上有封印,以我的修为还解不开那封印。”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