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离只是那么想想,真要她现在回去,就是刀架在脖子上,她也不会回去的,回去就是给父亲增添麻烦。如果要让五仙观的弟子知道她和江小白还活着,那么无论是不是她的父亲给了他们一条生路,玉箫子都跳进黄河洗不清。

  “陪我出去逛逛吧,我想出去散散心。”若离到道。

  “好,今天一天我什么事也不做,就陪着你。你想去干什么,我都陪着你。”江小白笑道。

  若离朝着他露出了温暖的笑容,拉着江小白的手离开了酒店房间。

  二人走在街上,也不知道要去哪里逛是好,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

  中午的时候,若离的视线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小白,我看到楚耀了。”

  “他是谁?”江小白问道。

  若离道:“楚耀是玉松子师叔的弟子。”

  江小白道:“哦,这不正常嘛,青城山就在这附近,你在这里看到他实在是太正常了。”

  若离道:“不对,这不正常,他没有穿五仙观的服装,五仙观有规定,弟子无论是在山上还是外出,都是要穿本门的服装的。”

  “凭此就判断他有有问题,是不是太草率了。”江小白道。

  若离道:“他鬼鬼祟祟的,很像是有问题的样子。小白,咱们跟着他看看去。”

  二人运起逍遥行,不远不近地跟在楚耀的后面。楚耀穿街过巷,鬼鬼祟祟,来到一个棚户区。

  江小白和若离跟着他进了棚户区,楚耀进了棚户区的一个小屋里面。

  若离刚要跟过去,却被江小白给拦住了。

  “不能过去!”

  江小白立即拉着若离的手后撤,道:“我已经感应到里面有个强大的修士,咱们赶紧离得远一点,若是让那人发现,可就遭了。”

  二人撤出了棚户区,在棚户区的出口处等着楚耀。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楚耀才从棚户区走了出来。他的脸上挂着笑容,看上去心情不错。

  “我们暂时不要拦住他,跟着他看看,看看他下一步要去做什么。”江小白在若离的耳边说道。

  若离点了点头,二人跟在楚耀的后面。楚耀从棚户区出来以后,去了一个商场的地下车库,钻进了一辆保时捷跑车里面。

  “若离,这个楚耀很有钱啊,都开上保时捷了。”江小白道。

  若离道:“他肯定有问题,我们五仙观是有规定的,弟子要戒奢戒娇,楚耀这样已经违反了门规。”

  楚耀开车进了一家娱乐会所,车子刚一停下,娱乐会所里的两名衣着暴露的女郎便上前一左一右挽住了他的胳膊。

  “楚耀啊楚耀,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你已经违反了好几条门规了。”

  若离气得直跺脚,二人潜入娱乐会所之中,来到了楚耀的包厢外面,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往里面看去,就见包厢里面一名女郎把短裙翻卷在腰上,坐在楚耀的身上摇动着雪白的臀部,二人正在做那没羞没臊之时。

  楚耀的两手也没闲着,在另外一名女郎身上摸来摸去,大肆搓揉。

  “混蛋!”

  若离快要气疯了,没想到她印象里一直老实巴交的楚耀竟是这样一个人。

  “小白,我受不了了,我要进去痛扁他一顿!”

  江小白道:“不可!你现在的样子进去,肯定会被他认出来的,除非你准备杀了他。”

  若离并没有要杀楚耀的想法,无论如何,楚耀都是他的同门,纵然此人有错,也应该交由五仙观处理,她无权动用死刑。

  “那怎么办?”若离问道。

  江小白道:“跟我来!”

  但凡是这种声色犬马的场所,必然有换衣间。这种地方江小白以前去过不少,按照惯例,换衣间会在一楼的角落里。他带着若离来到一楼,果然找到了换衣间。

  换衣间里没有人,里面却有很多服装和各式各样的化妆品。

  “若离,你得易容。”

  若离看着这些暴露的衣服,连忙摇了摇头,“这衣服怎么穿啊,什么都遮不住啊!”

  江小白道:“你要是不穿,那么就让我进去,我稍微改变一下,楚耀就不会认出我来。”

  若离略一犹豫,道:“还是我来吧。”

  她硬着头皮跳了一套衣服穿上,换上这套衣服之后,若离又赶紧把自己的脸上敷了粉,涂上腮红和口红,随便这么一化,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就差点认不出来了。

  江小白在一旁都看得傻了眼了,若离身穿黑色的小吊带,可爱的小肚脐露在了外面,下面穿着一条黑色的超短皮裙,腿上套着性感的渔网袜,脚上瞪着红色的小皮鞋,整个人显得性感极了。

  江小白从未见过这样的若离,不禁有些看得痴了。

  “臭小子,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这一身丑死了!”若离红着脸道。

  江小白回过神来,微微仰头,他怕会有鼻血流出来。

  “我们赶紧走吧,可别让楚耀溜走了。”

  二人赶紧离开换衣间,回到那包厢的门外,包厢里已经平静了下来,楚耀躺在沙发上,那两名女郎已经不见了。

  若离冲江小白挤了个眼,然后便推门走了进去。

  躺在沙发上的楚耀正觉得无趣,这地方来的多了,这里的女子他都尝试过了,已经没有能让他兴奋的了,所以刚才还没完事,他就把那两女郎给打发走了。

  恰在楚耀准备换一家会所玩玩的时候,打扮妖艳的若离走了进来,楚耀顿时只觉眼前一亮,整个人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了起来。

  “大少,怎么一个人啊?”若离笑语盈盈地走到楚耀的身旁,在他身旁坐了下来。

  楚耀立马坐起身来,一只手便要往若离的大腿上摸去,就在他的手掌快要触碰到若离的大腿的时候,突然一阵刺骨钻心的疼痛穿来。

  楚耀倒也不是吃素的,另外一只手的五指结了一个诡异的手印,朝着若离的胸口寄去。

  楚耀的修为比起若离差了许多,还没等他击中若离,已经被若离按在了沙发上。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