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白一直守在门外,防止别人进来。包厢里面,楚耀已经被若离给封住了穴道。

  “楚耀,你还当自己是五仙观的弟子吗?”若离指着楚耀的鼻子质问道。

  楚耀心里一惊,他是穿着便衣出来的,为什么这个女子会知道他是五仙观的人呢,而且一口就道出了他的名字。

  “你是谁?为什么认识我?又为什么知道我是五仙观的人?”楚耀反问道。

  “你别管我是谁!快点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杀了你!”若离故意板起面孔,手中抓着一把水果刀,目光瞄着楚耀心脏所在的位置。

  “别、别杀我。”

  楚耀吓得冒了冷汗,面色惨白,这才是若离印象中的楚耀,一个胆小的人。

  “你不想死,那我问什么,你就老实回答我。”若离目光阴冷地看着楚耀,她的目光要比刀刃还要寒冷。

  “好,你问吧。”楚耀神情颓然,他自知逃脱不掉。

  “我问你,你如今还是不是五仙观的弟子?”若离问道。

  “是。”楚耀没有说谎。

  “那你可知道你犯了哪些门规?你可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该受到多大的惩罚!”若离道。

  楚耀的嘴角泛起一抹轻蔑的笑容,道:“这年头也就只有几个老家伙还把门规当回事吧,其他人谁把门规放在眼里啊。我告诉你吧,观里出来吃喝玩乐的师兄弟们多了去了,我估计几个老家伙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是真因为这个而处罚门中弟子,怕是有一半弟子要被逐出师门。”

  “强词夺理!”若离气得牙关痒痒,没想到这楚耀居然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反而强词夺理。

  楚耀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你只要用心查一查就知道了。离这个地方大概有十里地,在长安街上,有个叫做碧水佳人的浴室,那是我们五仙观弟子最喜欢去的地方。你现在过去,保准能抓到几个正抱着按摩小jie狂艹的家伙。”

  若离俏脸通红,没想到这个恶楚耀出言如此污秽不堪。

  “我先不问你这些了,告诉我你去棚户区干什么?”若离问道。

  楚耀道:“我是去见一个人。”

  “谁?”若离追问道。

  楚耀道:“我的一个朋友,没必要问那么清楚吧?”

  “快说!”若离把手中的水果刀往前递了一公分。

  楚耀连忙道:“好了好了,告诉你吧,是我养的一个情人。”

  “是吗?”若离有点不信,楚耀干嘛要养一个情人,再说了,那地方也不像是养情人的地方。

  “千真万确。”楚耀道:“我就是看上她了,暂时让她住在那里,那地方藏人可是个好地方。”

  若离没有抓着这个问题继续细问,她知道楚耀是在说谎,因为江小白之前已经在那里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她并不着急拆穿楚耀。

  “你刚才袭击我的那一招是从哪里学来的?”若离道。

  楚耀道:“这个问题有问的必要吗?当然是从五仙观啦,我是五仙观的弟子啊!”

  若离摇了摇头,“五仙观可没有你那种手法,你还是实话实说吧。”

  水果刀的刀尖已经抵在了楚耀胸口的衣服上,只要若离一用力,她手上的水果刀就会刺破衣服,洞穿皮肉,刺入楚耀的心脏之中。

  楚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你到底说不说实话?”若离再次问道。

  楚耀脑海思绪翻滚,他的心里实在是有太多的疑问,眼前的这个女子为什么会认识他?除此之外,她为什么会对五仙观的功法如此熟悉呢?为何一眼就能看出他方才用的那一招不是五仙观的招数呢?

  楚耀的脑袋正在极速的运转,他感觉到自己就快接近真相了。

  “罢了,既然已经被你给认出来了,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我在投入五仙观之前曾经有过师门,只不过我的第一个师门惨遭不幸,早已经被灭门了,我是幸存者,后来才拜入了五仙观玉松子的门下。”

  “楚耀!你蒙鬼呢!你从生下来就在五仙观,你娘因为生你而大出血死了,你父亲是五仙观的厨子。后来你父亲失足从山上摔了下去,死了,你成了孤苦无依的孤儿。玉松子见你可怜,才把你收入门下的,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楚耀听着这番话,只见他的眉头紧皱着,凝神看着若离,他眼神之中的疑惑渐渐散去,因为他已经认出了若离。

  “师姐,原来你没死啊!”

  若离一听这话,娇躯骤然一怔。

  “谁是你师姐?”

  若离大喝一声,手中的水果刀已经刺破了楚耀身上的衣物,刺进了他的皮肤里。

  “啊——”

  楚耀咬着牙,发出一声痛吟。

  若离终究是心肠软,即便是楚耀认出了她,她也狠不起心肠杀了楚耀。

  在门外的江小白真替若离着急,但他此刻不能进去,这个楚耀已经把若离给认出来了,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认出他来。

  包厢里的若离也是没了主意,最后一掌把楚耀给打晕了,把江小白给叫了进来。

  “小白,这下怎么办?”

  若离慌了,六神无主。

  江小白道:“先把他带走再说,绝不能让他回到五仙观,否则你我还活着的消息就隐藏不住了。”

  二人带着楚耀离开了会所,直接回了宾馆。到了宾馆,若离还是很慌张。

  如果让五仙观的弟子们知道她和江小白还活着,那么她的父亲玉箫子将会陷入非常被动的地位,弟子们将会不再信任他,他将会成为弟子们眼中的伪君子。

  若离是个孝顺的女儿,绝对不会让玉箫子难堪。

  江小白道:“你别担心,这小子有把柄落在咱们的手上,咱们正好可以以此来威胁他。”

  听了这话,若离松了口气,道:“接下来你来问他吧。”

  江小白点了点头,既然若离已经被认出来了,他想自己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便以真面目示人。

  过了一会儿,楚耀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皮,迎面而来的便是一束强光,刺得他睁不开眼。

  

章节目录

至尊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同名男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同名男子并收藏至尊神农最新章节